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7|回复: 0
收起左侧

国产剧《相逢时节免费》在线完整观看(全1-38集超前点播)【1080P高清】熟肉已完结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2 13: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 源 容易被删除……

关 住 微  信 公 众 号方元娱乐

关住后进入影院搜:片名即可在线免费完整观看+百度云网盘资源

亲测有效,赶紧关住吧~

关注《方元娱乐》,公纵号四个字为官方账号,其他都是骗人的,从此追剧不是梦~

================================

观众对于《邂逅时节》的质疑,让《开端》是否烂尾的争议,都显得没那么犀利。
创作团队、演员阵容、剧集议题等等前期利好元素,让《相逢时节》拿到了近乎“王炸的脚本”。但从播出开始,这个“王炸剧本”就没有得到预期般的市场反馈,纵然有一种声音表现中午阳光的剧集是“慢热型”——开局慢热,盘子铺的大,循规蹈矩、娓娓道来,但播出过半,《相逢时节》依然没有摆脱口碑危急,“狗血”、“扫兴”、“重复”等字眼遍布剧集的相干批评。
国产剧《相逢时节免费》在线完整观看(全1-38集超前点播)【1080P高清】熟肉已完结
豆瓣评论
坦率说,二十多集追更下来,《相逢时节》中不少演员照旧贡献了精深的演技,尤其是一些老戏骨和演技派的体现,不少局面、情节的处置处罚,都布满细节且令人印象深刻。
但略显心伤之处也在于,演员努力演绎之下,依然没有掩饰《相逢时节》故事单薄,故事自己没有摆脱国产剧对于家庭、婚姻、中年群体刻画时常用的各种“狗血”情节牢笼的底色。
看看《相逢时节》里为各位脚色安排了怎样的戏码。
男主简宏成(雷佳音 饰)与女主宁宥(袁泉 饰)有家庭的世仇,爱而不得,二大家到中年纷纷面对婚姻危机,前者固然仳离但时不时碰到前妻的“出状态”,后者遭遇丈夫出轨,费劲心力维持的同床异梦的婚姻终极走向尽头,只是,即使婚姻走到终点,宁宥还是志愿为资助由于贪污受贿入狱的丈夫出一份力。别的,围绕男主简宏成的另有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和因为厂子谋划、全部权纠纷所引发的一系列辩论之下的姐弟抵牾。
《相逢时节》简宏成(雷佳音 饰)和宁宥(袁泉 饰)
这此中,又不乏原配与小三的多次比武,昔日情人再次相逢,两家人再次有交集所带来的猛烈性冲突情节,高潮点可谓相称麋集。

虽然换了故事报告,但与别的聚焦中年群体的国产家庭剧相比,相关元素还是似曾相识,还是为《相逢时节》添上了“狗血”的色彩。

  容玄的心情略微一僵。

    见他那副傻样,估计是被她吓到了,方朵朵自得洋洋,深藏功与名的转过身。

    叫你跟我斗。

    分分钟教你重新做人!

    她心情不错,乃至翘起了二郎腿,坐在旁边的席煜瞥了眼,沉静的眸子没有波涛。

    只是下一秒突然问道,“你上午做什么了?”

    方朵朵张了张嘴,正要脱口而出的话,顿了顿,说道,“没有做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本能的遮盖了和容玄一起。

    席煜和容玄,两个人虽然没有明说,可一晤面就针锋相对。

    说真的,她挺担心他们两个会打起来。

    制止添枝加叶,还是什么都不要说得好。

    近来席煜对她的占据欲,猛烈的让她不知所措,她不想惹得他不高兴。

    席煜问完之后,没有执着于答案的真实性,认真看戏了。

    正巧戏台子上已经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

    施初微点的是一台《孔雀东南飞》。

    当初方朵朵还学过这篇课文。

    用普通的话概括来说,就是神坑婆婆各种刁难儿媳,儿媳受不了恶气,怒而离婚,离婚后儿媳发现了新天下,求婚者继续不绝,甚至被富二代官二代看上,求娶结婚,得知消息的儿子伤心欲绝,儿子拉着儿媳私奔到鬼域,末了神坑婆婆勇拿双杀的故事。

    戏台子上的儿子和儿媳,如今正演到你侬我侬之际。

    方朵朵看得津津有味,却总以为,似乎那里还有一道视线落到她身上。

    不大概是容玄。

    容玄看她的眼光,挑逗又优雅,像是一个十足的雅痞。

    可现在她所蒙受的这一道,反而多的是反面睦的恶意。

    因此才更觉得希奇。

    方朵朵坐不住的随处看来看去,没有搜刮到,有些悻悻的。

    她的活动,席煜不停都有注意。

    见她猴一样的乱动,不由得道,“哪里不惬意?”

    “没!”她摇摇头,“没有。”

    “好。”

    转转头看戏,方朵朵仍然觉得心神不宁。

    换成是任何一个人,被盯得满身毛骨矗立,都会坐不住。

    她皱着眉,凝思留意,正巧此刻戏台子上,演到了儿媳妇离婚的时间。

    除了有主演男女主还有恶毒婆婆之外,还多出来一个女人,谁人女人帮助女主摒挡东西。

    方朵朵的视线锁定在她身上。

    越看越觉得眼熟。

    她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等那个女人转过脸来,方朵朵的心顿时一惊。

    居然是赵曼柔!

    其时赵曼柔不知所踪,方朵朵没有在意。

    厥后萧景玄出了事变,她沉醉在伤心之中无法自拔,对于赵曼柔,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一个以为已经死了,大概不存在的人,忽然出现在面前。

    心田有些复杂。

    复杂到接下来的剧情,她都没有怎么看。

    方朵朵想不通,赵曼柔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偶合,还是因为知道她要来这里?

    假如是前者,那天然不消担心什么。

    如果是后者,她又会做什么,是不是预备了什么后手在等着她?

    方朵朵三年来,还未有一次,像是现在如许谨慎其事的认真。

    脑海中正逐一推测各种可能性,一只微凉的大手伸了过来,将她的手握住。

    她回神看向席煜,他没有看她,却说道,“不用怕,有我在。”

    方朵朵不测的挑挑眉,心说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后来的演出中,赵曼柔没有再出现。

    方朵朵漫不经心的看完了戏曲,计划散场后去背景看看。

    她要证明一下,到底有没有赵曼柔,是不是她眼睛花看错了。

    纳兰雪和施初微正坐一起聊着天,方朵朵站起家,正大步往前走,又被一股力道给扯了归去。

    没站稳,落进了席煜的怀里

    微凉的嗓音,重新顶上传了过来,席煜问道,“发急去哪里?”

    她狂奔的方向,有容玄。

    “我要去后台看看。”方朵朵道,“好像是见到了一个熟人。”

    “我陪你去。”席煜说道。

    还不等两个人动作,就闻声有人的议论纷纷声。

    方朵朵略感意外的看已往,见到一个穿着戏服的女子,低着头,一起小跑的到了施初微跟前。

    周边的侍卫一看这架势,立即就要将施初微护住。

    只闻霎时间,拔剑声充斥耳膜,陪同着的还有女人痛楚的惨啼声!

    竟是一个侍卫,见她将近冲上前往,直接一脚踹到了她的肚子上,女人的身材随之落地,像是破裂的玩偶。

    她趴在地上,仍旧匍匐着抬起头,似乎是要挣扎。

    方朵朵认出来,女人是赵曼柔。

    用不着她去后台了,居然本身出来。

    只不外,她现在有点看不懂赵曼柔的戏,这是要做什么?

    捏着她掌心的手,徐徐的紧了紧,方朵朵看了眼席煜,见他脸色如常,即将转回头,又意外的看到了容玄。

    他什么时候到身边的?

    间隔她很近,只有一臂的距离,察觉到她的视线,居然还有脸冲她笑了笑。

    ……

    精神病。

    眼下他不是重点,跌在地上的赵曼柔开始哭诉,将她的留意力完全吸引过去。

    “皇后娘娘!请你帮帮我!”赵曼柔哭的非常伤心,如果不是知道她从前做过的那些事情,就连方朵朵都要被她高超的演技给征服了。

    看来,这三年来,她没有什么上进,反倒是赵曼柔,撒谎哄人的功力大为精进。

    据赵曼柔所说,当初三年前,萧景玄举兵反抗之后,他们就失去了接洽。

    后来传出来萧景玄去世的消息,赵曼柔曾经想用自己侧王妃的身份,寻求皇室的保护,但是她见不得人。

    她本来是梁安帝的赵贵妃,后来和萧景岩做生意业务,才成为萧景玄的女人。

    萧景玄一死,她顿时变得无依无靠,就连赵家都和她断绝关系。

    万般无奈之下,只有参加戏班,想要维持生存。

    赵曼柔哭哭啼啼,声音哽咽,讲的故事又是云云凄切崎岖,在场不知情的人,依然有人唏嘘不止。

    方朵朵无动于衷,冷冷的看着她。

    在她看来,赵曼柔够擅自够无耻,简直一遍遍革新她的底线。

    为了和萧景玄在一起,不吝和别的人一起计划萧景玄。

    和萧景玄在一起的时候,不但不知道洁身自好,还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甚至是在萧景玄去世之后,她还妄图用萧景玄的名义,来获得长处。

    从开始到最后,方朵朵着实想不到,这个女人,除了给萧景玄带来贫苦,还带来了什么?

    岂非说,伤害他,同样是她爱的表现?

    “我没什么可以帮你的。”施初微看了眼方朵朵,冷冷的道。

    纳兰雪之前就看不惯赵曼柔,后来才知道,赵曼柔居然又成了萧景玄的侧王妃,内心鄙夷的不得了。

    现在看她一副崎岖潦倒的容貌,少不了讽刺几句,“要不怎么说,做人别做亏心事!做了坏事,早晚要有报应,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两个人的话,让赵曼柔的表情变得非常丢脸。

    她咬咬牙,不甘心的道,“再怎么说,虽然七王爷不在了,可我到底为他生下了唯一的儿子,就算我百般错万般错,孩子是无辜的,孩子的身体里流的是皇家的血脉,皇后娘娘,难道您认真要让皇家子孙漂泊在外吗?”

    经她这么提示,施初微皱了皱眉,有些意外的看着方朵朵。

    方朵朵知道,她意外的是赵曼柔居然怀了萧景玄的孩子。

    然而这件事,说来话长,萧景玄不在,没有办法确认,甚至没有抓到证据。

    就算抓到了证据,当下人这么多,赵曼柔给萧景玄戴绿帽子的事情,她怎么能说出来。

    那可是她的萧景玄,护着都来不及。

    方朵朵抿了抿唇,冲着施初微点了颔首。

    “你跟我来。”半晌后,在众人瞩目之中,施初微沉声说道。

    她带着一行人敏捷脱离,赵曼柔闻言,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亦步亦趋的跟上去。

    事关庞大,方朵朵必须在场。

    他们到了施初微的房间里,房门关上,房内的光线,此刻略显惨淡。

    叫人来掌灯后,施初微让赵曼柔把孩子带上来看看。

    赵曼柔哪里敢怠慢,立即带着两个侍卫出去了。

    前脚刚走,后脚纳兰雪就不高兴的道,“怎么回事?她居然怀了孩子?”

    方朵朵抿唇,“看看再说。”

    在场的除了她和施初微二人,还有席煜,甚至都有容玄。

    这种环境,跟他有什么关系,他来做什么?

    方朵朵视线停在他的身上,这回容玄没有注意,整个人都神游开外,似乎在琢磨事情。

    过了约莫半刻钟,赵曼柔又返来了,死后跟着个男孩。

    那男孩长得十分平凡,眼睛有点像赵曼柔,除此之外,五官和萧景玄,更是没有一点相像的。

    施初微和纳兰雪,满眼迷惑。

    而席煜和容玄的神色,竟然是出乎料想的清静。

    赵曼柔让小男孩跪下,那男孩看起来胆量很小,讷讷的行了礼之后,一直告急兮兮的站在赵曼柔旁边。

    男孩不过三岁出头,和安安差不多大。

    赵曼柔不厌其烦的提及过的苦日子,多是夸大孩子有多可怜。

    纳兰雪听着听着就笑了,她打断赵曼柔,“你说这是七皇兄唯一的子嗣?”

    赵曼柔不明以是,可看到方朵朵,仍旧自大无比的挺直腰背,“固然!”

    她记得方朵朵的孩子是流产的。

    纳兰雪够饿了勾唇,“那不如把安安叫出来?”

    方朵朵没意见,正要走出去的时候,容玄却站起身道,“我去喊他过来。”

    “……”虽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席煜抓着她的手,显着的意思是不想让她去。

    方朵朵便应允了。

    很快,容玄回来,身边带着安安。

    赵曼柔在看到安安那张小脸的时候,狠狠的震动道,“不!他!他是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