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回复: 0
收起左侧

《周生如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加长版)【1080P蓝光】中字熟肉已完结

[复制链接]

690

主题

902

帖子

2564

积分

积分
2564
改变爱喵一族 发表于 2021-8-29 22: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生如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加长版)【1080P蓝光】中字熟肉已完结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 注 薇 xin 公..众..号: 方元娱乐
关注后点击影院  即可在线观看
关 注 薇 xin ..众..号 方元娱乐
只有这四个字 方元娱乐 是正确入口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可能暂时无法观看
次日再搜索即可
===========================
在热播的古装爱情剧《周生仍旧》中,险些没有一条以完满了局收尾的CP线。

漼风和宏晓誉将军的昏黄感情刚刚被政治婚姻拆散,以一句“漼风爱慕爱慕将军,却不敢言,自始至终,都是我爱慕你,求而不得”为主题的表明运动,实则为大型分手现场,虐哭全网观众。

另一条感情线,牵系着由皇子生产业僧人的萧宴,和出身悲凉却习武天赋极高、英姿飒爽的女将军凤俏。

他们初次晤面,由于政治态度差别,就是以不打不相识开局。之后凤俏被指派负责看守萧宴,陪着他忍受风沙烟尘。在得知了萧宴身世凄切运气无常后,凤俏渐渐对萧宴生出生出了怜悯之心。萧宴资质聪慧,果敢坚贞,腹有盘算。在与他时常相处的过程中,凤俏逐渐迸发出了爱意,开始关注他的一举一动,怕他有伤害与他存亡与共,不肯让他独自面临统统危险的局面。

凤俏固然武功高强、素有威名,但是在萧宴眼前,却难过的暴露了很多小女子的模样形状,心田诚挚善良,炽热暖和,是萧宴脱离令他冰寒噬骨的大梁、来到生疏的北陈后贵重的慰藉。在担当了北陈天子的赐封与审判后,他就伴随周生辰回到了西州。

在探知了周生辰对时宜的心意以后,萧宴曾对周生辰言:我出家前也有过王府,也有过妻妾,殿下虽瞒得过门下门生,却瞒不外我。可见萧宴于男女情事上非常敏感,通过周生辰的眼神就能知道他对时宜的情谊。对于不停跟随在他身边、旦夕相处的凤俏的心思,他又怎么大概不懂呢?

之以是至今两人还未揭破窗户纸,实是萧宴刻意为之,故作不知。萧宴这么做,岂非是不喜好凤俏,不乐意说破了伤害她吗?

从剧中两人的默契度可以感知,萧宴对凤俏也是有情谊的。他之所以云云,是因为他和凤俏之隔断着太多东西。

首当其冲的,便是他出家人的身份。虽然许多人都说他虽入佛门,但有凡尘心,但是皈依佛教却是萧宴活下去唯一的出路。假如不是入了佛教,戒律加身,尘世世俗中的萧宴根本无法面对将他抚养长大而且痛爱有加的梁帝、为他忍辱偷生被梁帝霸占的母妃、以及被梁帝杀害国破家亡的生父。佛门是萧宴逃走世俗恩仇唯一的避风港。

其次,萧宴对过往妻妾儿女的愧疚感。虽然在他逃离大梁之前,已将他的亲人妥善安置,但是终极照旧被梁帝找到,暴虐杀害。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萧宴对这些亲人的悲剧结局,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她们尚且尸骸未寒,萧宴又怎能轻轻松松地开启新的感情呢?

末了,另有两人之间立场的不同。萧宴虽然逃到了北陈被封为凤阳王,但是他最原始的身份还是大梁的二皇子,梁帝一直都没有放弃寻回他。他和凤俏之间隔着国对头恨与民族大义,想要在一起,中心的停滞着实是太多了。

所以,萧宴至今都愿意让这层窗户纸一直存在着,如许他们才气继承心无旁骛的相处,用这种特别的方式好好待在一起。“这嫁衣,原是心头血染红的。”

这辈子时宜穿了两次嫁衣,第一次是嫁给刘子行,第二次,约莫就是穿着嫁衣,登上城墙,去嫁给她的周生辰。

《周生如故》你说想一生于西周,是不想嫁人,还是你想嫁的人,你不能嫁。

是啊,原是想嫁的人,不能嫁。

她以为是做噩梦了,可他真的受了剔骨之刑,她也感受到了那三个时候的切身痛苦,所以她带着他的遗书,穿着嫁衣,奔向了有他的来生。

心头血染红的嫁衣,还好,这一次,是笑着。

“我有个幼年时很喜欢的人 ,但没有跟任何人讲过。”

她去告诉他了。

“那本王 ,便抗一回旨。”

“我没有婚约在身,但我已心属一人。 ”

“下次返来的时间, 试着就叫一声师父。”

“辰此一生, 不负天下 ,唯负十一。”

绝美爱恋, 周生如故。

纵身一跃,是必要多大的勇气啊,然而,她是笑着的。

她是去嫁最爱的周生辰,固然不惧。

这么多年了,小南辰王妃的小十一,还是学到了小南辰王府人的大胆。

穿上红嫁衣,散下作为人妇的盘发,以南辰王府小十一的音容,一跃而下,奔赴她的师父。

散发的时宜,只是南辰王府的十一,是小南辰王的爱徒,是未出阁的漼氏贵女。

而盘发时宜,不过是舍身的太子妃时宜。

散发红衣,她只想以少女时宜的身份嫁与她最爱的周生辰吧。

比起师父,十一更愿唤他的名字。

比起徒弟,时宜更愿做他的老婆。

赤色嫁衣,至始至终只为他穿,以后不再是漼氏之女,而是小南辰王府内的十一。

最后一次穿上嫁衣,她开心的笑了,她不是漼时宜,也不是什么太子妃,她只是南辰王府的十一,如今她要回家了。

周生辰,你看,小十一去嫁你了,你走慢一点,等等她。

《周 生如故》是一部通情达理的悲剧,全部人都懂的,清清晰楚知道这就是他们。

所以,哪怕悲情,哪怕壮烈,也该含泪笑着说一句,“这才是我们的周生辰和时宜”,他们未让我们扫兴。

《一生一世》,等你。虽然有全民都在追的悬疑剧《扫黑风暴》与当代偶像剧《你是我的光彩》与其竞争,但它妥妥地占据了各大电视剧排行榜的前三,将前期播出的古装剧《玉楼春》和《与君歌》压得死死的。

这部剧除了大IP脚本给力,脚色设定更加讨喜精彩。

小南辰王周生辰,不但是文武全才,还不花心,有公理感和大局观。

女主漼时宜温柔可人,从小只暗恋周生辰一个人,如果不是黑化后太子的拦阻,男女主未必不能成为一段韵事。

而且除了剧本人设上佳以外,男女主演员,又是业内公认的演技派。

还要夸大的是,两个人的眼神惯会开车,更善于在营造氛围的时候举行眼神“拉丝”,也为电视剧贡献了很多的热搜话题。

与正剧中调和美满的场景相比,花絮中的白鹿和任嘉伦,绝对是“拆台”组合。

《周生如故》一开始有一场戏,是漼时宜困了,逐步依偎在周生辰腿上的情节,剧中的两个人,情愫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但是花絮中,任嘉伦就无比沙雕,看着靠过来的白鹿惊叫:这是碰瓷!真的好想打他啊!

不过也不能怪任嘉伦对她如此防范,实在是因为白鹿是北京大妞般的豪迈性格,只要不是实拍,就会回归搞怪天性。

再加上这个人笑点又特殊低,经常莫名其妙地就开始“哈哈哈”,真的很影响任嘉伦的拍戏感情,所以防她,快成了本能。

虽然白鹿一直被规划为“演技类演员”,也解释过多种角色范例。好比她没红之前在《大王不轻易》中的刁蛮厨娘。

早期《西游记女儿国》当中的跋扈捉妖师,她一直没找准本身的定位。

但是《招摇》这部剧救济了她,剧中复活的女魔头路招摇,是反套路女主的代表,性格嚣张跋扈,办事也单凭自己的喜欢。

尤其是书迷,本来不等待有人能复制书中的路招摇,但是白鹿穿上一身红衣,扎了一个简朴帅气的马尾,就将女魔头这个邪魅的形象原汁原味的复原了。

这部剧也让她顺遂出圈,熟悉到属于白鹿的霸气。

所以在这部《周生如故》中,只管前期她将王谢淑女的崔十一演得有张有弛,希望整个剧中,还是她穿一身红衣跳楼,去寻死去的周生辰最为惊艳,看来白鹿还是得当演一些烈性大概霸气的女主角色。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玉楼春》中,她演的万能女主四奶奶,虽然也能文能武,很机敏善于宅斗,但是角色却没有出挑的个性,所以看起来总以为差一把劲儿,影响了白鹿的发挥,不痛不痒地很是遗憾。

感觉像白鹿这样的个性演员,还是要挑适合自己个性的角色与剧本,这样才不会浪费演技,斲丧自己的流量热度,也有利于她个人的演艺发展。
安顿好哈尔森和王炎,张伟和陈瑶又去了主治医师的办公室,陈瑶拿出一个大信封,内里放了10万元,塞到主治医师的抽屉里。

    医师客气了几句,收下了,随后语言的态度更加热情:“你们放心,我们肯定会接纳最好的医疗方案来进行治疗,我们的所有职员都会靠上去……不管效果怎样,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本领……”

    张伟和陈瑶连连致谢:“劳您费心……”

    忙完这些,张伟和陈瑶回到车上,长长舒了一口吻。

    “生命在于拯救。”张伟冒出一句。

    “爱会拯救生命!”陈瑶看着张伟,意味深长地说。

    高强在办公室里无聊地坐着,手里拿着一支圆珠笔往返转悠。

    被张伟打塌陷的鼻梁已经修正,大夫说是轻伤,无甚大碍,只是不敢大笑,一笑就疼。

    不过,高强这几天也一直没有大笑,因为实在是没有能让他开心的事变。

    公司开张这段时间,业务量根本是零蛋,偶然一天来几个散客,团队游客一个没有,地接呢,零蛋。从前自己的老客户,早就被人家瓜分了,此中很多到了沐日旅游的帐下。公司里人员很少,一个计调,一个管帐,一个导游,一个业务,加上自己就5个人,就这5个人还基本都在办公室里闲着看报纸品茗,没得事情可做。想起自己昔日中天旅游华盖云集队伍兵强马壮的热闹场景,高强内心感觉很悲惨,一个新公司,想在兴州竞争猛烈的旅游市场里分得一块蛋糕,难啊!

    买卖上的清冷还不止让高强很不开心,只要自己积极慢慢开辟,生意还是会有转机的,最最少不会吃不上饭,不会亏本,让高强最心痛揪心的是自己的女人竟然成了张伟的。这个究竟让高强一想起来心里就钻心一样寻常的疼痛,对张伟心里布满了刻骨的愤恨。古人云,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夺妻之恨水火不容,此仇不报,作甚男子?这个张伟,和何英当时就不清不白,自己一直猜疑他和何英有一腿,只是没捉住把柄,不过,何英也不是自己钟爱的女人,有那事也就算了,但是,陈瑶,这可是自己心中唯一真爱的女人,这个陈瑶,竟然也落入了这张伟的手掌。

    一想起张伟先后夺取了自己的两个女人,高强就恨得痛心疾首,恨不得将张伟碎尸万段!

    同时,高强心里充满了对陈瑶的爱和恨,爱恨交错,这个薄情寡义的女人,自己对她那么好,却偏偏看上了这么一个土包子穷小子,枉费自己一片心血。而且,还和谁人小白脸团结起来对付自己。一夜夫妻百夜恩,这女人的脸说变就变,和小男人朋比为奸,那天差点让自己成为荒田野鬼。

    “啪!”高强狠狠一用力,手里的圆珠笔断为两截。

    有所顾忌,高强虽然如此之恨,却不敢再去有所动作,张伟手里自己写的那张纸,成为攥在张伟手里的把柄,让高强顾忌不已,一旦稍有不慎,张伟就会用这个把自己送入看管所,送入牢狱。这个案子可是在海州警方立了案的。一想起听别人谈起过的在看守所里犯人之间的暴虐荼毒,高强就不寒而栗,太可骇了!

    高强身段不小,胆量却不大,怕挨揍!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要报仇!男人的自负心使高强无法咽下这口气,心里恨恨地下着刻意。

    下楼看了看,门头上一个顾客也没有,自己几个工作人员在那边闲聊,看到自己下来,立刻装作繁忙的样子笃志看资料。

    高强看了看表面马路上络绎不绝的人群,心里骂了一句:“妈的,就是进来一个咨询的投诉的也好啊,竟然就这么绝,一个人不见。”

    高强环视了一下室内,心里烦躁不安,又上楼进了自己办公室,仰面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大照片,那是潘副市长来公司开业剪裁的照片,可以大概得到兴州市级向导的关照和厚爱,无疑是外来投资者的最高荣耀,特别这个人还是兴州旅游的老大,实权派。

    唉,这么大的领导来剪裁,也没能给自己带来财运。虽然潘唔能一直允许给自己先容几个市里的大企业团体给高强,但远水解不了近渴……高强心里不由叹了口气,想想当年中天的红火温顺畅,看来自己以后的福星还得是张小波啊。当然这潘副市长是离不开的,自己好不容易高价从五星级旅店找了3个女郎才把他搞定,这钱可不能白花。

    高强无聊地拿起一张报纸来看,正在这时听到有人拍门。

    高强放下报纸一看,大吃一惊,竟然是陈瑶过来了。

    陈瑶站在门口:“高董,可以进来吗?”

    高强有些畏惧,看看陈瑶背后,确信是陈瑶一个人,迷惑而又发怵地说:“请进。”

    陈瑶进来,没有坐,站在高强前面:“高董,已往的那些事我不想说什么,我知道张伟挟制你写了一个质料,但我不知道你给张伟发的索命短信,我明给你说了吧,张伟为了我,什么都能做出来,乃至于豁出自己的命,你这是作法自毙,自找苦头,你说是不是?海州那事我早就知道是教唆人干的,我想压下,过去就算了,不想去举报折腾,各人相互都留条后路,没想到你死缠烂打,又往枪口上撞,被张伟折腾地不轻,还写了交接材料,被他攥住了把柄,你这是该死,报应……看看你这门头,看看你这业务厅,你的精神都放到那里去了?让偕行看了都笑话。”

    高强有气无力地看着这个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不敢有任何肆意的妄为,等陈瑶说完,怯怯地说了句:“你本日来,就是想看我笑话的?”

    “当然不是,我们是同行,过去曾经是朋侪,看在过去的份上,我也不想你太惨,”陈瑶说着拿出一个信封:“这是你过去在海州的客户名单,其中很大一部门是我的客户,我已经安排人向他们保举你们公司了……当然,剩下的工作就看你们的服务质量了……我今天来,就是要把你的老客户还给你,别无他意,祝你生意茂盛……再见!”

    说完,陈瑶放下信封,转身就要走。

    “等等……”高强忙说。

    “干嘛?又有什么事?”陈瑶站住。

    “你……你……”高强支支吾吾地说:“我就是想知道,你……你真的爱……爱他……”

    “是的,”陈瑶清静地看着高强:“我和张伟本年春节就会完婚,我爱他,他爱我……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高强的心猛地悸动了几下,悲观地靠在椅背上:“没有了,你走吧。”

    陈瑶冷静地看了高强一眼:“祝你早日立室,祝你有幸福的生存,再见!”

    说完,陈瑶拜别。

    高强怔怔地看着陈瑶离去,忽然低着头,狠狠地抓住自己的头发,用力撕扯着,发出一阵绝望而痛楚的嚎叫。

    陈瑶从高强公司出来,心里稍稍安稳了一点,虽然她知道张伟抓住了高强的把柄,但还是不想逼人太甚,看到高强荒凉的门庭,不由动了恻隐之心,吩咐计调把以前的老客户名单打出来,勾出高强以前曾经认识的客户名单及具体资料,重新打印了一份,送给高强。

    看到同行的生意如此崎岖潦倒,陈瑶觉得有须要帮一把,不管这个人是自己的对头还是朋友。

    今天是周五,来日诰日大苏息。陈瑶走到张伟的公司门口,停在对过马路边,给张伟打电话:“张总好,我是陈董!”

    张伟刚忙完一天的工作,正在揉太阳穴,接到陈瑶的电话,很高兴:“陈董好,我是高副总,有何见教?”

    “不敢见教,想和你约会,共进晚餐,偶然间否?”陈瑶笑哈哈地说:“偶想腐蚀年轻干部……”

    “嘿嘿,施尤物计,”张伟开心地笑着:“那我就将计就计,便从了你,你在哪里?”

    “在你下面,街对过。”陈瑶按了按车喇叭。

    张伟站起来,走到窗户边,看到了陈瑶的车:“好的,我这就下去。”

    张伟摒挡好东西刚要出门,恰好遇见于琴。

    于琴对张伟说:“小白脸,明天大休息,忙不忙?”

    “当然忙,我现在没有周六周末了,什么指示?于董。”张伟对于琴说。

    “看你忙乎乎地,是不是要去和玉人约会啊?”于琴笑嘻嘻地。

    “是啊,我屋里的,在楼劣等我去吃晚饭呢,”张伟乐呵呵地说:“要不,一起去?”

    “别,”于琴摆摆手:“不打搅你们一对小鸳鸯的功德,咱可不想做灯胆,见机点的好……我想,明天你抽出半天时间,我们一起去一趟海州……”

    “干嘛?”张伟问于琴。

    “去接老郑,”于琴说:“我问了戒毒所,老郑戒毒很乐成,已经好了,基本规复了康健,可以出来了,我想,去接他出来。”

    “好啊,郑总出来正好到场开漂仪式,”张伟很高兴:“行,明天咱一起去,什么时候走,我听你安排。”

    “好的,明天上午我们一起去,”于琴拍拍张伟的肩膀:“去吧,去欢度周末吧。”

    张伟跑到楼下,钻进陈瑶车里,陈瑶发动车,起步前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在线客服手机访问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