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回复: 0
收起左侧

三四万元一张出生证明被儿童医院倒卖?央视评论:丧心病狂

[复制链接]

39

主题

39

帖子

146

积分

积分
146
新闻速递 发表于 2019-10-24 15: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四万元一张出生证明被儿童医院倒卖!央视评论:真是丧心病狂!如果《出生医学证明》可以被随意地买卖,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借利一张假证明非法领养婴儿,那些被拐卖的儿童可能永远无法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三四万元一张出生证明被儿童医院倒卖?央视评论:丧心病狂
近日,央视《焦点访谈》报道了四川射洪一民营医院伪造、变造、买卖《出生医学证明》。目前,医院已停业整顿,包括院长在内的6名涉案人员已全部到案,警方已对6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射洪县公安局副政委申兴蕴介绍:“初步审查的情况是,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的负责人覃某和两位主治医师孙某、杨某以及助医邓某一起,为了谋取不当利益,采取的虚造、伪造病历的形式出具虚假的《出生医学证明》,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80条规定,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

事件回顾:出生证网上公开出售 医生违法办理
《出生医学证明》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医学文书,也是婴儿出生后“上户口”的主要医学依据。

一般来说,婴儿出生后,产妇必须要有真实的住院手续与病历,医院才能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然而,就是这么重要的出生医学证明,竟然会在网上公开出售。

据央视报道,输入户口或者出生证等关键词,就出现了一些QQ群,在群里的确有人在讨论买卖出生证明,费用在3万多元左右。

经QQ群里的网友介绍,记者以帮亲友咨询出生证明为由与四川的卖家宋某取得了联系。7月7日,记者来到了与宋某约定的地方——四川省遂宁射洪县。

宋某带记者来到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宋某说,她就是在这家医院办理的新生儿出生证。随后她还打电话将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的一位杨医生喊了出来。

三四万元一张出生证明被儿童医院倒卖?央视评论:丧心病狂
据这位杨医生和宋某所说,只要一张身份证,产妇根本不需要到现场,就能造出一份看似真实的住院手续与病历,那么,登记表中有一项内容必不可缺,那就是接生人签字,根据相关规定,签字人是对此要终身负责,谁来签字呢?

四川省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医生杨某:这个签字必须我给你签,其他人不敢给你签。

据这位杨医生介绍,办理这样一份出生医学证明,需要三至四万元的“好处费”。

四川省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医生杨某:我这个医院肯定是百分之百行,我就搞的是妇产科,但是这个事情必须要保密。我就等着上了户口,我才感谢那些医生,我才给他们分红包。如果上不了户口,我就把这个钱退给你们,但是住院费就退不了。我这么给你担保,行不?这个事你放心。

那么,这位声称“百分之百行”的杨医生到底是什么人?在医院的告示牌上,记者看到了她的身份: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产科的副主任医师。

作为医护人员,制造虚假的住院手续和病历,办理出生医学证明,是典型的知法犯法行为,暗访中,这位医生也直言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通过制造虚假手续,凭空办出一张出生医学证明,这种违法行为着实触目惊心。然而这并不是个例,据央视新闻报道,在网络QQ群里还有其他卖家在公开叫卖。一个河北卖家,声称自己办理出生医学证明连住院手续和病历都不需要。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她表示自己已经为别人办理了多个出生证明,甚至还发送来了收取费用的图片。

射洪县卫生健康局局长:“只是流程上注意了监管”

据当地调查组介绍,涉案医院2015年5月成立,注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并获得《出生医学证明》签发资格,后更名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2017年以来,医院共领取《出生医学证明》348份,已使用343份。

今年7月15日,遂宁对全市二级以上助产机构产儿科质量进行检查,该医院暴露出无菌物品不规范、诊断无明确依据等11项问题。在依法管理《出生医学证明》方面,该院4项检查合规。射洪县卫生健康局局长侯颖告诉记者:4项检查中,涉案医院设专人管理《证明》,证书与印章也分别被保管,出具的《出生医学证明》信息与产科记录信息一致。

三四万元一张出生证明被儿童医院倒卖?央视评论:丧心病狂
然而,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安部的联合要求:《出生医学证明》的真伪鉴定工作由申请鉴定的户口登记机关所在的县(区)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或其委托机构统一受理和反馈;当地县(区)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或其委托机构要对证件载体作真伪鉴定,并协调签发地县(区)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或其委托机构对证件记载信息进行核查。

在整个过程中,射洪县卫生健康局只是在流程上进行了监管,存在监管漏洞,局长侯颖回应:“证件的载体主要是病历,再一个就是孕产妇的信息,这块我们没有做到深入去鉴别它的真伪,没有一个严格的制度来鉴别和防控,只是流程上注意了监管,没有对病历和信息的真伪做很好的监管。我们现在正在做进一步的调查,我们要核实这343个人中,哪些是真的住院分娩的,哪些是虚假的信息来骗取《出生医学证明》的。”

接下来,射洪县卫生健康局将邀请专业人士和系统内的质控人员,成立核查组,对各医院上交的办证信息进行核查,同时对信息当事人进行电话和面对面核查,以保证信息的真实性。

国家卫健委、四川省卫健委工作组已到达射洪

目前,射洪县卫生健康局等单位、部门的责任人员正在接受调查。国家卫健委和四川省卫健委的工作组已到达射洪,开展相关工作。此外,射洪县纪委监委也已介入,射洪县公安局将对案件进一步深挖,并配合射洪县纪委监委开展工作。

针对这一事件,央视新闻近日发布热评称:
“只要给钱就可以操作”,一些医院的工作人员大肆伪造出生证,已经到了完全无视法律的疯狂地步。造假者丧心病狂,必须受到法律制裁,如今,多名涉案人员已被控制。但是,当制度设计沦为牛栏关猫,谁来“制裁”?

本该分层管理,互相制约,而相关医院的人员左手管着证明,右手握着公章,审核签发集于一身。如此一来,监守自盗岂非必然?在这条黑色利益链条上,除了造假者,还有多少人染指和“分赃”?

报道称,伪造出生证有可能是为了掩盖拐卖儿童和非法领养的犯罪行为,严重影响公安机关对拐卖儿童案件的侦破和追查。这不是危言耸听!在依法严惩不法分子的同时,更需修复硬伤、堵住漏洞,用监督的阳光照进那些孳生猫腻的灰暗角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手机访问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