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6|回复: 0
收起左侧

韩剧《语义错误2022》在线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1080p高清国语】分享已完结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1 22: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 注 薇 xin 公..众..号:方元娱乐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在线观看
关 注 薇 xin ..众..号 方元娱乐
只有这三个字方元娱乐 是正确入口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

从来没想过小编在追的BL漫画《语义错误》(Semantic Error)有一天会被翻拍成网剧,我的心田着实太冲动!近来小编刷抖音时不停看到有人分享这部剧的小片断,一开始我只以为故事很认识,直到看到学长张宰英穿着一身红衣出现,我就确信是《语义错误》没错了 XD 这部剧不但在韩国影音平台Watcha登上冠军、在韩网引起热烈讨论,而且在豆瓣上取得8.8高分!



《语义错误》改编自网络同名小说,故事报告个性大相径庭的工学院视觉计划系大四生张宰英(朴栖含饰)与机器科大三生秋尚宇(朴宰灿饰)阴差阳错一起制作游戏,不测睁开一段青涩浪漫的恋情。这本小说也有制作成漫画和动画哦。

故事一开始,秋尚宇在讲堂上发表小组PPT,本来该是4个人一起完成课业,但其他人一直给诸多捏词没有做好本身的部门,末了是他独自做完PPT,以是他干脆把其他人的名字都删掉,只附上自己的名字,而此中一个从未露面的组员就是张宰英

张宰英原来计划结业后出国留学,但如今却因小组作业名字被删掉,无法顺遂拿到学分而错过留学时机。固然他积极联结秋尚宇,盼望对方改变心意,但秋尚宇果断不接电话,没想到兜兜转转下两人竟要一起互助制作游戏。而看秋尚宇不顺眼的张宰英决定要寻衅他,不仅故意穿秋尚宇最讨厌的赤色衣服在他眼前晃悠、还故意抢走秋尚宇上课时风俗坐的位子、偶然就在他面前捣乱。(爱情就是在这时间抽芽的 XD)


每次张宰英捣乱时,秋尚宇一脸无可怎样的样子真的很风趣,而且秋尚宇是一个按照既定筹划行事的人,可想而知张宰英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乃至是他的校园生存。方朵朵被萧景玄连拖带拽的带进了房间里。

    房门在死后关上。

    两个人表情都不悦目。

    方朵朵脸色通红,瞪着眼睛看他,而萧景玄也难过冷静脸,目光如电盯着她手中的包袱,像是要盯出来一个大洞穴。

    “故意思么你?”方朵朵气急败坏,不管掉臂的开口,“萧景玄我就问问你到底有没有意思!一次骗,两次骗,三次四次照旧骗,你真当我是傻子吗!”

    萧景玄被她的话气笑了,“我也想问问你有没有意思?不是要操死我吗?来吧我预备好了,求你快点动手。”

    卧槽!

    在这个时候,他还能云云不要脸,方朵朵简直无话可说。

    她咬了咬牙,眼睛看到什么,就朝着他身上砸已往。

    噼里啪啦的东西碎了一地。

    萧景玄不拦着,也不躲开,任由她任性而为。

    风雅的瓷器有落到地上的,也有砸在他身上的,他没作声,偶尔可以大概看到他俊朗的端倪微微皱了起来。

    房间里的两个人,一个冒死砸,一个安静看。

    竟然也莫名的生出几分调和。

    他们两个是宁静了,可房间外的一群小厮们瞪得眼睛都圆了。

    这也太猛烈了吧!

    没想到方公子那么瘦弱的小身子,在这种事变上居然非常勇猛啊!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人不可貌相……

    耳边的声音,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得富有节奏和韵律。

    听在萧景玄耳朵里,别有别的一种清闲。

    徐徐的,方朵朵好像也累了。

    她停了下来,萧景玄仰面看她,“累了?要不要歇一会,咱们等下再接着砸?”

    “滚!你闭嘴!”

    方朵朵没好气的骂到。

    每次她正在气头上的时候,萧景玄就会好逸恶劳的态度,随后她就会在不动声色之中被冷静的转移了话题。

    屡试不爽!

    这是他的套路!

    方朵朵很早就发现了,她没有拆穿,是由于乐意陪着他玩那些装傻的小本领。

    可这并不意味着,她的内心就是一团糟糕。

    相反,她跟块明镜似的。

    赵曼柔有身这回事,他别想乱来过去。

    靠砸东西发泄事后的方朵朵,实在累的很。

    搬起来东西,再摔到地上,简直必要力气。

    更况且,她砸了房间里险些全部能砸的。

    看着这更加散乱的房间,方朵朵的睫毛眨了眨,错开视线。

    她坐到身边最近的椅子上,单手捂住脸。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砸过瘾了,可心里还是不舒坦。

    “萧景玄,我有点累了。”她叹了口吻,说道,“这件事情,她的孩子,是真的吗?”

    口气战战兢兢,让萧景玄的眸子深了几分。

    萧景玄勾了勾唇,正要开口语言,非常不凑巧,房门从表面被人拍的砰砰直响,陪同着萧大福亘古未有的惊呼声。

    “王爷!王爷!失事了!”

    萧景玄略微皱眉的刹时,萧大福居然突破了大门,直接踉踉跄跄的到了地上,“王爷!出……出事了!”

    “说!什么事!”萧景玄条件反射的问。

    萧大福跟着他时间也不算短,一起履历的事情了,大巨细小不胜罗列,早就练就了一颗强盛又坚固的心脏。

    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如许!

    萧景玄问出声后,就专注等候着萧大福的后续。

    效果萧大福却眼神闪躲,看了看方朵朵,把嘴巴抿的更紧了。

    他这个动作,不仅萧景玄看到了,就连一旁的方朵朵都看到了。

    她讽刺的笑了笑,好整以暇的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明显只是一件小事,现在却成了两个人之间测试感情的唯一尺度。

    无声的缄默沉静,让整个房间,陷入了死一样寻常的沉寂。

    只能够闻声萧大福粗重又仓促的呼吸声。

    约莫过了两三秒钟,萧景玄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话,“走!”

    他说完率先转身,颠末萧大福的时候,甚嫡亲手把萧大福给扶了起来。

    萧大福现在恍模糊惚,心内里想的全都是那件事。

    因此,一时也无视了方朵朵,跟着萧景玄出去了。

    房门这回没有关上。

    他们头也不回的走了,方朵朵看着他的背影,一声不响,只是唇角勾的更深了几分。

    不说就不说,不表明就不解释。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

    深吸一口气,看着这顿时空旷下来的房间,方朵朵站起家,拎着包袱往外走,一出门,又是一愣。

    比之前小厮倍数更多的人,在她门前,一字排开。

    “什么意思?”方朵朵皱眉。

    其中一个看起来夺目的小厮,徐徐开口,笑着说,“方公子,王爷交接了,没有他的同意,你临时不能脱离。”

    说着,几个小厮还往前凑了凑。

    一副摆明白要和她斗争到底的刻意。

    方朵朵看看对方,又看看自己,再看看对方,最后再看下自己。

    小厮们不是很明确她什么意思,一个个盛食厉兵。

    因为刚才王爷临走时候的交代,心情非常严厉。

    这让他们也不得不认真对待起来这件事情。

    “好。”

    方朵朵的这一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面蹦出来的。

    几个月不见,萧景玄真是长本领了。

    不仅哄人的把戏越来越深,甚至就连这种不要脸的把戏,耍起来也是相称的得心应手,娴熟非常。

    前有赵曼柔,没想到眨眼这一个招数,就用在了自己身上。

    呵呵。

    锋利厉害。

    方朵朵听话的没有再往外走,她重新返回了房间。

    可看到满室内的狼藉,心里难熬的很,仿佛刚才和萧景玄的那些欠好的回想,又浮上了心头。

    她叫人来摒挡房间。

    几个小厮冲进来,也不敢抬头看她,三下五除二的整理完毕,顿时房间内焕然一新。

    方朵朵冷眼看着,完过后叫人送来了饭菜和热水。

    几个小厮嘴角一抽,惊奇于方朵朵的变革。

    究竟就在半个时候前,这位仁兄还要横冲直撞出去。

    “你们没事下去吧。”方朵朵边用饭,边吩咐道。

    她是气愤。

    但生气不应拿自己的身材发火。

    该吃吃该喝喝,该想办法想办法,不吃不喝她没那么傻。

    既然眼下离不开这里,方朵朵于是就安心的住了下来。

    她打算等相互都岑寂下来,再好好谈这件事情。

    原本以为再见到萧景玄不外是隔天的事情,谁知道,接下来三四天都没有瞥见他。

    方朵朵整天待在一间屋子里面,天天的饭菜都有人专门负责,只是萧景玄再也没出现过。

    这让她变得很浮躁,没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本日是没有见到萧景玄的第四天,方朵朵决定,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

    假如有人过来送饭,她肯定要捉住机会,扣问谁人下人,外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大概仅仅是萧景玄出了什么事情。

    邻近薄暮,又到了送饭的时候。

    方朵朵像是往常一样,在房间里等待着,她穿的整洁,面色也一如既往的没有波涛。

    唯一差别的是,她手中握着一只,不知道从那里弄来的簪子。

    万不得已的环境下,她会利用非常手段。

    盘算主意后,她会合精神,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房门。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之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的充斥在她的耳膜里。

    方朵朵从凳子上起身,蹑手蹑脚的来到房门后。

    她后背牢牢的绷着,在暗中里像是一只匍匐着,等待狩猎的豹子。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的那瞬间,方朵朵屏住了呼吸。

    那人一下子没有看到方朵朵,其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结果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方朵朵已经先一步跳出来。

    酷寒的筷子抵住了他的喉咙,小厮再也不敢乱动。

    脖子处的冰冷与寒意,如此真实。

    他的身子不由得颤动,哆嗦着嘴巴说到,“方……方公子……你有话好好说……”

    方朵朵本来也不想杀人,只不过是恐吓一下对方,现在听到他的恳求,于是说到,“萧景玄呢?叫他来叫我!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他?”

    小厮一怔,结结巴巴的说道,“王爷……王爷这段时间都不在王府里的啊!”

    “那在哪里?”方朵朵迷惑。

    她一直以为是萧景玄躲着自己,没有想到的是,他不在王府。

    不过话又说返来了,他不在王府的话,会在哪里?

    听方朵朵这么问,小厮大概明白了。

    萧景玄走的那天恰好是临近黄昏,旨意来的特殊快,而且匆忙,几乎是收到旨意后就离开了。

    短短的时间里,也难怪这位方公子不知情。

    “三天前的黄昏,王爷收到一封诏书,说是祁村出了瘟疫,让王爷行止理,所以王爷二话不说的就去了。”

    小厮说完还格外感叹了一句,“说来也是,这么伤害的事情,王爷居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就去了,真是没话说。小的听说,这次瘟疫来的猛烈,祁村现在已经是横尸遍野了,去了的人都几乎凶多吉少。”

    方朵朵原本听了瘟疫,心就已经凉了一半。

    现在又听小厮这么说,一颗心完全凉了。

    萧景玄居然一声不吭的去了那个地方!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似乎轰然坍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