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2|回复: 0
收起左侧

《狂神魔尊》(全1-54集完整已更新)在线完整观看【熟肉版1080P】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1-10 13: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 注 薇 xin 公..众..号: 方元娱乐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在线观看
关 注 薇 xin ..众..号 方元娱乐
只有这三个字 方元娱乐是正确入口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可能暂时无法观看
次日再搜索即可。
===========================

#狂神魔尊#

《狂神魔尊免费在线观看高清版》《狂神魔尊手机版播放完整版》

《狂神魔尊免费在线观看完结版》《狂神魔尊百度云完整网盘资源》

本日保举:媲美《狂神魔尊》的东方玄幻霸榜神作,书友狂追


《狂神魔尊》(全1-54集完整已更新)在线完整观看【熟肉版1080P】
《狂神魔尊》 作者:七月雪神仙


内容简介:万古循环破裂,跌落凡尘。纨绔恶少得轮回碎片,一梦入万古,执宰三千界。梦醒之后,这个大纨绔发飙了。诸天万界颂我道,漫天神魔尊我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狂神魔尊》(全1-54集完整已更新)在线完整观看【熟肉版1080P】
《独步清闲》 作者:纯情犀利哥


内容简介:迷恋尘世者,不求成仙,不求成佛。只求凡间繁华,你我安好。但若天地不仁,神佛贪心。我唯有怒而提剑,斩出一个众多宇宙,可独步之,逍遥诸天。


出色节选:叶宇的态度让一些人微怔,不外众人立刻就反应过来痛骂:“靠!一个废物而已,也学人家放狠话!”“不知死活的东西!”“他以为放狠话能找回点尊严吧,哈哈哈,真是可笑!”“不要理他,不过我们绑来的棋子而已,这也值得你们气愤?”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狂神魔尊》(全1-54集完整已更新)在线完整观看【熟肉版1080P】
《生生不灭》 作者:狮子东


内容简介:少年陈枫身怀绝世神器,修盖世魔功。战人界、屠魔界、挑仙界、冲神界。打遍诸天下,杀出冲天血路,成绩无上至尊。


精彩节选:黑源城中有四各人属、四大门派,再加上黑源城的城主府,一共九股权势,城主府最强,但是这些年四大家族和四大门派不停的强大,末了和城主府形成相互制衡的局面,联手统治黑源城以及四周的地区,而陈枫地点的门派就是四大门派中的铁剑门。


春天的优美我们到处可见,在如许一个令人感到暖和和惬意的季候,不知道热爱小说的书迷朋侪们是不是也渴求着这样一本让人感到舒服的小说呢?本日就跟随小编的步调来看吧,要安利给大家的就是时空穿梭爽文,《狂神魔尊》恶少得碎片掌管三界,今后唯他独尊!


《狂神魔尊》(全1-54集完整已更新)在线完整观看【熟肉版1080P】
第1本:《末日吞噬者》——清杯浅盏


小说简介:末世到临,漫天的光雨带来了进化的钥匙,也导致了丧尸如潮,异兽各处,虫族在无声的吞噬统统,所过之处,片瓦无存。恶魔们站在废墟上癫狂大笑,燃尽面前一切.......苏墨重生后,为本身定了一个小目的:弱者顺应世界,强者改变世界,我要做最强者!


内容节选:苏墨这次最大的劳绩就是他的身材素质再度提拔了一倍,体内的雷电异能也大幅进步。原来那薄弱的电流如今酿成了一股水流,作用宏大于从前。苏墨估计再过一段时间等他吸取了充足多的能晶之后,他将能做到雷电外放! 其次就是他的吞噬本领也得到了肯定的提升,吞噬他人之后残留在体内的杂质更加稀疏。 但是苏墨现在却是面沉如水,没有半点高兴的脸色。由于那些光球就落在这旅店附近,会引来大批进化事后的丧尸! 在进化后的丧尸潮眼前那只让苏墨付出惨重代价的黑狗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光球带来的不止是机会,更是危急!但是苏墨绝不会因为云云便放弃近在眼前的光球。 这一夜他呆呆的坐在床上,思索着什么,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狠辣。 李雨萱在天快亮的时间才清醒过来,醒来之后环顾一周发现不见了苏墨的身影,不由得高声喊叫起来,苏墨听到这焦虑的呼唤有些啼笑皆非,但更多的喜悦。 喜悦他不再是宿世谁人孤魂野鬼。 苏墨立刻从茅厕里出来。李雨萱看到认识的身影从厕所里出现后,蹭的一下死死地抱住苏墨。 几秒后,面色通红的推开苏墨,娇哼一声,说道:“我感觉我力气变大了,想看看能不能抱起你。” 苏墨笑着看着面色通红的李雨萱也不语言。 看到苏墨的眼神后,李雨萱脸更红了,上前用力踩了苏墨一脚跑到床上用那雪白的被单牢牢的包住自己,也不怕喘不过气。 苏墨脚步容易,走到床边坐下。 握住李雨萱暴露来的柔荑,捏着白嫩泛着滋润的指肚问道:“雨萱,你感觉现在和从前相比你发生了什么变革?” “我以为我力气变大了,速率变快了,别的我似乎看的更远更清晰了。”一道带着浓厚鼻音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


(接待点击链接免费在线阅读)


《狂神魔尊》(全1-54集完整已更新)在线完整观看【熟肉版1080P】
第2本:《狂神魔尊》——七月雪仙人


小说简介:万古轮回破碎,跌落凡尘。纨绔恶少得轮回碎片,一梦入万古,执宰三千界。梦醒之后,这个大纨绔发飙了。诸天万界颂我道,漫天神魔尊我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内容节选: 林古来这里的目标,林笑天然能看破他的他心中的计划。只是戋戋一个林古,林笑还不放在眼中,在这梵虚天阁之内,林笑想怎么捏拿他,就怎么捏拿他。 这个时候,梵虚天阁中来来每每的客人不少,林古的话刚说出口,那些客人便朝着这里涌聚了过来。 梵虚天阁的利润很大,很多人都看着眼红。 但是乾坤阁的人在这里都被杀了一百个,时候还要老诚实实的拿出五百斤纯源来赔罪致歉,故而这几天也没有谁敢来梵虚天阁捣乱。 可这并不介怀他们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看热闹。 特殊是……林家和林家的人,窝里反,窝里斗,这样的事变看上去,也是格外的心旷神怡。 林笑微微的皱了皱眉。 现在从林古的体现来看,这家伙是摆明白不要脸了。 实在林笑也可以不要脸。 但林胤却不能不要脸。 若非是顾忌着林胤的脸面,十个林古也被林笑弄死了。 “林笑!你可要记得,你是林家的一份子,你的骨,你的血,你的命都是林家赋予的!” 林古见到林笑的神色,嘴角闪过一抹自得,他的身躯徐徐的直起来:“林家的规矩,林家门生在外所创造的一切财产的七成,都要上交家族,由家族分配。我的好侄儿,这些日子,这梵虚天阁里,怎么说也赚了几亿两银子吧?乖乖的拿出来吧,交给大伯,由大伯上交给家族。另外,这梵虚天阁,也应该由家族接办了,你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娃娃,也是没有资格打理家族财产的,等一会家族的精英过来了,便接手这里吧。”


(欢迎点击链接免费在线阅读)


《狂神魔尊》(全1-54集完整已更新)在线完整观看【熟肉版1080P】
第3本:《无穷的使徒们》——苍之血泪


小说简介:无限使徒,无限大世界中的驻守者,维持着世界的运转与安全。他们不是自诩巨大的神明,他们只是一群志愿维持世界的生命。生命的无限性,可不是单纯的一个生命就能将其表现,孤独的个体,永久也无法解释无限的广阔。往复轮回的曾经,神话故事的原形,重新衍生而出的第九个无限大世界,不为新生的无限使徒所知晓的已往。包涵了苍蓝篇的纯白篇,展现无限使徒的真相。


内容节选: 老多数被人一招秒掉了,这些没故意识的低级恶魔仍然非常风趣,用它们那木质的身躯发出嘎吱嘎吱的扭动声向寻心等人亮出它们生锈的武器。对于这种连脑筋都没有的杂鱼,寻心等人完全没有爱好配它们玩下去,以是某把刀子在寻心和耀月脱离后飞到空中直接开大,天灾般的红莲之火自天空落下,将这片昏暗,了无生气的大地染成一片鲜红,恶魔的雄师没有一只恶魔可以大概逃走火焰的制裁。就算潜入地下,温度极高的火焰乃至将地面熔化,整片平原被赤莲烧成深达十余米的岩浆湖。生存在魔界火山附近的恶魔面临岩浆或许能逃过一劫,惋惜这只队伍中可没有这样的恶魔,纷纷在岩浆中痛楚地嚎叫,终极被岩浆烧成一团气体消散活着间。 这群恶魔的运气早已注定,而寻心这边拎着一只比自己大上数千倍的狮鹫,远远看去就像一只麻雀抓着一条鲸鱼。远远望向赤莲放火烧掉剩余恶魔以免后患,寻心将手中的狮鹫丢到地上。 “寻心,你将这只恶魔带返来做什么?看上去另有大量的电流,根本没法吃啊?”寻心这才想起来,耀月好像还有一个隐蔽的吃货属性,只不过都是背着自己偷偷兑换大量吃食,在圣杯战役中,耀月还做过临战斗前跑去烧烤摊上扫荡的活动。





《狂神魔尊》(全1-54集完整已更新)在线完整观看【熟肉版1080P】
第四章 蛋碎的声音


大夏武风盛行。


自己决斗输了,便是一种羞耻。


而林笑,不但输了决斗,连自己的未婚妻都输给了对方……这如果换做其他王侯弟子,恐怕早就掩面而逃了。


但林大少是什么人,不说他在梦中那光怪陆离的人生,单单是他本人的脸皮,就厚如城墙,面不改色的面对着江宇的讽刺。


至于江宇……也是听说了林笑病愈之后,便在这四方侯府的附近溜达,特意来羞耻林笑的。


江宇见到林笑只是悄悄的站在那边,微笑着看着自己,心中微微的恼怒,当下再度笑道:“我还听说,你林大少在苏醒过来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是谁’?四方侯爷答复的是‘你被人揍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哈哈哈哈,被人揍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啧啧啧,林大少,林世子,纵观大夏,您这但是独一份啊!真给你爹四方侯长脸呀!”


听到这一番话,不仅仅是江宇死后的人,就连这大街上的其他过往路人,都忍不出发出一声声低低的哄笑声。


输了未婚妻,被人揍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这两件事,足以让林笑再度扬名玄京,沦为陌头巷尾的笑谈。更况且‘被人揍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这句话,可是出自四方侯之口!


“完了,完了,这下林少恐怕要发飙了。”


林笑身后不远处的刘三,不由得擦了擦额头上的盗汗:“可是真打起来,林少又不是那江宇少爷对手,到时候免不得被那江宇一顿痛殴。幸亏我刘三身上还有些力气,一会把林少背归去就是,说不得四方侯爷见我身上的力气不小,肯收留我。”


见到林笑和江宇起了辩论,周围的行人也都纷纷驻足观望,脸上表露出幸灾乐祸的笑脸。


很显然,这些人见到林笑要倒霉,照旧十分开心的。


林笑的名声,在这大夏的王都玄都城中,只能用申明散乱来形容了。


林笑与江宇冲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而每一次冲突,亏损的都是林笑。


论背景,江宇的背后是净水侯,不弱于四方侯。论武力……这江宇可是五星武徒,比林笑一个平凡人,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险些每一次,林笑都被这江宇打的鼻青脸肿。


林笑在玄京普通人眼中,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纨绔,但是在王侯圈子里,他也只是一个垫底的废柴。


可偏偏,以前的林笑性子激动,稍稍的受了几句羞辱,就会掉臂一切的与对方冒死。


固然每次都被打的体无完肤,可偏偏理亏的那个,还是林笑。


“林世子,林大少爷,你是不是很想打我呀?快来打我呀!”


见到林笑不动,江宇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林笑的面前,指着林笑的鼻子大笑道。


“罢了,罢了。”


刘三对林笑算是赤胆忠心,见到林笑要倒霉,他也是极其难熬的,不住的摇头叹息,不忍再看。


不过下一刻,一件让刘三理屈词穷的事情发生了。


咔吧!


猛然间,林笑一把捉住江宇的手指,轻轻的往上一掰,这附近的众人,便听到一个令人牙酸耳麻的声音,传入耳中。


“啊——”


下一刻,清水小侯爷江宇的惨啼声,连连响起。


却是林笑一把,直接将他的食指掰断!


林笑容上带着懒散的笑容,恰似没怎么用力,江宇的身体,便一下一下的被他逼的倒在地上,不敢有丝毫的挣扎。


一根断指被林笑抓在手中,江宇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只是口中不断的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之声。


“小侯爷!”


江宇的那些侍从大惊失色,就要上前来救。


“谁敢上前?”


林笑的嘴角微微的上挑,似笑非笑的说道:“本少爷乃是大夏男爵,是贵族!你们这些狗仆从若是敢过来,本世子我就告到人皇那里去,让你们百口放逐三万里,你们信不信?”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林笑的话,声音虽然不大,但却真逼真切的传入全部人的耳中。


大夏的贵族品级森严,以奴犯主,以下犯上,轻则流放三万里,发配到边疆苦寒之地,重则满门抄斩。


林笑不仅仅是四方侯的世子,更有男爵爵位在身,若是这些奴才真的敢得罪了林笑,那么林笑完全可以将事情闹大,清水侯可不会为了几个区区的奴婢去大费周章的。


“你,你快放了小侯爷!”


这些人一下子就被林笑唬住,愣愣的不敢上前,只得在一边大呼道。


“哦?放了他?”


林笑一脚踩在江宇的脸上:“他不是让我打他吗?”


此时,周围人见状,纷纷的倒吸一口寒气,没想到通常中被江宇等人反复欺辱的林笑,竟然真的把清水侯小侯爷给打了!


而且,清水侯小侯爷堂堂一位五星武徒,在林笑的手中,竟然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周围人的表情忍不住微微的变了,若是这位横行霸道的林大世子没了这些王侯弟子的制衡,那玄京城的百姓,还有好日子过吗?


“你们这些混账,还愣在那里作甚,还不快给我打!出了事情老子给你们担着!!”


江宇也终于回过神来,但是他的断指在林笑的手中抓着,动一下便疼的直哆嗦,根本就无法还手,只得大声的叫道,让他的那些奴仆补救他。


“刘三,也少爷我看好了,谁敢动手,给我逐一记下了,到时候全家流放三万里。”


林笑头也没回,冷冷的说道。


“啊……好嘞,林少放心,这些狗奴才是谁我都记下了,他们敢动手,小人来日诰日就带一群兄弟去烧了他们故乡!”


刘三见到林笑如今生猛,一招制伏了江宇,当下也胆气十足的跳了出来,大声的嚷嚷道。


“江小侯,江少爷,你让本少爷打你了,本少爷就打了,打的你过瘾不?”


林笑一只手握着江宇的断指,一只脚踩着江宇的连带,弯下腰来,轻轻的说道。


“你这个废物偷袭我!有本领放开我,咱们单挑!”


江宇好歹也是一个五星武徒,当下忍住疼痛,大声的叫道。


“放开你,单挑?好啊。”


林笑微微的一笑,便松开了江宇的那根断指。


此时,围观的一行人忍不住嘴角微微的抖了抖。


那根食指,已经诡异的扭曲到一边,森森的白骨都戳开皮肉探了出来。


“林笑,我今日非打死你不可!”


林笑松开的同一时间,江宇猛然间从地上爬起来,抡起左拳头,便朝着林笑的脑壳砸了过来。


这一拳,因为在剧烈的疼痛之下,发作出十成十的力道。


五星武徒尽力一击,打在一个普通人的脑袋上,足以将对方的脑袋打爆!


“那林笑终究还是太年轻,他若不偷袭,怎样是江宇的对手?这林笑死在江宇的手中不算什么,可怜那位四方侯爷又要为他大动干戈,恐怕这次,就要和清水侯火拼,不死不休了。”


围观众人纷纷叹息。


四方侯在大夏威名赫赫,乃是所有布衣眼中的好汉。


可偏偏生了一个这样不堪作育,整日惹是生非的儿子。


但就在这个时候,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就见到林笑身子微微的一侧,又轻轻的一抬腿,他的膝盖,恰恰顶在了江宇的胯下。


紧接着便是一声好似鸡蛋破碎的声音响起。


噗!
很不可思议,担当过如此凄惨灾难的女孩,只有十六岁,苏醒过来后居然还能对着他微笑。她的微笑就像一颗纯净无暇的水晶,没有一丝杂质。那肤若凝脂的白皙面颊上,虽有些地方挂彩,却显得并不那么狼狈。而是更加让人恻隐,引发掩护欲。

    耀关目突然抱住她,刘琴在一旁受到惊吓,条件反射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蹭着许千川的脸,很浮夸的泪如泉涌:“太可怜了!你太可怜了,呜呜呜,我美意疼你啊!”

    许千川受了伤,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推开他。她在他怀中挣扎着,一副嫌弃的心情:“你这个人好希奇啊,放开我,你干嘛啊!”

    刘琴上前硬生生把两个人掰开,“大夫,请你自重。”

    耀关目耸耸肩,他没办法嘛。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骨科第一院草,见到心动的女孩子就是想要触碰。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摸摸后脑勺。轻咳一声,笑的时候脸颊双方的梨涡悦目至极:“千川啊,以后有什么必要我帮助的就只管说,好欠好?”

    “为什么?”他们素不相识,她会有什么需要他资助的事?

    耀关目笑容意味深长,说道:“你以后自然会来找我。”

    他冲她挤眉弄眼,不断放电。刘琴抖了一身鸡皮疙瘩,就觉得俩人对话之间不断有一条电流从耀关目的眼中滋滋滋的发出。射到许千川面前,被她淡漠的表情给打掉。

    耀关目终于离开病房,刘琴一句话憋在肚子里。她握住许千川的手,拧眉道:“这个人虽然是个医生,一看就特别的不端庄,你可万万别跟他有什么打仗。”

    她信赖刘姐的判定能力,根本没把耀关目放在眼里,她现在满脑子满是监护人——景荀之要赶来医院的事情。

    安容雪在厨房做糕点,她刚学会做一种新的抹茶蛋糕。想要做给景荀之尝尝,满心欢乐的等他从书房下楼。被放在厨房餐桌上的电话响起,她看了一眼,是个生疏号码,就自动帮他挂断了。

    景荀之彻底忙竣工作,已是下战书。他端着喝空的咖啡杯下楼,安容雪笑容满面的坐在餐桌前双手撑着下巴。

    “酷爱的,你看我做的新蛋糕,怎么样?”

    他瞥了一眼,笑道:“还不错。”

    “那你快来尝尝呀!”

    她用小叉子挖一块绿油油的蛋糕,刚要递到他嘴边,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再一次响起。

    俩人的留意力全部被吸引过去,景荀之皱眉,看到是第二次打来的未接来电。他拿起手机,接听。电话那头,是个陌生的女人,说他的孩子住院了,环境很危机。

    他拧眉,迟疑半晌,直接挂断。

    安容雪好奇的审察他端倪之间摇晃不定的感情,问:“怎么了?我看到是陌生电话就给你挂断一次,没延长什么紧张的事情吧?”

    他放动手机,太息:“没事,是个诱骗电话。”

    他年龄轻轻,二十六岁,哪来的孩子?

    安容雪坐到他身边,挖一块抹茶蛋糕送进他嘴里,问好不好吃。景荀之品着味道,微微而笑颔首,刚要说话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动机,他站起来,又重新拨打那个陌生电话。

    “你刚才说我孩子住院了,她在哪家医院?我现在立即赶过去。”

    他连好不好吃都没有回应她,疾步上楼易服服。仓促的脚步声令安容雪情绪紊乱,摸不着头脑。

    他来不及穿外衣,搭在手臂上。抓起门口的车钥匙,开门之后,又折回厨房跟她讲:“应该是许千川住院了。”

    安容雪敏捷站起家,“那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好。”

    许千川离开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她等的就是这一刻。等他找到许千川的蛛丝马迹时,不会将她护在身后。而是坦然的让她跟他一同出现在许千川面前,没有遮掩蔽掩,没有顾及。这阐明他相信她以后再也不会欺凌许千川,相信她以后两个人能够友爱相处。

    但是看到他因为许千川住院迫不及待告急的样子,她不免还是有些妒忌。但是这些天,他已经跟她坦率。他们是情侣,是未婚夫妇,应该相互信托。他相信她不会再伤害许千川,她也必须信任他不会爱上许千川。

    端正晚间放工高峰期,路上堵得水泄不通。他一起踩着油门,愣是闯了好几个红灯。坐在一旁副驾驶上的安容雪紧紧抓着把手,心惊肉战。

    她在一旁安慰他:“别发急,注意安全。”

    许千川入院,他怎么能不着急。一个多月不见,没想到相逢竟是医院。

    “她一定过的很不好,在表面吃了许多苦。我只要想到她孤苦孤独的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无依无靠,没有人照顾。我就心疼,小雪,你懂我的心情吗?我对她只故意疼,真的。”景荀之焦急的颠三倒四,手指泛白的抓着键盘骨节分明。

    安容雪点头,她明确,她都明白。给予他一个刚强的眼神,赛过有声的慰藉。

    一声急刹车,前面一辆三轮车和私人车发生摩擦。停在十字路口,导致四路车全部停在原地无法动弹。

    景荀之焦头烂额,狂摁喇叭,他暴怒的拍了一下方向盘说道:“就是有这么多睁眼瞎的人不看红绿灯,医院才会天天都那么忙!”

    安容雪内心泛着浓浓的醋意,他现在所有的情绪,舒畅大概不愉快都被那个女孩牵绊着。岂论嘱咐他要注意安全还是安慰他别担心,均没有效。

    她真的很想问他一句,倘若今晚入院的人是她,他也会绝不夷由的为她闯红灯,为她烦躁不安吗?

    到了医院,安容雪主动站在门口。她表示让他一个人进去,这是她身为女人的漂亮。她要给他们两个人独处的时间,以及给自己喘气的时机。她方才在车厢里,已经快被低沉的情绪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景荀之给她一个感谢的眼神,推门而入。

    一个多月不见,她瘦的下巴都快能戳破人了。许千川像一个受伤折翼的小天使,安详的睡在病床上。刘琴看到陌生人走入病房,站起身迷惑的盯着景荀之。

    他根本没有顾及到一旁还有陌生人,而是直接坐到床边。大手悄无声气的抚上她肌肤柔软的脸颊,眼中流露着外人看不懂的感情。

    终于让他找到了,这一个月,他的愧疚后悔积攒了满满同心专心窝,就将近撑不下去了。

    他现在才明白,他是真的不能失去她,绝对不能。

    她脸上受的伤,身上受的伤,均像一把把刀插在他的心脏上。这些伤痛,如果是出现在他的身上该有多好?

    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儿,那么小,怎么能蒙受得了这些伤痕。她是个女孩,未来嫁人,身上全是貌寝的伤疤陈迹那该怎么办?

    刘琴心想,这约莫就是小川的监护人吧。

    很有魅力的成熟男子,给人一种安稳可靠的感觉。为什么她会离家出走?

    景荀之还沉醉在极重的情绪中,刘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你好,我有几句话想要跟你说。现在方便谈谈么?”

    他深吸一口吻,调解情绪。规矩的笑道:“好。”

    刘琴将他领导到医院的吸烟区,递给他一根烟。他接过,没精打彩没有想抽的欲望。刘琴掐着腰吸烟,浓装艳裹,不正经的穿着让他有些敬而远之。

    她岂非是千川的朋友?千川怎么会熟悉她这样的人呢……

    她自我先容,不断有烟雾从嘴中喷出:“我叫刘琴,是这段时间照顾小川的人。”

    景荀之刚想致谢,就听她接着打断他,不客气的说道:“你不消感谢我,我也不会担当你的道谢。你是小川的监护人,是她什么人?男朋友,哥哥,还是父亲?我看都不像吧,你和小川长得不像,不大概是哥哥。刚才站在门口的女人是你女朋友吧?那你就肯定不是小川的男朋友了。我瞧你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小川怎么会是你的私生子呢。”

    刘琴繁言吝啬的说完,他回道:“她是我领养的孩子。”

    “我倒是看得出来,你很疼爱她。但是这个疼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虽然小川没有跟我提起过离家出走的详情,但是我能感觉得出来,你对她来说多么的重要。”

    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她为什么会受如此重的伤。

    “是我误会她了,一气之下将她赶出家门。”他懊恼不已的说道。

    刘琴抽完,又点燃一根。“小孩子心灵纤细,你大人办事也不分是非好坏吗。”

    他像个受教的孩子,“真的非常感谢你这段时间对千川的照顾,我——”

    “不用!”刘琴摆手,“我不需要你做什么回报,我只想知道,你爱那个女人多一点还是爱她多一点。你知不知道?小川这段时间为了变成熟,靠近成年人的世界,在酒吧打工!”

    蓦地,他的心脏紧缩成一团。景荀之瞪大双眸,就好似有人把他活生生拨开一样,一层层的剥茧抽丝,直到剩下空落落的一具身体。

    刘琴继承说:“小川有多积极想要跟上你的脚步,我都看在眼中。我可怜她,更替她觉得可悲。她喜好你,她不应该喜欢上你。她不傻,明知故问这时段没有效果的感情,还是当仁不让。既然你没有选择她,就当做从来没来过吧。小川我会照顾的很好,你放心。”

    他抓住即将离开的刘琴,“不可!”

    刘琴皱眉,转头:“你们之间已经产生莫大的鸿沟了,你不信任她,误会她。这就相称于给她的感情判予极刑,你以为你伤害她的还不敷多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