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回复: 0
收起左侧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4季11集》12集在线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1080p高清中字】完整

[复制链接]

690

主题

902

帖子

2564

积分

积分
2564
改变爱喵一族 发表于 2021-8-24 21: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动漫《画江湖之不良人第4季/11集》在线免费观看(十一集/樱花动漫)【1080P蓝光】共享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 注 薇 xin工..众..号:方元娱乐

点击菜单栏:搜索片名 即可在线观看

关 注 薇 xin工..众..号:方元娱乐

工..众..号只有三个字:方元娱乐

大家注意区分,从此追剧不是梦~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三季已经完结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第四序本该在客岁播出的,但是效果从八月放出预报片到背面开展线下点映会,不停拖到了如今,不外现在终于是定档了,将在4月29日播出!而且在官宣定档的同时,官方也放出了定档预告片,下面我们就都来看看这一次的定档预告片有哪些看点吧!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4季11集》12集在线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1080p高清中字】完整

深入苗疆,星雪蜜意长吻


在《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三季的末了,陪同着龙泉宝藏的崩塌,袁天罡也被埋入了此中,这大概也是袁天罡最好的归宿,与其看着大唐规复无望,还不如葬在这为复国而挖空心思预备的宝藏之中。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4季11集》12集在线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1080p高清中字】完整

在袁天罡这一死,没有他的震慑,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先是玉玺被李嗣源悄无声气取走,后是苗疆来人将蚩梦的一缕头发给李星云,欺压李星云去苗疆。


李星云天然不能不管蚩梦的死活,于是立刻起程去苗疆补救蚩梦,而与之偕行的自然少不了女主和张子凡、小师妹等人。值得一提的是,从预告片来看,李星云和姬如雪这一对终于要苦尽甘来、修成正果了!两人深情长吻,情难自已,真是让人好生倾慕。不过也有人对于这两人的身份有猜疑,以为不是星雪,但是这种大概性不大。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4季11集》12集在线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1080p高清中字】完整

十二垌对十二宫,四尸祖齐聚


除了男女主发糖之外,预告中还放了一首看着就很有逼格的诗,诗的前半段不必穷究,就是单纯讲苗疆的风景,诗的后半段才是重点。


“千乌粉黛独揽月,空门倒走十二宫。”


这个十二宫刚开始时不明其意,但很快就明确过来,这对应的应该是苗疆十二垌,由于李星云既然深入苗疆 ,那么苗疆十二垌这个苗疆本土权势也该进场了。随着这首诗念完,十二宫这个地点也出现了出来,不出不测的话,这将是李星云他们到苗疆解救蚩梦的一个紧张副本。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4季11集》12集在线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1080p高清中字】完整

除了十二宫之外,上一季铺垫的四大尸祖也终于都登场了!


上一季我们知道出场的尸祖有侯卿,旱魃,剩下两个好坏无常已经根据侯卿给的舆图前去找寻,这两人分别是嬴勾和降臣。就预告来看,有两人极有可能是,其中之一藏在一副惨淡的配景中,他旁边是一个提线傀儡,这应该是赢勾,而别的一个身正法人堆之中,很显然是降臣了,云云一来,四大尸祖在第四季可以齐聚了。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4季11集》12集在线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1080p高清中字】完整

第四季开播,女帝被迫沦为衬托


之前的预告之中另有女帝的身影,但定档预告之中就没有女帝了,这实在很好明白,因为定档预告之中星雪都公开辟糖了,两人的关系也就到了感情最深的阶段,就是现场完婚如张子凡和陆林轩那样我也不希奇!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4季11集》12集在线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1080p高清中字】完整

如许的环境对于女帝而言就比力尴尬了,因为第三季末端她的伤还没好,以是现在女帝也不得当跟着李星云去苗疆救人了。而且假如她真的去了,那么她到时将难以自处,蚩梦与她无关不说,李星云和姬如雪都公开发糖了,她再插进去就真里外不是人了,所以在这一季中,女帝恐怕也只能沦为陪衬了。

张伟表情有些不自然,不过很快顺应过来,连连颔首:“郑总,我明白,统统尽在不言中,您放心。”


    郑总呵呵笑了:“你也放心……”


    张伟不美意思地也笑了起来。


    “对了,近来我听说高强和何英闹的很锋利,两口子要仳离,这事……会不会是因为你?”郑总认真地说:“在表面找个女人玩本也无所谓,但是,要把握住度,别玩大了,玩出火就欠好了,到时间屁股可不是那么好擦的,呵呵……这本是你私事,按说我不应问的,可是我又怕你肇事上身,照旧决定以一个长兄的身份问问你。”


    张伟连连摇头:“不满是因为我,重要还是他们之间的抵牾由来已久,只是一直没有发作,然后,我的辞职成为了一个导火索。”


    郑总:“哦,是这样啊……你辞职的事那天我见了老高,和他谈了,他已经没有什么事了,没想到这事会成为他们两口子闹别扭的因由,呵呵……那就是说,老高并不是因为觉察你和何英的关系,才和何英闹的。”


    “是的。”


    “这老高每天牛逼闪闪,连本身的妻子都看不住,可悲啊,可悲……”郑总摇头晃脑地说。


    张伟听这话忽然跟别扭,老郑怎么当着自己的面说这个事变,弄得自己感觉很尴尬。你他妈老郑不也是一直不绝在戴绿帽子吗?你连老高都不如。


    张伟没做声,看着窗外阳光照耀下苍翠的竹林。


    郑总感慨了一会,又对张伟说:“有个题目我一直很奇怪,不过是属于你的个人问题,本不该问,但我一直想不明白,呵呵,我这个老油条也碰到新问题了。”


    张伟听了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不过也有些爱好:“郑总你说。”


    “一样寻常来讲,男子都是在婚后不安于室,大概是只身没有女友的男人做圈外人,可是,你有一个在外企工作的美丽女朋侪,可以说属于正在爱情中的男人,和何英却又保持那种关系,而且,那种关系在你辞职前我还能理解,可是你辞职后怎么还会继承呢?”郑总饶有兴趣地问道。


    张伟一听,郑总这误会大了,对自己的见解太偏失水准了,索性直接说了:“这么说吧,郑总,我和何英是在阴阳不对间造成了这种事,我一直在回避这个事,何英是个好人,对我很好,但是,我对她并没有感情,只是友谊和交情,何英对我一直有好感,这也是我一直苦恼和懊丧的事情,不过,我们现在的关系在渐渐走向平凡朋友化,她也明白感情的事,是不能委曲的了。至于谁人外企工作的漂亮女朋友,不错,从前是有,不过早就分手了,在我和何英有那事之前就分手了。”


    “哦!”郑总来了精力:“这么说,你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张伟摇摇头:“有,有女朋友。”


    “哦!”郑总轻微扫兴了下:“刚谈的?”


    张伟点点头:“是的,刚谈的女朋友。”


    “那长得肯定很漂亮,是不是?”


    “这我不知道……”


    “哈哈,为什么不知道?没见过?”


    张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嘿嘿地笑,不再语言。


    郑总呵呵笑笑:“别不好意思,我在这方面很开通的,不但是我,南边都这样,各人对这些事都很看得开,男人和女人之间,还不就是那点事,谁不知道,哈哈……”


    张伟听了老郑这话,突然感觉老郑很猥琐,很龌龊……


    老郑笑毕,又说:“我这话是从实践中得来的,好比说我的司理助理吧,小顾是我这一年来的第三个总经理助理,在她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她早晚要走,只是我没想到走的这样快。在她之前的两个总经理助理比她还要漂亮醒目,不过也都被当局向导给征用了,咱们做买卖的小老板,在当官的眼前,只有给领导搞好服务的份,提供充足的钱,提供漂亮的女人,领导满足就是我们最大的政治。”


    张伟以为郑总说的很有原理,不过言语间也透漏出小生意认的无奈和悲痛。


    “这是我们做小老板的悲哀,是中国贩子的悲哀,也是中国政府官员的悲哀,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郑总突然来了感慨:“我所熟悉的政府头目,只要是实权部分的巨细头头,还没有一个听说没有恋人的,大官大包,小官小包,没官的去嫖,他妈的整个一黄浊的天下。”老郑继续愤愤然。


    张伟看着郑总愤世嫉俗的样子,突然感觉他布满了公理感,不由点点头表现附和。


    “没失事的时候,个个都是良好党员,人民公仆,人模狗样,在讲台上大讲讲政治讲正气讲为人民服务,讲耿介奉公,讲抵抗糖衣炮弹,一出问题被抓,他妈的个个都是贪官,个个都是地痞,没有一个不贪污受贿的,没有一个没有情人的。”老郑继续发泄着不满。


    张伟突然感觉很可笑:“郑总,这些和我们何关,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这社会就是这样,社会不会因为我们而改变,我们也改变不了这个社会,我们只能去适应它,去融入它。”


    郑总也笑了:“是啊,咱都是小人物,空闲之时发几句絮聒,均衡平衡生理,这边说完了,我们的事情还要办,该送的钱还是要送,该供的女人也还要供。”


    张伟内心暗暗发笑,老郑啊老郑,你该供的女人多了,就是别把自己老婆供进去。


    郑总又笑眯眯地看着张伟,突然又绕到刚才的话题:“你谈过频频女朋友吧?呵呵……这年轻人啊,多谈几次恋爱也无所谓,趁着年轻,多给自己几次选择的时机,究竟这是人生一辈子的大事。”


    张伟捉摸不透郑总的意思,只是机器所在头:“郑总所言极是。”


    “呵呵……我是过来人了,也算是给你的一点鉴戒,你个人的事情我是不干涉的,不过要是有必要我帮助的地方,只管说,直接告诉于琴也可以。”


    “好的,谢谢郑总关照。”


    “年轻人谈恋爱是最纯洁的,只要两人感情好,就什么都不管,都掉臂,可是,履历过人生的沧桑和社会的历练,我才明白这感情啊,有氛围中的感情,有实着实在的感情,”老郑继续说:“唯美纯爱的就是空气中的感情,这种感情好是好,却每每在实际面前碰得头破血流;把爱情和奇迹经济将来个人的发展精密联合的感情就是实实在在现实的感情,这种感情是最牢固长期的,最经得起时间和空间的磨练的。”


    张伟看着郑总,眼睛眨巴眨巴发愣,这老郑是干嘛啊,给自己上恋爱课啊,还是教授恋爱履历?


    “郑总您是过来人,您的经历和经验丰富,对人生的体验也一定很深刻,您刚才讲的我听明白了。”


    “呵呵……听明白了,但是没有真实的领会,是不是?”郑总笑了。


    张伟笑笑:“呵呵……以后或许逐步会明白吧。”


    郑总微微一笑:“好,本日就先这样吧。对了,最近于林跟你学的怎么样?”


    “挺好,大门生,文化素质高,担当新事物快,脑筋反应灵敏,不错!”张伟站起来说。


    “那就好,于琴对于林的进步很关心,你以后还要多费心多引导她,不但仅是指导她的工作,工作之外,你们也可以多打仗接触,多交换交流,你比她大,是老年老,要自动点,多提携小妹妹哦。”


    我靠,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老郑是这个意思啊,张伟心里贼亮贼亮的,敢情老郑是想和自己做个连襟,这恐怕不一定是老郑的意思,肯定有于琴的话在内里。


    妈的,自己怎么这么有女因缘啊,走那里都有女人看中,大的喜好,小的也喜欢。张伟既自得又犯愁,这可是董事长的妹妹,总经理的小姨子,须格外审慎警惕,不可被捉住任何把柄。刚找个饭碗不轻易,别再弄个一腚骚。这于林对自己如此放肆,恐怕也是有了于琴的默许。反正老郑只是说让自己多指导关心交流接触于林,又没指明要两人必须谈恋爱;反正自己已经挑明有女朋友了,这恋爱自由,总不能强抢民男吧?


    至于老郑放出的那些和爱情有关的事业经济和个人未来发展那些诱饵,张伟没放在心上,大爷还不至于贱到那个水平。


    张伟对郑总点点头:“好的,郑总,我知道了。”


    回到办公室,只有玲玲和于林在,小郭和吴洁去后山倒垃圾去了。


    于林拿了一个数码相机过来,一本端庄地说:“张哥,这是公司配发给营销筹谋用的相机,给你用的,我刚才拿了玩了一会,便于你随时拍摄资料。”


    张伟拿过来摆弄了一会,看外面阳光很好,不由兴致大发:“走,去后山拍几张照片去。”


    “好,我也去。”


    张伟和于林拿着相机刚出门,劈面遇到郑总。


    “我和张哥去后山照相片。”于林赶忙说,同时指指张伟手里的相机。


    张伟点点头。


    “去吧,留意安全。”郑总似乎对张伟立竿见影贯彻自己的意图感到很高兴。


    张伟和于林直奔后山而去。


    穿过密密匝匝的竹林,两人终于爬上了一个山坡的平台,在这里可以看到四周的群山和原野,还有波浪一样柔润的竹海。


    爬到平台,两人都出了一身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在线客服手机访问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