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6|回复: 0
收起左侧

电影《不老山异事免费》在线完整观看【1080p高清mp4中英字幕】迅雷资源链接下载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1 21: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 注 薇 xin 公..众..号:方元娱乐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在线观看
关 注 薇 xin ..众..号 方元娱乐
只有这三个字方元娱乐 是正确入口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
前朝太后一世寻求永生之术,后留《十二长生赋》传说于世引各方争抢。
电影《不老山异事免费》在线完整观看【1080p高清mp4中英字幕】迅雷资源链接下载
民国年间,黄庙村中李老爷一生行善却暴毙家中,头七之日,枯井生水怨鬼还魂,坊间传言其为长生之术反噬。为查原形,民间异士林道长行奇门遁甲之术,卜易经八卦之诀,不老山异事正待被揭开答案
《不老山异事 》
定档3月13日,
红白撞煞冥婚送葬,黄庙村诡事频现~
李府老爷一生行善,末了结不得善终,死不瞑目。各路人马冒充奔丧,实则各怀鬼胎。老爷头七诈尸还魂,一时间天生异象,枯井涌血,暗雷滚滚。全村上下“岚障毒”弥漫不散,丧葬纸人取缔了村中活人。
电影《不老山异事免费》在线完整观看【1080p高清mp4中英字幕】迅雷资源链接下载
民间异士林道长行奇门遁甲之术,卜易经八卦之诀,本想以毕生修为为黄庙村消灭邪魅,没想到偶然中得到听说中的长生秘术,参透了长生的奥秘。然而,没等他得到“假长生”,却先迎来了“真绝命”…
电影《不老山异事免费》在线完整观看【1080p高清mp4中英字幕】迅雷资源链接下载
别的,该片主演林道长由外型极具辨识度的演员傅天饰演,长相酷似林正英的他,也将带观众梦回“僵尸道长”期间,通过一系列的奇门遁甲之术为观众解开片中迷云。
电影《不老山异事免费》在线完整观看【1080p高清mp4中英字幕】迅雷资源链接下载
该片大量运用了天干地支、五行八卦等易经之术,“吹烟瘴”、“明朗梦“等民风常语与服化、殊效的相辅相成,更为观众打造出一场沉醉式的惊悚悬疑异事。
方朵朵哭声嚎啕,赶车的仆役都吓得满身哆嗦。

    “王妃……”

    “赶你的车!快点!否则我杀了你!”

    方朵朵失声尖叫。

    她的眼泪都流干了,一张脸上湿漉漉的,面前含糊,却执意的看着萧景玄。

    他悄悄的躺着,没有一丝气愤,好像随时都会脱离。

    方朵朵浑身的血液,都在不绝的倒流。

    她捏紧了拳头,指甲扣进肉里,她却毫无知觉。

    马车奔驰,平展的青石板路上,发出骨碌骨碌的声响,方朵朵死死的盯着萧景玄。

    只要看到他的胸口还在升沉,她便稍有轻松。

    到了王府,萧大福带领一众人早早的等候着。

    方朵朵哭红了眼睛,她拉开窗帘,正欲开口,却被一旁的赵曼柔叫道,“方朵朵!王爷呢!”

    “管家!叫御医来!”方朵朵哆嗦着声音说道。

    萧大福是个有眼力劲的,知道事变不简朴。

    他没有剖析赵曼柔的胡搅蛮缠,上前拉开车帘,顿时惊住,失声道,“王爷!”

    赵曼柔听闻不对劲,凑过来,一看到云云容貌的萧景玄,啪的一巴掌就甩在了方朵朵脸上!

    “你这个害人精!”赵曼柔说着又要一巴掌,却被人死死的捉住了手腕。

    仰面看,竟然是闪电。

    闪电将赵曼柔推开,从方朵朵手中抱走萧景玄,直奔王府。

    眼下全部仆人眼中只有萧景玄,各人呼啦啦的全散了。

    方朵朵从车上跳下来,二话不说也要往王府内里跑。

    赵曼柔伸脱手,拦住了她。

    “滚!”

    方朵朵骂道,她满眼肝火的看着赵曼柔,“好狗不挡道!赵曼柔!你如今最好给我让开!”

    她脑壳里面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有。

    唯一知道的是,假如萧景玄出了事,她也不想活了。

    赵曼柔突的笑了,她唇角的弧度逐步拉大,心情格外高深,眸色却非常的阴狠。

    “方朵朵,该滚开的人是你,这是七王府!不是你这种女人可以大概进的去的!你害了萧景玄一次又一次,脸皮怎么这么厚?这回如果不是你,他会成如许?现在成了这样,你又来假惺惺的心疼他!他萧景玄傻,我可不傻!”

    赵曼柔咄咄逼人。

    方朵朵看着她。

    她不知道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方朵朵只想推开她,掉臂统统的冲进去。

    然而很快,方朵朵便知道了,赵曼柔在打什么主意。

    她死后站了一群高大挺秀的壮汉,突然之间,上到前面来,围成一排,像是一堵丰富的墙。

    赵曼柔冲她冷冷的笑了笑,绕过那群壮汉,走进王府。

    王府的大门徐徐关上。

    方朵朵冲上去,那群壮汉无动于衷,乃至有一个出手,将她推了返来。

    对方力气很大,她个子矮小,怀着身孕,被推一下便有些晃晃悠悠。

    方朵朵退却几步,靠在王府门前的树上,才堪堪稳住体态。

    她不能就这样。

    萧景玄还不知道是什么环境,她必须得进到王府里面去。

    在王府正门口呆了一段时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见到方朵朵的模样,更是少不了对她的指辅导点。

    什么七零八落的话都能传出来。

    “这就是谁人下堂王妃啊!不就是一双眼睛一张嘴么!我当美成什么天仙呢!”

    “啧啧,七王爷的眼光,着实是大不如从前!”

    “呸!还指不定这个女人用了什么媚惑本领呢!”有人途经时,不屑的哼了声。

    立马有人接腔,“你们看到刚才那女人了没?可比这个下堂妻要悦目多了!”

    “是是是!以是说,女人利用手段,早晚会被扬弃!瞧瞧这大肚子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休了!”

    一群人哈哈哈的乐着。

    方朵朵面无表情。

    人要是倒霉了,喝口凉水都能塞牙缝。

    就由于她被休了,所以各种不靠谱的言论便甚嚣尘上。

    他们懂什么?

    什么都不懂,还屁话一堆又一堆。

    方朵朵睫毛微动。

    想到现在的萧景玄,她便再也没故意情,在这里闲站着被人围观。

    她朝着王府的后门走去。

    正门进不去,只能走后门,为了萧景玄,不要脸不要尊严又能怎么样。

    只要能够让她瞥见他,钻狗洞她也乐意。

    然而,方朵朵照旧扫兴了。

    后门同样也站了一排的挺拔大汉,甚至这群大汉比正门口的人还要多,身材还要壮。

    她远远的看着,心中升出一股绝望。

    赵曼柔太狠了。

    方朵朵蹲在后门等了会,正预备离开,却见后门从里面打开。

    不等她冲已往,两个人便被推了出来。

    定睛看去,一前一后,分别是方佑霖和荔枝。

    紧跟着,几个包袱被人扔了出来。

    荔枝气的跺脚,哭喊着冲后门叫道,“你们别太嚣张!等我回来!要你们好看!”

    方佑霖则是一脚飞起此中一个包袱,踢得老远。

    两个人都没有看见方朵朵。

    她抿了抿唇,心知他们两个,估计也是赵曼柔下令赶出来的。

    当下萧景玄成了那样,整个王府里只有她赵曼柔,可以飞扬跋扈。

    赵曼柔,她迟早要找她算账。

    可不是现在。

    方朵朵收转意神,抚着肚子,冲着他们喊,“小六!荔枝!”

    两个人齐齐转过头来,随即飞奔到她跟前。

    荔枝哭哭啼啼的抱住她,“王妃,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去那里,荔枝也去哪里!这破王府不让我们待!我们便不待!”

    方朵朵拍拍她的后背,看向方佑霖,问的却是有关于萧景玄的,“王爷怎么样了?御医来了吗?”

    “没有。”方佑霖摇了摇头,“听说宫里的御医被下了死下令,没一个敢来的,不外萧大福找了一个医生过来,听说很锋利。”

    “那就行。”方朵朵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吻。

    这回萧景岩是想要置他于死地。

    居然连御医都不让来!

    可恶!

    “他醒了没?”方朵朵睁开眼睛,一片清明,“大夫怎么说?”

    “听说箭上有毒,我们被赶出来的时间,还没有醒。”

    “哦。”

    方朵朵的心像是沉到了海底。

    冰冷的水,从四周八方涌过来,透过微小的毛孔,渗出进她的心脏。

    阵阵寒意,密密麻麻的爬上她的后背。

    眼前再次浮现出其时的场景,萧景玄的心口插着一把箭,而现在她被告知,那支箭上有毒。

    有什么毒……

    会不会要命……

    答案实在很清晰,萧景岩既然敢这么做,就不会点到为止,大动干戈之后原来只是给萧景玄挠挠痒?

    她信赖,身为天子的萧景岩,不会这么无聊!

    那么!

    萧景玄呢?

    是生还是死。

    方朵朵像是个木偶一样,呆呆的站着。

    有风灌进耳朵里,混淆着嘈杂的人声,方朵朵却什么都听不到。

    她很想知道萧景玄到底怎么样,就这么等着,实在不是办法。

    方朵朵想到了后花圃的那个狗洞。

    她忽然动起家来,奔着影象中的那个狗洞就去,方佑霖和荔枝吓坏了,跬步不离的跟在她身后。

    方朵朵很快找到了那个狗洞。

    惋惜的是,狗洞被人给堵上了。

    就连石头都是新的,看来是刚堵上没多久。

    方朵朵靠在墙上,以手捂住脸,模样凄切。

    方佑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拽住她的手腕便往外拖,“姐!我们不在这里了!入夜了!我们找个地方住去!”

    “放手!”方朵朵冲他大吼一声。

    方佑霖吓得手一哆嗦,让方朵朵捡了个清闲。

    她抽出手,冲到一旁,然后便开始用手刨那个狗洞。

    一下,又一下。

    方佑霖和荔枝眼睛都红了。

    从前的时候,方朵朵那嚣张又自得的模样,看着就欠揍。

    尤其是仗着萧景玄,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臭品德,简直让人愤怒不已。

    可现在看到她颓然如灰,他们却又吊唁那个斗志昂扬、东风得意的她。

    新填上的狗洞,不但用了新石头,还混合了土泥,粘得非常牢固。

    方朵朵力气不敷,捅了几下,纹丝不动。

    她便更加用力,红着脸,梗着脖子,像是一头发飙的小兽。

    结实的土壤,不会因此就有丝毫松动。

    方朵朵的指甲都破了,鲜血流出来,混合着泥土,触目惊心。

    “姐!”

    方佑霖心疼坏了,走过去将她抱起来,任由方朵朵拍打都不松手。

    他从袖口里拿出一块手帕,细致替她擦拭手指。

    手帕她认得,是之前她给他的。

    方朵朵眼眶又烫又酸,她好累,终于无力的靠在方佑霖怀中,昏了过去。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身边还是方佑霖。

    表面天色大亮,她恍模糊惚,似乎睡了一天?

    “喝水吗?”

    方佑霖扣问,荔枝缄默沉静的递过来水。

    方朵朵抿了口水,开口时声音沙哑,“萧景玄怎么样了?”

    方佑霖点了颔首,“听说救回来一条命。”

    “我想去看他。”方朵朵松了口气。

    方佑霖低声拒绝,“恐怕不可,你进不去。”

    “我去求她!”方朵朵眼神刚强,“我去求赵曼柔。”

    从某种水平上来说,萧景玄和方朵朵是一类人。

    他们做了决定之后,便再也不会容易改变。

    方朵朵说到做到,在堆栈里吃了饭,她便又去了七王府。

    七王府门口还是站了一排壮汉,方朵朵还未上前,一群大汉便对她怒目而视。

    她缩了缩脖子,又鼓起勇气,走近之后,朗声说道,“叫你们的侧王妃出来,我有事要找她。”

    大汉们大概是得了吩咐,没有驱赶她,立马就去转达。

    不多时,王府大门打开。

    赵曼柔施施然从里面走出来,她扭着身子,手中拿着一团蒲扇,眼睛里更是风情流转。

    “听说你要求我?怎么求?求人的态度总得拿出来吧?”赵曼柔阴阳怪气的哼哼。

    方朵朵看了她一眼,咬牙扑通一声跪下。

    “我求你,让我见一眼萧景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