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回复: 0
收起左侧

常州地铁招标负责人黄飞鹤变相敛财,受贿近两百万终获刑

[复制链接]

135

主题

137

帖子

516

积分

积分
516
龙城资讯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19-10-11 20: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常州地铁招标负责人黄飞鹤变相敛财,受贿近两百万终获刑】如今铁路建设提速,地上地下,轨道不断伸向远方。当然,修建铁路是要花钱的,花香蝶自来,钱多诱惑多,为防手握重权的人贪腐,铁路部门的反腐倡廉抓得特别紧。江苏省常州市轨道交通发展有限公司确实做到了警示教育不断搞,警钟常在耳边鸣。这还不够,他们特地让检察机关专人派驻,专职工程预防。
常州地铁招标负责人黄飞鹤变相敛财,受贿近两百万终获刑
然而即使这样,轨道公司中还是有人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被“贪饵”俘获,越轨犯罪。他就是该公司原计划合同处处长黄飞鹤。

1974年9月的一天,一个男婴在黄家呱呱坠地。可怜天下父母心,做家长的谁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成龙”首先要取个响亮的名字,男婴的父亲、时任镇供销社主任的黄父觉想起了唐朝诗人刘禹锡的一首诗——“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想到此,他便给儿子取名“飞鹤”,希望其将来有出息,仕途像飞鹤一样,排云直上云霄,达到理想的高度。

黄飞鹤果然不负父母的期望,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他先从基层一线干起,积累了一定的实践经验,后被选调进机关,先在常州市规划局,后到市发改委。由于善学习,肯钻研,有实绩,他很快成长为发改委的中层干部。

2012年,常州市政府根据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需要,要修建地铁,发展轨道交通,成立了轨道交通发展公司,需要大量人才。黄飞鹤由于专业对口,熟悉业务,再加上表现又好,便作为市委组织部首批选派的优秀公务员代表,被安排到轨道交通计划合同处工作。先当副处长,由于能力强,一年多后,便被提拔为处长。

这计划合同处虽冠以“处”字名头,其实是官本位作怪,就像时下某些地级市的政府办公室非要叫办公厅,自己给自己提升一级。这么说来,作为处长的黄飞鹤,说到底也仅是个科长,论官职是个标标准准的小官。黄飞鹤虽然官小,但手中的权力不小。合同计划处的职责包括组织招标工作计划的制订;组织编制招标文件和工程量清单及标底;负责招投标的组织与过程管理;参与工程变更事项价款及合同外工程价款的管理工作。

发展轨道交通,需要大量的金钱作后盾。轨道是钢铁铺成的,实际上是金钱铸成的,可见投入之大。那些业务能与轨道交通工程沾上边的老板和包工头,哪个不知道轨道交通油水足,哪个不想分杯羹?这些人没啥能耐,惯用的手段就是钞票开路,“银子”搭桥。而手握重权,对轨道交通的招标投标、设备采购、工程拨款等有一定话语权的黄飞鹤,自然而然就成了这些人追逐的目标,巴结的对象。

面对诸多诱惑,黄飞鹤也曾犹豫过:万一“东窗事发”,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但觥筹交错之际,有的老板向他拍胸脯表态:“咱们谁跟谁?如今是什么时代了,那点小玩艺算什么,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说出去!”这么一说,黄飞鹤放心了,心想,既然是朋友了,逢年过节收点钱,这是人情往来,也是正常的。况且现在做工程都时兴招投标,给朋友透露点内部信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乱花渐欲迷人眼。曾经是“市级机关优秀共产党员”的黄飞鹤,在一众老板的拉拢腐蚀下,渐渐忘了初心,偏了轨道。

诱惑难挡变相敛财

有油水的地方容易滑倒,轨道交通公司花钱多,油水自然也多。为防有人“滑倒”,公司加“防滑链”,不时开通“叫醒服务”,组织员工参观监狱看守所,让服刑的贪官现身说法,警示教育的力度既大又强。受了那么多警示教育,黄飞鹤并没有收手,反而不断总结贪官案发被查的教训,反复思考既能捞钱又能保全的办法,他的对策主要有以下几招。

一是收小不收大。逢年过节一般是送礼的高峰,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原则”:收小不收大,价值一旦超过5000元,一律退回去。他认为,年节收点礼品,是人情往来,谁查这个?再说了,退礼不断,还能落得个廉洁自律的好名声呢!

二是“借款”买车,吃车租,给受贿上把“保险锁”。2013年9月,某勘察设计院集团公司一分公司的总经理钱东(化名)请黄飞鹤吃饭,席间对黄说,分公司急需用车,但因性质受限不方便购买车辆,能不能找两辆车来公司租用?黄飞鹤一听不禁大喜过望,如今弄两辆车还不容易?但这买车钱还得让钱某出。自己以前给予其方便,让其揽了不少工程,赚得盆满钵溢,该让其出点血了。于是便哭穷说:“买两辆车容易,但你是知道的,我靠工资生活,手头钱紧啊!”钱东说:“钱好办,我借给你!”后来,他果不食言,往钱东的银行卡上转账数十万元。

后来,黄飞鹤用钱东的钱,自己又东拼西凑添了点,买了两辆中级SUV车。如果以自己的名义租给钱东的公司,自己又是公职人员,那不是等着挨查吗?他想到自己的妹夫陈越(化名),如果将一辆车放到妹夫名下,再租给钱东的公司,就名正言顺了。那么还有一辆车怎么办?黄飞鹤让妹夫和岳父与钱东的勘察公司签定出租车协议,出租的钱都交给他。

租车协议签了3年,租金也是市场价。然而,合同却只履行了两年,黄飞鹤就将两辆车要了回来。钱东租金照付,直至合同期满。至于借钱东的数十万元购车款,黄飞鹤既怕查又舍不得全还,便让妻子分数次先后还了16万元。钱东见黄飞鹤“犹抱琵琶半遮面”,于是便大度地说:“剩下的钱就不用还了!”还款的事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黄飞鹤敛财,开始还遮遮掩掩,后来越敛胆子越大,干脆将面具撕了。2013年至2018年,他利用职务便利,在常州市地铁相关项目招投标等事宜上,为中标单位提供帮助,收受现金119.58万元,面值9.8万元的购物卡,价值3.47万元的香烟卡,价值1万元的加油卡,OPPO手机一部,价值1.2万元的50克金条1根。

连累亲友栽轨道

轨道成了黄飞鹤的“摇钱树”,为了更安全地捞钱,捞更多的钱,他当起了“后台老板”,搞起了“前门开店,后门收钱”那一套,将不少亲友推向前台,推向犯罪的深渊。

妹夫陈越首当其冲。钢铁供应商娄彬(化名)知道,常州地铁项目中标单位要买谁的钢材,作为轨道公司计划合同处的处长黄飞鹤有一定的话语权,因为人家是管招投标的,中标单位要看他的脸色。但自己与黄飞鹤不熟悉,咋办?娄彬想起自己认识陈越,陈越与黄飞鹤是郎舅关系,不由得心中一阵狂喜。于是,他很快找到陈越,没有客套,开门见山:若黄飞鹤能在钢材业务供应上提供帮助,好处费是20元一吨。

陈越很快将此事转告黄飞鹤,黄飞鹤大喜过望,当即表示同意。但也没忘记叮嘱:这好处费要你拿啊,不能以我的名义。到底是有权人,黄飞鹤向中标单位负责人打了招呼,人家岂能不识相?当即答应买娄彬的钢材。娄彬也不食言,赚了钱后即付给陈越好处费54万元。

见娄彬顺利地卖钢材并获利,不少钢材供应商眼红了,得知内幕后,他们也纷纷效仿。深知“枪打出头鸟”的黄飞鹤才不出面呢,而是说:“你们去找陈越吧。”钢材供应商们都知道这层关系,纷纷去找陈越。

此外,黄飞鹤还为其舅舅承接常州地铁项目有关单位的土方工程打招呼,接受一些亲戚的请托,引荐外地企业参与常州地铁招投标,通过其母亲收受了投标单位的大额“感谢费”。

就这样,黄飞鹤一人“操盘”,家人及亲友逐利。当然,得了“好处”最终却没好处,等待他们的是接受惩处。黄飞鹤在轨道上走钢丝,自己脱轨还害得亲友栽轨。

“乱吃”必咽“苦果”,2018年,黄飞鹤通过买车租车受贿案发,很多人传言他将“吹熄灯号”。黄飞鹤赶紧与妹夫、岳父等人商讨对策,企图泥门塞洞。然而利用职权受贿20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铁证如山,他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推翻不了。最终,黄飞鹤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

身陷囹圄的黄飞鹤看到铁窗外叽叽喳喳的麻雀自由自在地飞翔,不由得自艾自叹起来:自己还名叫飞鹤呢,连窗外的麻雀也不如啊!这贪欲真是害死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手机访问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