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5|回复: 0
收起左侧

国产悬疑剧《猎罪图鉴》在线完整云播放(免费加长版)【1080p已更新】中字资源已完结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2 13: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 源 容易被删除……

关 住 微  信 公 众 号方元娱乐

关住后进入影院搜:片名即可在线免费完整观看+百度云网盘资源

亲测有效,赶紧关住吧~

关注《方元娱乐》,公纵号四个字为官方账号,其他都是骗人的,从此追剧不是梦~

================================

画像师可以通过眼见者口述大概监控画面,绘出犯罪怀疑人的面部肖像。男主角沈翊就是个天才画家,他有着“三岁画老”的本领,哪怕只有只言片语,他也能精准还原嫌疑人的样子。





金世佳扮演的杜城是刑警队长,刚开始他对画像师布满不屑,频频三番的寻衅,但几次案件中,沈翊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逐步的他们成了最佳搭档,共同破解谜题。




《猎罪图鉴》是单位剧,一个个出色案件中穿插着一条大主线,七年前,刑警队长雷一斐不测被杀害,其时照旧门生的沈翊偶然间为凶手提供了雷一斐的画像,间接成了帮凶。





这场意外成了沈翊心中最大的痛,七年来他自学犯罪生理学,空想成为警员,可以亲手将罪犯绳之以法,没想到的是,他刚来不久,当年的案件就有了紧张线索。




金店掳掠案



警队接到报案,一家金店被抢劫了,杜城带着人马赶到时发现这个场景很认识,七年前曾发生过一起黄金抢劫案,当年的现场和如今的现场如出一辙,警方判定两起案件的凶手是同一个人。现场还留下了嫌疑人的血迹,根据DNA比对,杜城锁定了嫌疑人穆伟。




经观察发现,穆伟是被陷害的,真凶叫楚天启。穆伟的妻子叫贺虹,他们另有一个女儿叫小安,可究竟上,小安不是穆伟亲生的,当年楚天启喜好贺虹并强奸了她,这才有了小安。




一次意外楚天启和贺虹相逢了,他看到心爱的女人和女儿被其他男子(穆伟)荼毒,就心生愤恨,于是他又抢劫了金店,并在现场留下了穆伟的血迹用来栽赃。被捕后,楚天启对恶行供认不讳,七年前和现在的抢劫都是他干的,本以为案件到此竣事了,没想到还有后续。




贺虹身份成迷





这件案子中,穆伟的老婆贺虹很希奇,起首她声称本身曾被楚天启强奸,但据楚天启所说当初两人是至心相爱,只是苦于没钱完婚,以是他才抢劫了金店,但得手以后却接洽不上贺虹了。7年后重逢时,贺虹没认出楚天启,这个人有贺虹的脸却没有她的影象,这点很可疑。




另一边沈翊画出了挟制黄金案的真凶画像,按照推测,这个人就是曾强奸贺虹的人,所以沈翊约请她来到自己的画室辨认,这时贺虹却对着墙上的画像感叹:你画我画的可真像啊,这时墙上不但有贺虹的画像,也有当年雷队案秘密女子的推测画像。

席煜没有骗她,安安简直有点发烧。


    方朵朵刚刚抱到怀中,就以为不对劲。


    看着糯米团子一样的婴儿,肌肤白嫩,黑漆漆的眼睛,由于发烧而蓄满泪水,身为娘亲的愧疚,便如潮流一样涌上来,险些将她泯没。


    “安安……”


    方朵朵低声呢喃,眼睛有些酸酸的。


    席煜在旁边冷眼看着,眉头微皱的说道,“表面冷,抱着安安进屋吧!”


    这句话提示了她。


    方朵朵手忙脚乱,再一次完全无视了追上来的萧景玄。


    看着她被席煜,单手搂着肩头,二人并排往房间里走,他的眸色微沉,心口有些克制。


    即便知道,以后陪不了她好久,可看到别的男人对她献周到,萧景玄就很想把对方打的生存不能自理。


    深冬的风吹过,他细碎的发丝飘在脸上。


    萧景玄紧了紧身上的衣裳,飞快的进了屋。


    屋子内里已经乱成一团。


    女侍们慌张皇张的跑来跑去,陪同着细碎的辩论声。


    萧景玄眉头微挑,闻声方朵朵的声音,以为是谁欺凌了她,二话不说上前往,正要替她出头,没想到,只是在关于安安尿布的题目上,起了辩论。


    他看着谁人小巧的女人,伶牙俐齿,三言两语之间,骂的女婢眼圈通红,眼泪似乎都将近不由得掉下来一样。


    在此之前,萧景玄自以为见过她的许多个样子。


    娇羞的、炸毛的、粗鲁的、可爱的、温柔的、气愤的……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做了娘亲的她,又让他的心软上了几分。


    实在女婢只不外是没有将尿布给安安铺好,方朵朵告急不已,不免就说了几句重话。


    席煜在一旁低声劝抚着。


    教导了有几句,方朵朵突然噤声,她揉了揉眉心,又将那个女婢招到跟前。


    她伸手将女婢抱住,轻轻的道,“对不起…我只是太紧张他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待在他的身边,我很畏惧他会出什么事变。其实,相比力而言,你陪着他的时间,比我陪着的更多…我刚才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女婢本来内心挺委曲的,但是面临着主子,这么软声软语的致歉,心里头的感动多于委屈。


    她不知道说什么的好,只是一个劲的颔首。


    之前忍住没有掉下来的眼泪,这会居然不听话的扑簌簌掉下来。


    两个女人抱着调解好感情,随后方朵朵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吩咐她去忙。


    女婢刚刚退下去没多大会,医生便来了。


    方朵朵立即将大夫请到大床旁边,细致的观看大夫给安安看病。


    她身子有些发软,靠在床的边沿,萧景玄离得远,席煜间隔近来。


    见她状态不佳,他伸脱手,轻轻的将方朵朵揽到怀里。


    方朵朵恍模糊惚,靠了会,视线忽然朝着萧景玄看过来,然后微怔,茫然的看向席煜。


    不多时,她推开席煜,淡淡的道了句歉仄,便朝着萧景玄走过来。


    “怎么?”萧景玄脸色如常,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方朵朵原本以为他会妒忌,会生气,或者再不济也会有小别扭小情绪,已经在心里面预备好了安慰他的话。


    然而他的反应,在她的料想之外。


    她抿了抿唇,淡淡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他是不是没有瞥见刚才的事情。


    “没事就好。”萧景玄轻轻拉过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下,发起道,“那里大夫诊断结束,我们已往看看。”


    “好。”


    大夫是席煜府上的私家大夫,医术高明,小孩子筋脉还非常纤细,着实费些功夫。


    把脉事后,大夫神色还算轻松,“不过是平凡的小儿风寒,我开个房子,先吃三贴。三贴过后,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几个人不谋而合的齐齐点头,看的大夫反而是一愣一愣的。


    他之前不停以为方朵朵是和席煜在一起的,只不过没有过门,现在又看到方朵朵在萧景玄的怀里,一时有些捉摸不透,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幸亏他到底上了年龄,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玩的格式挺多,十分懂行的没有问出口。


    大夫开完方子,席煜招来下人,让他们去药方抓药。


    因为席煜的宅子距离都城有一段距离,因此,他十分英气的往宅子里面建了个药房。


    下人去抓药,大夫临告辞前,嘱咐道,“最近几日要留意气候变革,注意保暖,天越来越冷,婴儿还小,身子骨弱,受不得一点冷气。”


    几个人又是不约而同的齐齐点头,表现受教了。


    大夫懵逼着脸拜别。


    下人们各自忙各自的,不多时,竟然只剩下席煜、方朵朵还有萧景玄。


    方朵朵坐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安安,时不时的摸一摸他的额头,时不时又将他身上的被子给盖的更加严实。


    席煜和萧景玄没有什么可说的。


    他坐在方朵朵死后,视线黏在她身上,没有挪开过。


    距离最远的是萧景玄,他抿着唇,看着两个人,没有动弹,没有言语,没有心情。


    不知过了多久,他转身走了出去。


    头有点疼。


    这个弊端从还在鬼医那边,就隐隐隐约的开始发作。


    当时他还让鬼医阿娟给他把脉确诊,想要医治除根,惋惜的是,饶是鬼医,都看不出来他有什么毛病。


    “兴许就是幽灵草的反噬。”鬼医末了如许说道。


    萧景玄嗯了一声,冷静地忍受了这么多天。


    头疼发作的越来越频仍。


    他不是没有察觉,算了下九岁那年和那个奇怪男人订立约定的月份,就在最近了。


    幽灵草的劫,他果然是逃不过吗?


    萧景玄靠在门上,疼痛让他表情惨白,即便是在这样低温的天气里,额头上都排泄了细精密密的汗。


    他牢牢闭上眼睛,忍受着折磨。


    好在最疼的也就那么一会,等阵痛过去之后,萧景玄的神智徐徐规复。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原来是之前跑去煎药的小厮。


    见到萧景玄,小厮微微颔首,没曾想被萧景玄伸手拦住,“这药换我送进去吧!”


    知道他是煜爷的客人,下人不敢怠慢,温馨提示了几句后,便将托盘递给他。


    萧景玄把药端进去,方朵朵转头见是他,短暂的愣怔之后微微一笑,“累不累?”


    他笑着摇摇头,“不累。换我来喂药吧!”


    “……好。”


    方朵朵让开位置,让萧景玄坐过去。


    她把药碗端过来,吹了吹,惹得萧景玄低声笑,“你这是不放心我么?”


    被人戳中央事,方朵朵的脸微红。


    面前的男人,是她的爱人,是她儿子的父亲,她有什么不放心的!


    “哪有!”她红着脸,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我明显是来帮你的。”


    “好。”萧景玄补了句,“你怀着他的时间,我连你都能照顾好,现在也能照顾好他。”


    就是时间好像不答应。


    方朵朵嗯了声,督促他药要趁热喂下去。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天,一小碗药就被喂完了。


    听说安安之前吃奶都费劲,本日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父亲萧景玄在这里,因此十分给体面。


    喂完了药,萧景玄把安安抱在怀里。


    固然面色很清静,可到底有多么紧张,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他的手心里都是汗,抱着小家伙的时候,根本都不敢换姿势,恐怕一个不注意,让小家伙不惬意,他嗷嗷哭了起来。


    这是他的孩子。


    身边站着的是他的女人。


    假如在几年前,有人跟他说,以后他会这么爱一个女人,会这么渴望和她多一点时间待在一起,他是绝对不会信赖的。


    现在,他开始悔恨,大概应该早点爱上她。


    那样,和她相处的时间就会久一点。


    “你别这么紧张啊!”看着他抱安安的动作,方朵朵只觉得蠢笨极了。


    她忍不住作声讽刺他,萧景玄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那眼神哀怨,惹得方朵朵又笑出声。


    萧景玄抱了一会,安安很给面子的,在他怀中睡着了。


    软软的一团,身子的体温已经不是很热。


    方朵朵吩咐,让安安躺到床上去睡。


    她指挥着萧景玄,蹑手蹑脚的抱着安安往床上放。


    “轻一点——”她用气声说道,“否则动作太大,他会醒的!”


    萧景玄了然点头,幅度更是小,堪堪把安安放好在床上,他的头疼又发作了。


    细密的汗往下滑,萧景玄立刻起家,快步往外走。


    方朵朵只顾着安安,没有注意到他。


    倒是席煜注意到,眉头微微挑了起来。


    思考半晌,他跟了出去。


    席煜跟着萧景玄,穿过走廊,过了拐角后,他叫住了他。


    “幽灵草开始反噬了?”席煜的声音很平静,听起来无情又暴虐。


    萧景玄的脚步微顿,寒凉的风吹在脸上,头疼更加深刻入骨。


    他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问,“你早就知道了?”


    席煜没有回话,只是再次重复道,“是不是开始反噬了?”


    “你有没有告诉她?”萧景玄问。


    两个人在举行着非常十分诡异的发言,谁也没有剖析对方的问题,谁都在自顾自的问出心中的迷惑。


    风沉稳的吹,两个人都宛如冰霜一样,寒凉又坚固。


    他们保有着难过的默契,四目相对,无声比力。


    半晌后,萧景玄淡淡的抿唇,“我盼望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她,就算是她要知道,我想她更乐意从我嘴里面得知。”


    “你会找她说这个?”席煜讽刺。


    萧景玄没回话,额头的痛让他筋疲力尽,他想要苏息。


    身后的席煜看出他状态的不对劲,问道,“你还有多长时间。”


    他往前走了几步,苦笑着道,“不多了。”


    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再多他都觉得不敷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