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4|回复: 0
收起左侧

美剧《东城梦魇》在线免费观看(完结版)【1080P高清】已完结

[复制链接]

149

主题

531

帖子

1269

积分

积分
1269
下水的鱼 发表于 2021-9-7 15: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 源 容易被删除……
关 住 微  信 公 众 号方元娱乐
关住后进入影院搜:片名即可在线免费完整观看+百度云网盘资源
亲测有效,赶紧关住吧~
关注《方元娱乐》,公纵号四个字为官方账号,其他都是骗人的,从此追剧不是梦~
================================

图片泉源@豆瓣




文丨犀牛娱乐,作者丨冷罐头,编辑丨朴芳




HBO的新剧《东城梦魇》,实打实的火了。




6月3日像是一道分水岭。此前,《东城梦魇》的火热,还在西欧剧受众这一圈层内,小镇悬疑、奥斯卡影后加持、高开高走的口碑,都在挑逗着观众的视觉神经。




但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提出的疑问“这两天朋侪圈许多人都在发一个美剧叫《东城梦魇》,实在我就好奇,发朋友圈的人是都在家里装了HBO的有线电视吗,照旧通过带中文翻译、中笔墨幕的某些视频网站的内容来看的呢”,则直接助力《东城梦魇》实现了破圈,在各大交际平台上都引发了不小的讨论声量,乐成实现了引流,不少网友“慕名而来”。




美剧《东城梦魇》在线免费观看(完结版)【1080P高清】已完结


同时,关于剧集内容的讨论,也徐徐发酵伸张开来。剧中,小镇悬疑的精良构思、女性警探的切入视角、平缓叙事节奏里的不停反转……都成为了观众津津乐道的话题点。




在国产悬疑剧正在实现范例裂变、迈向佳构化的当下,相比于“在哪看”和“救济剧荒”,《东城梦魇》为“她悬疑”带来的方法论,显然更具意义。




梅尔:不一样的她


提及悬疑剧里的中年女警探,开始跃入脑海的是什么形象?




在国产剧中,用“警局为家、奇迹上斗志昂扬、家庭生存不调和”这三句话,险些就可以概括这一类型的大部门剧集。




而《东城梦魇》在梅尔的人设上,就给观众带来了极富奇怪感的体验。只管梅尔同样也属于事业女性,但整个人流暴露的气质,是丧、颓的。她并不是一个热心肠式的知心警长,针对小镇住民对于一些鸡毛蒜皮小事的控告,如有疑似偷窥者、有人在墙院上乱涂乱画等,梅尔经常体现出她的不耐心,只有积存一年的少女失落案,郁结在她的心头。




美剧《东城梦魇》在线免费观看(完结版)【1080P高清】已完结


与传统的探案剧差别,梅尔放工后的生活,在《东城梦魇》中也被着以较多的笔墨。出席晚会、酒吧常客、母女对骂、一夜情……和警探形象好像相差甚远的举措,都出如今了梅尔身上。用凯特·温斯莱特担当采访时的话来说,这个新脚色让民气情复杂,“很可爱,也很讨厌;很刚强,但也很衰弱。说她脆弱,又坚持不懈。她让人作呕,但也很迷人。在道德上是慎重的,同时也是腐败的”。这在颠覆了传统警探形象,带给观众新鲜感的同时,也打稳了差别化的牌,将酷丧女警探的形象立住了。




在此底子上延睁开的女性视角,就显得天然柔和了很多。以梅尔为圆心,渐渐被勾勒清楚的东城小镇,在女性眼光的凝视下,也被蒙上了一层更精致的面纱。




同时,《东城梦魇》并不是全程“搞事业”的快节奏剧集,有不少观众用“三分破案,七分生活”来形容《东城梦魇》的比例分配。在剧中,梅尔既是保卫东城小镇的女警探,也是弗兰克的前妻,同时也是祖母和母亲。和丈夫仳离、儿子自尽、母女关系告急、曾由于动了歪心思而一度被停职……梅尔带有悲剧色彩的生活,在肯定水平上引发了观众的共鸣感。




美剧《东城梦魇》在线免费观看(完结版)【1080P高清】已完结


在梅尔身上,“她悬疑”中的“她”,似乎变得丰富、多元了起来。不再范围于单一的请勿再发布任何维*贴,或是较为扁平的职业女性形象。淡化对她气力的刻意表达,将女性情绪和女性力量糅合在故事线之中,以女性视角为切入点,展开弘大的叙事,成为了“她悬疑”的紧张方向。




悬疑剧非快不可吗?


除了对梅尔的塑造外,怎样以一部节奏舒缓的悬疑剧来征服观众,也是《东城梦魇》的光环之一。




相较于当下大众偏好的“高歌猛进”式悬疑剧而言,《东城梦魇》的主线节奏简直有些慢,巨大的叙事体量,拉慢了推理线的历程。在剧集开播初期,也有部分观众反映“主线希望慢,支线太破裂了”,但随着剧情的推进,这种声音渐渐消散了。




回归到剧集内容来看,《东城梦魇》以舒缓的节奏征服观众的缘故原由,重要有三

“什么事?”老郑闻言心底咯噔一下,心知这时张伟浮夸的说法为的是刺激本身,但既然事变既然已经发生了,再悔恨也无用。


    “我原意为凭你的智慧才智会借用昨天的时机粉碎我们的功德,看来你并没有想到这一点。惋惜就算现在你想到了又如何,鬼子六一伙人已经被司徒抓起来了,比及他们招供后就是你完蛋的时间了。”张伟说道。


    老郑闻言怔了一下,随后见他眉头深锁,的确昨天他没有想到要于琴关照鬼子六等人逃跑,但是一方面他感情上很不稳固,没来得及说,一方面就算来得及说旁边站着一个狱警他也不能说什么。


    再说他已经把统统都告诉了于琴,说不说都无所谓,就看于琴如何安排了。


    只是现在看来于琴显然没有走透风报信给鬼子六他们这条路。


    固然了,他也不盼望于琴如许做,因为鬼子六等人先前说过的话,他真的怕鬼子六等人打于琴的留意。而且他现在就像是无牙困在牢笼中的老虎,既不能伤人也不能自保,但是他却可以在知情的环境下看着鬼子六等人就逮,大概这是他唯一能做的抨击的行动。尽管这属于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情况。


    这时见老郑笑了笑说道:“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就像我刚才说的,我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妻子,她会替我摆平一切,包罗你。”


    “是么,那我随时恭候台端。”张伟嘲笑一声,然后站起家来。


    老郑看着他起身,说道:“假如我猜得没错,我老婆要动手的话一定会和我一样,先找陈瑶动手。”


    “你也不消发急,着急也没用,已颠末去一天了,以我对我老婆的相识,恐怕事情管理的差不多了。我这样说自然是不怕你知道后有什么动作。”随后老郑笑了起来。


    张伟原来想走,末了听到老郑的话不由怔了一下,停顿下来,笑道:“你说什么?”


    然后看着老郑一字一句的说道:“绑架陈瑶?”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气流,笑的令人心中发毛。


    最后瞪视着老郑冷冷说道:“你以为我会在同一个错误上犯两次么。”


    老郑看着张伟尽管隔着一层隔离玻璃板但仍然被他那锐利的眼神瞪着的时候感到一阵心悸。不由强自冷静的说道:“信不信由你。”


    而后见张伟哼了一声,走过来凑近玻璃隔离窗对老郑一字一句的说道:“忘了告诉你,这件事很少人知道,陈瑶早就不在北方了,连我都找不到他,如果你们能找到她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恼怒。”


    这句话他说的很轻,但是老郑却听得非常清晰。


    闻言满脸大惊的望着张伟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最后看到张伟要走,不由歇斯底里的喊道:“鬼子六是不会供出我的!你们没有办法搞定他!”


    “他会的。因为我会给他听你们的灌音发言,同时还会对他说这些都是你做的。”张伟哼了一声,然后走出了门。


    随着一声关门时的砰响,老郑不由满身打了个激灵,最后反应过来,心中唯有一阵发苦。张伟不说这事还好,一提到窃听录音这事他就以为窝囊。恐怕如果张伟真这样做,鬼子六在不明以是下还真会着了道。


    说来也真够讽刺的,张伟仅用一个小小的窃听器就将波哥,自己和鬼子六等人耍的团团转,张伟用同样伎俩对付了波哥和自己也就罢了,最后收网时居然也不用再另草拟方案按部就班就能办理一切,对付他们还真是便宜啊,想到这里老郑更是心中越发劳苦。


    从看管所出来后,张伟接到了司徒荡子的电话,电话中司徒朗子将鬼子六等人的情况说了一遍。说到这帮人如何的软硬不吃,如何的难缠如何搞都搞不定。有些话固然言过其实,但大抵还是云云。


    张伟闻听此言,心知这是司徒浪子故意告急自己,想自己帮助。心想,这小子找自己果然没有好事。


    既然如此,张伟也不装傻充愣,问道:“你想怎么样?必要我帮忙么?”


    司徒浪子等的就是这样句话,于是说道:“你最好过来一趟。本来我想着拿你的录音给他们放一便说是老郑给我们的,但是畏惧结果欠好被他们看破,看来还是需要贫苦你跑一趟。”


    张伟暗道这些政客没一个是好惹得主,虽然嘴上说的好听,可谁又知道他们话中暗下的门槛呢。


    不失事还好一旦出了事他们可以一撇干净,虽然这事是自己检举的,但是自己究竟不是刑警,贸然到场进来,成功了还好说,不成功那黑锅是背定了。


    现在看来到底是自己使用他们还是他们利用自己还真难分得清晰。他们永久是喂不饱的大鱼,你用他一时便要还他一世。


    想着,张伟说道:“好吧,我也正有此意。一会已往。”说真话,事情到了现在,张伟还真有些控制不住的架势,老郑那边是一滩子烂事,现在司徒浪子这边也是乱的很,至于突然杀出来的于琴,也让他头痛异常。


    尽管老郑扬言于琴会对陈瑶下手,他并不担心什么,可是于琴的出现毕竟是个未知的变数,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身在此局中,终极的了局除了搞倒老郑外还要稳住司徒浪子和于琴,想想都觉得头痛。


    最后张伟开汽车子朝司徒浪子那里驶去。


    现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承打压老郑一方,将未完成的事情尽快竣事。


    不外多时,张伟就到了司徒浪子处,两个人也不怠惰,稍坐半晌后,便前去审判室,在那里透过一层反光玻璃板张伟看到了呆在审讯室中暴露出一副无所谓样子的鬼子六。


    这个时候已经从审讯室出来四五个审讯高手了,这点司徒浪子并没有夸张,局势的确有些严肃,如果完不成最后的招供环节,不光老郑无法治罪,连司徒浪子所想的根据这条线所捉住大鱼的假想也不大概实现了。


    要真那样的话,还不如抓他们个现行的好。


    看到这一幕张伟也不由皱起了眉头,这样看去鬼子六的情况要比老郑还要复杂很多,他是社团的骨干,曾经不止一次的进过局子,对内里的情况摸的比谁都认识,套路早已熟烂于心对应起来自是不费气,岂论你如何过堂他都能应付自若。


    “不愧是被称作头号智囊的鬼子六。要比我想象中的难搞许多。”这时,司徒浪子感叹一声。


    张伟闻言看了他一眼,然后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对付他这样的人就得用特别的本领。”


    司徒浪子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确,但是除了特殊手段还需要特殊的人来办。”说完看了张伟一眼。


    张伟笑道:“我来试试。”


    “辛劳你了……”司徒浪子说道。


    “不辛苦,有些事该我努力的我会尽力。”张伟说道。


    司徒浪子随后安排张伟走进审讯室,在此之前张伟已经将那段录音拷贝在了3中,带好一切从容走进了审讯室。


    这时接到通知的谁人审讯的警员看到张伟进来后立刻站起身来递了颗烟过来,张伟笑着谢绝了,然后扭头看了鬼子六一眼,看着鬼子六有些复杂的看着自己的样子,说道:“又晤面了哈。”


    鬼子六哼了一声然后看向旁边的警员说道:“审问啊,怎么不审问了。”


    看着鬼子六嚣张的样子,那个警员不由一阵恼怒,毕竟审讯了这么长时间仍没进展这不但让他有些窝火。


    而鬼子六此时的样子那里像是被审问的犯人到像是反客为主的地痞一样,看着就让人窝火。


    张伟止住了那警员的动作说道:“我来吧,用不着审问他。该知道的你们都已经知道了,你们去看看他的那些部属,或许有望突破。”


    鬼子六闻言且了一声。


    那警员临走时瞪了鬼子六一眼,似有些不甘最后还是走了出去。


    待到张伟坐下来后,说道:“怎么样,要不要抽根烟?”


    “张老板,我不停以为你做买卖有一套,没想到你还偶然客串一下审讯高手,你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啊,是不是闲的蛋疼了。”鬼子六笑道。


    “因为你让人看着蛋疼。”张伟绝不退让的说道。


    鬼子六抽了抽嘴角,说道:“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吧,风里雨里我什么没履历过,警方的审讯高手都拿我没办法,你能把我怎么样?”


    张伟笑道:“审讯你?别开打趣了,你以为你是谁,波哥都让我整倒了,你又算什么?”


    鬼子六哼了一声,道:“波哥?难怪,我说警方怎么忽然之间办案服从高了起来,原来是你在背后捣鬼。”


    张伟耸了耸肩帮说道:“知道我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么?”


    鬼子六说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告诉你的事你休想,我不会随你愿的。”


    “你会毫不委曲的。”张伟说道:“要不搞打个赌?”


    鬼子六哼了一声,并不言语。


    然后张伟拿出那个早已预备好的3。将3打开后调成公放状态。然后放在桌子上。


    鬼子六有些希奇的看着张伟的活动,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


    随后就听到3中传来一人语言的声音,细致听去那人就是自己,微微怔了一下,鬼子六惊奇的看了张伟一眼后,再听下去,不由一阵阵的发寒,因为那段录音不是别时正是自己约老郑出去谈事时的电话录音。


    虽然当中通过剪辑把不须要的废话去掉了不少。


    接下来再听去就是在那狗肉馆中的对话了。


    鬼子六这时越听越心惊,不知道何时自己和老郑的对话居然被人录音了。


    其时老郑听说这事的时候,虽然没有听过这段录音但也和他一样心中难免暗暗心惊,同时猜疑起鬼子六等人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在线客服手机访问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