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4|回复: 0
收起左侧

《语义错误在线》完整观看(手机加长版)【1280P蓝光中字】分享已更新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1 21: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 注 薇 xin 公..众..号:方元娱乐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在线观看
关 注 薇 xin ..众..号 方元娱乐
只有这三个字方元娱乐 是正确入口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

《语义错误》终于完结了,末了一集,也太甜了吧!不停追《语义错误》到如今,始终以为这部剧是本年最强,短短8集,劳绩了一大堆好评,无论从演员颜值、演技、剧情、节奏等各方面来说,这部剧都是今年最强的一部剧啦!说真的太爱这部剧了!








一开始只是由一个小小的误会,导致艺术学院的学霸张宰英,跟信息工程学院的学霸尚宇杠上了,两个人原来也没什么交集,井水不犯河水,由于互助的一个作业,宰英从来没有到场过讨论,就被尚宇列为了“搭便车”的学长。








然而尚宇只是太过刻板,太过较真而已,根本没有想过跟“搭便车”为敌,但是,宰英可不会这么容易宽恕他,究竟都是因为尚宇害的他耽误结业。




《语义错误在线》完整观看(手机加长版)【1280P蓝光中字】分享已更新





于是,宰英天天就化身为“精神病学长”去激愤尚宇,尚宇有逼迫症,宰英就一直打乱他的时间节奏,尚宇真的被他激怒了!





方朵朵低着头,头顶是赵曼柔自得又痛快酣畅的笑。

    她现在有多高兴,方朵朵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

    之前有许多次,赵曼柔都被她死死的压着。

    乃至就在昨天,她在她大婚的时间,还给了她下马威。

    这份难过,像是狂野的火,早就将她的面目一新。

    现在有了这种羞耻她的时机,赵曼柔是疯了傻了才会放过。

    果不其然,她跪了好久之后,赵曼柔才开口语言。

    “我说方朵朵,你就这么一点求人的把戏?假如只是扑通一跪的话,恐怕我是不会同意的。”

    她索性找人搬了张椅子过来,就大喇喇的坐在门口。

    坐在她正对面,担当着方朵朵的大礼。

    一双绣花鞋,落入方朵朵的视野之内。

    方朵朵咬了咬牙,双手举过头顶,身子下压,结坚固实的给她磕了个头。

    “啧,方朵朵你早上没用饭吗!叩首都有气无力的!”赵曼柔又开始找茬。

    方朵朵挑眉,又老诚实实的磕了个头。

    她现在不跟赵曼柔计算,因为她没有资源。

    脑壳和冷硬的地面相碰,这一下子比之前的声音要大很多。

    可照旧不敷。

    赵曼柔翘着二郎腿,语气慵懒的像是在聊气候,“声音再大一点,我才会高兴。”

    行!

    方朵朵深深吸了一口吻,她狠狠的咬咬牙,然后用力的砸下去。

    砰的一下!

    脑袋顿时一阵晕晕乎乎,方朵朵头昏脑涨,痛得要命。

    她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的局面,非常难堪,她想要起来,下一秒却被赵曼柔踩在了后背上。

    赵曼柔一只脚死死的压着她。

    方朵朵起不来,她只能战战兢兢的趴着,下意识的用手肘撑着地面,不让肚子着地。

    赵曼柔却不依不挠。

    她用力压她,方朵朵只好侧着身子倒在地上,下一秒,赵曼柔的脚踢到了她肚子上。

    方朵朵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精密的疼痛,钻进了她的四肢百骸,紧跟着便如同翻江倒海一样,朝她席卷而来。

    疼……

    好疼……

    她捂着肚子,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赵曼柔了,蜷缩着身子便在地上滚来滚去。

    豆大的汗珠不绝的往下掉,后背却冷的发寒,鸡皮疙瘩起一身。

    赵曼柔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诺,固然你求我了,但是我还是决定,不计划让你见王爷。你快滚吧!别脏了我们家的门口!”

    她咯咯的笑着,阴狠又锋利。

    传到方朵朵的耳朵里,杀了她的激动都有。

    可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满身都在发抖,疼痛和酷寒轮替发作,她在地上滚来滚去,却苏醒的察觉到,下体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出来。

    方朵朵怕了。

    她真的好怕,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过往的行人一个个朝她看过来,他们伸动手,他们看着她,他们一个个不怀美意又淡漠暴虐。

    方朵朵知道,没人会过来救她。

    身边的几个大汉,更是面无心情。

    方朵朵打算本身撑着坐起家,然而浑身疲软,就像是被人放了气的气球,干瘪瘪的,她起不来。

    下身的疼痛越来越显着。

    方朵朵的意识也在徐徐流逝。

    她不由得自嘲,相名誉不了多久,她就会横尸陌头。

    该死的方佑霖,这个时候跑到那里去了!

    关键时候掉链子!

    方朵朵妙想天开,耳边一阵阵嘈杂,她闭上眼睛,反正也走不动了,就这么躺着吧。

    然而下一秒,却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我带你走。”

    低沉又微凉的嗓音响起,方朵朵勉力抬起眼皮,看到的居然是席煜。

    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勾住席煜的脖子,趴在他肩头,费力的道,“救我的孩子……”

    方朵朵昏了已往。

    她不知道的是,席煜带着她上了马车,直奔城外,将给他透风报信的方佑霖和荔枝,都远远的抛下了。

    方佑霖看着远去的车子,气的跺脚!

    他是喊席煜过来救命的,不是让席煜过来抢人的!

    现在席煜把方朵朵带走,他怎么办!上哪里去找她?

    烦的慌,燥得很!

    方佑霖一脚踹在一旁的大树上,粗壮的树干纹丝不动,倒是他痛的抱起来右腿,张嘴骂娘。

    另一方面,方朵朵上了马车,不出半个时候,便到了席煜的宅子。

    这里早就备好了医生和下人,马车停下,席煜抱着方朵朵下来。

    他现在很可怕。

    天青色的长袍上,全部都是血,晕染成了一大片。

    宅子里的下人见到,吓得失声尖叫。

    席煜却冷下脸,冰冷的眼神射过去,顿时全部人噤声。

    他长腿踹开房间的大门,惊得内里一众大夫齐齐站起身来,当看到他怀中抱着的方朵朵时,大夫们脸上脸色各异,犹如走马灯一样变更。

    席煜把方朵朵放在床上。

    有几缕头发丝散落下来,他伸脱手,将它们逐一的整理好,然后站直了身材,没什么感情,“救她。”

    大夫们都是博古通今,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一见到方朵朵这环境,便难为情的道,“她肚子里的孩子……”

    “能救就救。”席煜声音很岑寂。

    言下之意就是,他只要方朵朵在世,孩子无所谓。

    大夫们不敢多说什么,立刻繁忙起来。

    席煜没有出去,就靠在门上。

    他还穿着那身脏的不可的衣服,脸却白净的什么都没有。

    那双黑暗幽深的眸子,像是最亮的宝石,就那么锁定在方朵朵身上。

    她满头大汗,表情惨白,时不时的发出凄厉的喊声。

    来来每每的下人,从里面端出来,一盆又一盆的血水。

    几个大夫更是大汗淋漓,哗闹辩论,混淆在方朵朵的喊啼声里面,非常的热闹。

    席煜的脸冷的出奇,阴森的眸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涛。

    分明只是站着,但那紧绷的后背,另有他不可一世的气场,让所有人都无法视而不见。

    直到房间里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

    席煜纹丝不动的脸上,眉头微挑。

    居然活了下来?

    他还以为小家伙已经死了。

    非常的疲劳事后,方朵朵脱力睡着了,安稳的呼吸,惨白的小脸,透明衰弱的像是个纸片人。

    此中一个大夫抱着小家伙凑到席煜跟前,像个席煜看孩子。

    没曾想席煜直接骂道,“抱着他滚出去!”

    大夫们哪里敢逆了席煜的鳞,立即飞快的摒挡完毕,眨眼功夫,房间里只剩下方朵朵和他。

    他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

    明显现在爱萧景玄爱的那么辛劳,为什么还不愿脱离他?

    席煜看着她的脸入迷。

    他悔恨自己熟悉她比力晚,后悔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是萧景玄的。

    但他并不介怀,只要他喜好,他的那些洁癖,只要对方是方朵朵,便完全没有题目。

    娘亲说喜欢的可以抢过来。

    席煜早先一直不想那么做,他不想让方朵朵不开心。

    然而近来眼见了统统,看到她所履历的一切,他发现,他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了。

    无法漠然的看着她受委曲。

    无法无视她的惆怅和伤心。

    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神经。

    席煜坐不住了,他想要出手,将她据为己有。

    哪怕她内心还装着别人,哪怕她已经和别人有过孩子。

    正胡思乱想着,房门从表面被人敲响。

    席煜收回思绪,淡淡的开口,“进来。”

    来人端着一盆水,来给方朵朵换洗的。

    席煜这才想起来,方朵朵生完孩子之后,就这么躺在一片浑浊之中。

    心田起了波澜,他转过头问谁人女仆,“你出去吧,我来。”

    “煜爷……”下人惊奇无比。

    就连席煜的生存起居,都是他们一丝不苟的照顾着。

    现在她有没有听错,席煜要亲身来照顾这个床上的女人?

    “没听清晰?”席煜挑眉,常年稳定的脸上,气愤起来,竟然也格外的冷艳。

    下人摇了摇头,立刻将一盆水放在一旁,转身静静出去。

    席煜站起身,将袖子挽了起来,把毛巾泡湿了之后,他轻轻的拨开方朵朵的腿。

    那个人的女人又怎么样。

    他席煜看上的,管他萧景玄还要不要,只要他想,就能一辈子就这么让她待在身边。

    ……

    夜很深,也很浓。

    方朵朵醒来只觉得口渴无比,她睁开眼,到处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

    这是在哪里?

    房间里燃烧着一种熏香的味道,清新、不怎么刺鼻,方朵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但还是渴。

    她动了动腿。

    “醒了?”

    一只手从腰间伸过来,声音却并不是她所认识的萧景玄。

    方朵朵浑身僵硬。

    她愕然的转过头,没想下一秒,整个房间里的蜡烛却亮了。

    对面那人的表面格外清楚。

    是席煜。

    她记起来,之前发生的事变,这会一时没想起来席煜在这里躺着合不符合,只是捉住他问道,“孩子呢?”

    “很好。”席煜坐起身,将她的手摆脱开来,然后下床给她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方朵朵着实是太渴了,抓过去咕咚咕咚便喝完了。

    “还要吗?”席煜靠在床边。

    温凉的液体滑入干涸的喉咙,冒了火起了烟的喉咙,顿觉清新。

    方朵朵摇了摇头,规复了一点力气,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可只是几个动作,便起了满头的汗。

    无奈,她只好作罢。

    拳头放在身体两侧,逐步的收紧又放开,她看向一直盯着她的席煜,问,“我能看看孩子吗?”

    “睡了。”席煜说,“早产一个多月,能活下来已经很不轻易。”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就想到了赵曼柔!

    就是她害得她早产!

    这个仇她不能不报!

    “对了,萧景玄呢?他…还…好吗?”

    方朵朵拧眉,问出这句话时,整个人都是颤动着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