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1|回复: 0
收起左侧

古装励志美食剧《尚食在线》完整观看(加长版/无删减)【1080p高清中字】完整资源已更新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2 13: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 源 容易被删除……

关 住 微  信 公 众 号方元娱乐

关住后进入影院搜:片名即可在线免费完整观看+百度云网盘资源

亲测有效,赶紧关住吧~

关注《方元娱乐》,公纵号四个字为官方账号,其他都是骗人的,从此追剧不是梦~

================================

由芒果TV、东阳欢娱影视出品,东阳知和影视团结出品,许凯、吴谨言、王楚然、王一哲、张楠、何奉天、刘敏领衔主演,何瑞贤、王艳、练练特殊主演的古装励志美食剧《尚食》正在热播。一次优美单纯的幼年偶遇,让民间少女姚子衿(吴谨言 饰)对暗访农家的朱瞻基(许凯 饰)一见钟情,多年后成为尚食局宫女的姚子衿,以精致奇妙的饮馔之道相伴朱瞻基左右。现在剧集播出过半,朱瞻基和姚子衿之间渐渐升温的感情感动众人。今晚,《尚食》也将迎来二人的情绪新突破,带来高甜的大婚情节,推动该剧迎来新的高潮。





朱瞻基姚子衿外貌暗斗暗地撒糖 基衿CP一波三折仍心系对方





  在《尚食》已播出剧情中,不但有诸多丰富诱人的美食盛宴,另有朱瞻基姚子衿不停上演的一波三折的爱情故事。和年少的邂逅相比,通过尚食局相逢的朱瞻基和姚子衿却履历了重重危急,明显相互知晓心意,姚子衿却婉拒了张皇后盼望本身嫁给朱瞻基的要求。在向往的爱情和向往的自由眼前,姚子衿选择了自由,也更等待成为女官拥有不一样的人生格局。



不仅云云,《新倩女幽魂》端游和《尚食》的联动惊喜还有新时装。游戏里上线了《尚食》联动同款明制汉服时装,还有同款联动头饰,以后各人也可以穿着殷紫萍同款时装在游戏里当掌膳了!








自从游戏里上线美食联动玩法和殷紫萍同款时装后,玩家也在游戏里举行了自己的御厨之旅。有的玩家也换上了殷紫萍同款时装,在游戏里开心地体验起了掌勺的快乐。








有人以为《新倩女幽魂》端游中的殷紫萍和《尚食》中的殷紫萍属于宿世此生的关系,这么说确实没错,究竟剧中殷紫萍的原型就是游戏里的女医师殷紫萍,这次《新倩女幽魂》和《尚食》的梦幻联动也带来了许多兴趣,不知道你们的DNA都狠狠动了吗?

来人并没有察觉到萧景淳的纠结,一个个站定后,定定的看着他。


    萧景淳嘴角一抽。


    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他连捏词都没有想好!


    不管了!眼下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了?”萧景淳屏退左右,略微尴尬的说道。


    空旷的大殿,现在只有他们三个人,让人更加以为告急。


    偏偏那两个人的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萧景淳心中嘀咕,送走这两位祖宗,他差不多也就废了。


    方朵朵无视他的话,自顾自的行礼事后,皱着眉问道,“皇上,民妇给您致意!”


    “……”


    萧景淳瞥了眼一旁的容玄,生生受下方朵朵的这一个大礼。


    “皇上,臣给您请安!万岁万岁千万岁!”容玄道。


    “……”


    萧景淳的心田是瓦解的。


    你们两个来这里,是来消遣我的?


    “不必了,快快免礼!”萧景淳调解面部心情,淡淡说道,“你们来这里,所为何事?”


    “皇上!”方朵朵率先开口,“民妇前来,只是为了一件事,之前萧景玄的宅子,假如我没有记错,皇被骗年说的是为了萧景玄而留下来的,现如今怎么让他住了进去?他又算是什么人?”


    萧景淳嘴角抽抽,开始胡诌,“是的,这些话朕确实说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朕天然是懂得这个原理的。你先听朕说……


    这位容玄是父皇活着时间,就隐居的高人,江湖上自然是有他的传言,朕有一次机遇偶合,见到了高人,约请他来宫中做客,高人应允。”


    “那跟萧景玄的宅子有什么关系?”方朵朵不给体面,冷冷的打断他。


    萧景淳被扫了面子,轻声咳嗽道,“嗯,之前确实没有什么关系,厥后这位高人来到宫中,给朕指出了几条明路。


    朕为了表达感谢,就说允许他三件事,因此,这一不警惕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


    方朵朵无语的道,“他提出要住进去谁人宅子?”


    “正是!”萧景淳内心暗暗为自己的机警点赞,面上却装的一脸无辜,“你也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朕…这也是没有办法。


    不外你放心,他只是暂住的,宅子照旧我七皇兄的。一旦我七皇兄返来,容玄也答应朕,就会立即脱离。”


    萧景淳说完,朝着容玄看了眼。


    谁知道容玄的眼光压根没甩他,从进门到如今,不停黏在方朵朵身上。


    得。


    就当他是个透明人吧。


    听完萧景淳的话,方朵朵呵呵笑,“难不成主子回来,他还要雀占鸠巢吗?”


    萧景淳讪讪的抹了抹额头的汗,见这件事变似乎是圆已往了,心中静静松了口吻。


    全程容玄只是悄悄的看着,一声不响。


    现如今见事情明朗了,他才朝着方朵朵挑了挑眉,“弄明确了?”


    方朵朵看也不看他,只是恭敬的对萧景淳行了礼,“不打搅皇上了,民妇告退。”


    说完话,也不等萧景淳回应,自顾自的往外走。


    容玄皱眉,这女人,怎么这么个性?


    他对萧景淳微微颔首,转身飞快跟上。


    短短的路途,方朵朵想了很多。


    她不是肯定要让萧景淳为难,只是来听一听表明。


    方朵朵只是不希望……


    不希望全部的人都忘记了他,忘记了他们之间的答应和约定,却唯独她一个人记得。


    这种感觉,就好像萧景玄只是她的一个梦而已。


    现在证实了,萧景玄是真实存在过的,她便像是找到了一个,继承服从下去的来由。


    至于宅子,有人住好歹显得有气愤,不是吗?


    方朵朵安慰自己。


    一起缄默沉静的从皇宫出来,出了宫门,她没有乘坐马车,而是继续闷头往前走。


    容玄在死后叫她,“过来坐车!”


    方朵朵充耳未闻。


    容玄皱眉,难言的感情涌上心头,脚步不受控制的朝她追上。


    他捉住她的胳膊,微微用力。


    方朵朵被迫停下来,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他,“做什么?”


    她眉眼微冷,口气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凉。


    容玄黑暗的眸底,微微一动,下一秒却笑了。


    他倾身下来,捏住她的下巴,“怎么不高兴?不就是一座宅子吗?你要是担心的话,不如就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如许你天天看着我,我也不会在他的宅子里横行霸道!”


    “你敢在内里瞎搅,我剁了你!”她咬牙,嫌恶的把他的手推开,“别的,我告诫你,别对我动手动脚的,我看你年龄轻轻,应该是还没结婚,难不成你对人|妻这么感爱好?”


    “人|妻?”容玄手收回来,面色微变,“你不是被休了吗?”


    “我被休还是不被休,都不大概和你有什么故事。”方朵朵退后一步,拉开两个人之间的间隔,微微颔首,“你不是我的菜。”


    她的小手在他坚固的胸膛戳了戳,微微挑眉,那容貌自得又寻衅,“听明白了吗?”


    容玄看着她的动作,不由得想笑,“不是你的菜,那叨教姑娘,我是你的肉吗?”


    “……”


    方朵朵由于这个答复,短暂的懵逼了。


    她嘴角微抽,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察觉到容玄的大手,触碰在她的手背上,方朵朵敏捷收回,嘻嘻一笑,冲他挥了挥手,转身大阔步的往前走。


    从远处驶来一辆马车,她脚步微顿,然后坐上马车,飞快的消散在视野里。


    容玄被留在身后,不知道站了多久。


    …


    方朵朵上了马车,见到了席煜。


    原来他刚从皇宫里面办完事,出来就见到方朵朵和容玄。


    “那是谁?”席煜皱眉问道,眉宇之间,有些许的不悦。


    方朵朵了然的瘪瘪嘴,“一个贱男!”


    “……”席煜嗯了声,“既然如此,以后少和他打仗吧,你的安全最为紧张。”


    “那是固然!”方朵朵肯定的道,“见到他整个民气情都欠好了!下次再让我见到,我一定找人打得他生存不能自理!”


    她恶狠狠地说道。


    席煜抿了抿唇,颔首将她拉到怀中。


    方朵朵微微一怔,不解的看他。


    没曾想他一言不发,只是将手盖在她的眼睛上面,微凉的嗓音,淡淡的压过来,“睡会吧。比及了我叫你。”


    “好。”被他这么提示,方朵朵才觉得困意翻涌。


    席煜的度量,大概是除了萧景玄之外,她唯一可以大概风俗的。


    她没有忘记,在那半年里,是他,一直冷静地保卫在她的身边。


    任由她哭,任由她闹,到末了当她筋疲力尽,就是他,温柔的将她抱起,放到床上。


    他陪着她,没有怨言,每一个细节都做得很好。


    方朵朵曾经一度寻死过。


    因为担心她,席煜连续几天都未曾合过眼,最后累的晕倒在她面前。


    方朵朵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对她做的统统,她都知道,也都看在眼里。


    但是…


    爱情不是怜悯,不是感激。


    如果她不是因为喜好,而是因为别的什么,和席煜在一起,那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欺侮。


    方朵朵闭上眼睛,轻轻的靠在他的怀里。


    清新的香气扑鼻,让她感到格外安心。


    席煜外表很冷,但内心却很温柔,温柔到方朵朵时不时的就会想,如果先遇见的人是席煜,她还会爱上萧景玄吗?


    这种假设,没有任何意义。


    马车行驶的很稳,席煜的怀抱很暖和,天色将黑之际,他们回到了宅子里。


    天涯的云朵,在斜阳照耀下,宛如镶嵌了一圈的金边,壮丽又华贵。


    闻声了马车声响,院子里面跑出来一个小团子,二话不说的抱住方朵朵的大腿,“娘亲!娘亲!你总算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方朵朵无语,将安安这个大腿挂件揪下来,“娘亲也想你,本日有没有乖乖的?”


    她版蹲下身,揉了揉他的头发。


    安安帅气的小脸上写满了讨好,“安安很乖,今天特别乖。”


    方朵朵瞥了眼身后的女侍,女婢立刻点头,诚实的交接,“小少爷今天看了一天的书,还特意画了幅画给您。”


    “给我看看吧!”她拉着安安的小手,并肩往书房里走。


    席煜在身后,唇角微微上扬,情不自禁的跟过去。


    安安很喜欢席煜,余光扫见他之后,立刻笑哈哈的跑过来,拉过他的手,“煜爷也和我们一起去!”


    方朵朵笑的辉煌光耀,“好啊!”


    安安的画不能算是上品,不过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这已经很难过了。


    方朵朵装模作样的夸奖了两句后,恰好到了晚饭的点,不意吃晚饭的时候,安安却提出一个要求。


    说想去都城逛逛。


    方朵朵凝眉,她有点担心,安安生性生动好动,跟她小时候险些如出一辙。


    京城那么大的地方,她真的畏惧会把他弄丢。


    可面临着乖巧懂事的安安,他唯一的哀求,她反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最后还是席煜开口应下,“好,安安想去京城的话,来日诰日就跟着我一起去吧,正好让你看看我们家的财产。”


    “好好好!”安安的请求被答应,高兴的简直一蹦三尺高。


    方朵朵闻言,却眸色微动。


    席煜要带安安去看产业…说真的,席煜家大业大,她真是害怕会吓到安安。


    “那我明天也和你们一起去吧!”方朵朵最后说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