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81|回复: 0
收起左侧

韩剧2022《语义错误百度云》(全8集/免费共享)网盘资源【HD1080p高清版】完整资源已分享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3 14: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 源 容易被删除……

关 住 微  信 公 众 号方元娱乐

关住后进入影院搜:片名即可在线免费完整观看+百度云网盘资源

亲测有效,赶紧关住吧~

关注《方元娱乐》,公纵号四个字为官方账号,其他都是骗人的,从此追剧不是梦~

================================

《语义错误免费在线观看》《语义错误独家泄漏版》《语义错误超前点播免费完备版》
《语义错误百度云网盘资源》《语义错误全集在线观看》《语义错误免费观看全集》
《语义错误在线观看高清版》《语义错误手机播放完整版》《语义错误迅雷资源下载》
《语义错误》改编自韩国的人气BL小说,除了网剧外另有小说、漫画版本,无论哪个版本,张宰英(朴栖含饰)和秋尚宇(朴宰灿饰)都是「不打不相识」:
即将结业的张宰英早早安排好了出国留学,只差两学分就能顺遂毕业,于是他挂名在秋尚宇的讨论小组里,盼望出工不着力地混够学分,谁知性格固执的秋尚宇不给学长体面,反而向传授告发了学长。张宰英未能按时毕业,失去了留学时机,于是费经心机「抨击」秋尚宇,一对儿欢乐冤家的故事就此睁开,
对比剧集和漫画就会发现,剧版的人物形象更增强化脚色身上的标签:在漫画里秋尚宇只是一个性格刻板、不通情面油滑的人,剧版则为他增加了步伐员学霸的属性,还会拿程序员都穿格子衫这种万大哥梗来讥讽。
而漫画里的张宰英只是一个得过且过的大门生,剧版里的张宰英则有着放荡不羁的艺术家特质,二人的反差在剧集里更为显着。换句话说,剧集更强化的是「人设」,而不是「人物」。

韩剧2022《语义错误百度云》(全8集/免费共享)网盘资源【HD1080p高清版】完整资源已分享

现在「人设」与「人物」常常被等量齐观,但实在二者的区别照旧很明显的:看看在特定情境下,角色所做出的反应,是依据他的设定所做的还是依据真实的人性所做的就能判定出来。
秋尚宇天天都在固定的时间坐在固定的座位上做固定的事,因而会被张宰英跟踪,张宰英穿上他最讨厌的赤色外衣坐在他身边就能让他心神不安——这都是「人设」,而不是「人物」,假如放在实际逻辑里看就会显得比力稚子。
模式化的BL不免会有以「人设」代替「人物」的倾向,但也不是一定云云,客岁日本拍摄的BL剧《漂亮的他》就描画出了人物的深度,两位主人公清居奏宁静良一成各自带有丰富人性,而不但仅是作为功能性的「攻」与「受」而存在的。

韩剧2022《语义错误百度云》(全8集/免费共享)网盘资源【HD1080p高清版】完整资源已分享

相比之下,《语义错误》就都显得比较掉队,不仅落伍于有文艺气质的同性恋题材作品,也落后于《美丽的他》这种同属BL题材的作品。
好比不停寻求秋尚宇的柳智爱这个女副角色,现实上是BL文学中的一种传统配角,这种角色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本身来衬托两位男主间的深厚爱情,俗称「炮灰」。
由于这种「炮灰」角色有贬低女性的怀疑,以是争议越来越大,「炮灰」是不是就是贬低女性姑且岂论,从《语义错误》的角色设置中就能看出它的叙事是比较守旧的。
果然在末了一集真情告白的时候,做攻的张宰英拿出了那句百战百胜的告白金句:「不是你就不可,现在我的心就是如此。」——实际上这句话是古早BL中的常用句式:「我才不是同性恋,我只是喜好的人刚巧是男生」的变形。

韩剧2022《语义错误百度云》(全8集/免费共享)网盘资源【HD1080p高清版】完整资源已分享

此前,秋尚宇在发现自己喜欢张宰英后非常的抵牾和抵触,还在网上搜刮「荷尔蒙非常」等信息,阐明他对自己的性取向认知并不是同性恋;在倒数第二集里和张宰英接吻后他又错愕地逃脱,直到最后他自我认知里的矛盾都没有办理。
因此张宰英的告白实际上是在安慰他(以及观众),他并不是同性恋,他只是喜欢的对象可巧是男子。说白了,就是用爱情的神话来掩藏性别认知的矛盾,从而到达幸福的了局。

韩剧2022《语义错误百度云》(全8集/免费共享)网盘资源【HD1080p高清版】完整资源已分享

这完善契合了日本文化学者,《BL进化论》一书的作者沟口彰子所观察到的征象:以直女为重要目的读者的BL文学,实际上蕴含着恐同生理。
没有履历过人事的人,闻声腿酸不会乱想。

    经历过人事的人,很快就浮想联翩。

    容玄的脸在一秒之中,立即变更了颜色。

    他盯着席煜,又盯着方朵朵问,“到底怎么回事?”

    那里是腿酸?分明是来了大姨妈好吗!她肚子疼啊!

    方朵朵想说真话,眨巴眨巴眼,因为容玄如今的心情,着实可骇。

    仿佛只要她敢说是,他就能立刻冲上来掐着她的脖子,把她的头拧掉。

    她张了张嘴,余光扫见了席煜,想到昨天晚上,一直缄默沉静寡言的他,居然无声落泪,顿时又心软了。

    夹在两个人之间,好为难啊。

    关键是,她还丢失了从前的影象,要是可以大概把统统都想起来,接洽了来龙去脉,那她天然而然的能做出精确的选择。

    而不是像现在如许,摇晃不定。

    算了。

    席煜对她很好,而且两个人如今是拜过天地的夫妻,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她都应该帮着席煜。

    于是她深吸口吻,伸手接过席煜送过来的早饭,放下车帘之前,对容玄道,“我的事变自然会有席煜上心,就不消容公子在意了。”

    容公子?

    她挺好的,简简朴单一个称谓,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定位的死死的。

    容玄似笑非笑的半眯起眼睛,眼光明显寒凉,轻柔落在方朵朵身上的时间,却让她以为宛如火烧。

    这种灼烫感,不外连续几秒钟。

    陪同着容玄的转身拜别,而终极消散。

    席煜走过来,揉了揉她的脸,低声嘱咐说道,“要是肚子难熬了,就跟我说,马车内里预备了一些吃的,还有热水。万万不能喝凉的。”

    这些话从早上醒来,他就说过一遍。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可想到容玄离去时候的眼神和笑脸,她就觉得心头烦躁拥堵。

    轻轻的应了声,算是敷衍了席煜。

    很快,席煜脱离,她终于能够坐回马车里面。

    方朵朵满身的力气像是被人抽干了一样,她抿着唇靠在车壁上。

    坐在里面的赵曼柔,围观了这一场闹剧,不由得唇角发冷。

    突然,在马车开动的时候,起了小小的颠簸。

    原来就不剧烈,赵曼柔却朝着方朵朵撞过来,不仅如此,手还捉住了她的胳膊,非常用力。

    方朵朵猜疑她是故意的,目标是想要捏断她的胳膊报复她!

    “滚开!”本来那就在气头上,赵曼柔招人烦还不知道避嫌,偏偏凑上来。

    怪不得她骂她。

    很快马车又规复了安稳,赵曼柔被骂了,要是按照以前,肯定会跟她斗嘴两句,本日反而安安悄悄的。

    方朵朵觉得有点怪,看了她一眼。

    赵曼柔立刻看过来,四目相对,她轻哼一声,不以为意的偏过头。

    见她不看自己,赵曼柔的唇角徐徐的浮现出一抹浓厚的笑意。

    视线微微下移,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胳膊上面。

    如今正值炎天,十分酷热,衣服都很单薄,方朵朵更是把胳膊给折了起来,暴露了里面嫩白的肌肤。

    赵曼柔低头看了一眼掌心。

    原本涂抹着毒药的那边,这会已经完全不见了,被她在刚才的打仗之中,擦到方朵朵的胳膊上。

    看你还能嚣张几天。

    …

    一起行走,方朵朵觉得烦,便开始睡觉。

    然而这回睡觉却差别于往常,她做了许多七零八落的梦乡,时而是滔天的大火,时而是来势汹汹的大水,等她终于历经历尽艰苦,各种死里逃生之后,发现忽然到了悬崖旁边。

    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一只手,绝不夷由的把她给推了下去。

    她尖叫着醒过来,当看到木质马车顶,当听到耳边隆隆的车轮声,当湿漉漉的汗水顺着往下滑时,她才恍模糊惚的回过神,一切都是在做梦。

    方朵朵颓然的重新靠归去,伸脱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刚才动静大,很快席煜就骑着马,从前面走了过来。

    轻小扣了拍门,他低声扣问她,“有没有事情?”

    方朵朵摇摇头,张嘴想语言,才发觉喉咙疼的难受。

    强忍着不适,她低声说道,“没有,刚才不过是做噩梦了。”

    “那就好。”席煜放心了,“等下找个地方歇息,你先喝点水。”

    “好。”

    席煜很快又离开,前面好像有人在叫他。

    方朵朵找到一瓶水,喝了几口,似乎还是有点难受,浑身没劲,软绵绵的。

    她闭着眼睛,胸口艰巨的升冷静。

    方朵朵的一举一动,丝毫不落的入了赵曼柔的眼睛。

    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赵曼柔一清二楚,想必是毒性开始扩散了。

    看她现在的这个难受劲,才刚刚开始就受不住,接下来还有好几天,到时候她可怎么办?

    想着想着,嘴角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抹自得的笑容。

    她恨死了方朵朵。

    全部的幸福,都是被她摧毁的。

    要下毒就不大概让她那么痛愉快快的去死,必须要好好的折磨折磨她。

    赵曼柔松开了一直紧握着的拳头,模样形状越发的从容。

    而一旁的方朵朵,正沉醉在这种难受之中,她不是没有想过缘故原由,估摸着可能是气候太热,加上大姨妈造访,整个人有点中暑了。

    只希望到了夜晚,难受的症状会减轻一点点。

    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表面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方朵朵早先没在意。

    他们这一路走来,会碰到不少商队,偶然也有一些难缠的,不过前面有两个大男人,用不着她管。

    直到外面传来剧烈的打架声,方朵朵意识到,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拉开车窗帘要往外看,哪只对上一只十分严厉的脸。

    这张脸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方姑娘,请您在里面好好待着,外面的状态会有人处置处罚!”

    方朵朵脑壳晕乎乎的,听到这声方姑娘没多想,只是问了句,“怎么回事?有人打斗吗?”

    “方姑娘放心,很快就处理好了!”那人信誓旦旦的说。

    看他这么有信心,她点了颔首,只好重新靠回去。

    可一旁的赵曼柔却没有那么淡定,听完了话之后,不由分说的推开门,冲出去。

    然后便听到她尖叫一声。

    方朵朵心下狐疑,视线朝着那里看已往,只见飞舞在一群人之中的那两道白色影子,十分显眼。

    正是容玄和席煜。

    十几个黑衣人,围绕着他们,体态胶葛在一起,刀剑更是纷飞。

    间隔的太远,依稀能够察觉到打斗的猛烈和告急。

    而近处的状况更是不容乐观,他们似乎早有所预料,故意将容玄和席煜隔绝在外,目的是……

    她们?

    方朵朵脑中昏昏沉沉的想,而后竟然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守在马车旁边的侍卫见状,顿时吓得盗汗直流。

    他低低的唾骂了句,随后朝着守在暗处的人吹了口哨,半晌之间,竟然跳出来十几个影卫,和那些穿着黑衣带着面罩的男人战斗在一起。

    守着马车的侍卫立刻去看方朵朵怎样,察觉到还有气味,把她不由分说的背起来就撤。

    赵曼柔忙带着萧铭,跟上谁人侍卫。

    随处都是打斗的,她可不想平白无端的就把小命交接在这里。

    就算是要死,她也要先看着方朵朵死了,才算死而无憾。

    侍卫背着方朵朵,朝着容玄和席煜地点的方向而去。

    那两个人很快看到了他们,皱眉,速战速决。

    原本就已经处于上风的二人,三下五除二的清算干净,而后齐齐跳下马,匆忙走到侍卫跟前。

    “怎么回事?”异口同声的问。

    话音出口后,两个人同时顿了顿,看着侍卫。

    “忽然晕倒了。”侍卫说,“那边也有人追杀。”

    “走。”容玄道,“先去找个落脚的地方。”

    侍卫背着方朵朵就要朝着容玄走去,中途被席煜给拦了下来。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把方朵朵抱起来,放在自己立刻,而后他纵身跳上去,将方朵朵圈在怀中,驾马前行。

    侍卫不敢去看容玄的脸。

    即便不看,也能够想象得到,现在的他有多么的愤怒。

    可就是有人天不怕地不怕,缓缓的走上前,声音颤动的说着,“玄,我…能不能带我们一起……”

    容玄看都没看的转身就走。

    他跟上席煜,刚才看方朵朵的表情不大对劲,容玄有些放心不下。

    席煜抱着方朵朵骑马走在前面,容玄跟在背面,而最后面的侍卫,无奈的带着赵曼柔和萧铭。

    至于死后那群来搞刺杀的,自然会有人处理干净。

    容玄和席煜并肩后,朝着方朵朵看了几眼。

    天色暗了下来,她的脸色却惨白的吓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远的从氛围中发出一声颤抖,那声音飞的很快,险些霎时之间就到了跟前。

    等众人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之后,利箭已经刺进了方朵朵的左肩胛!

    “不!”

    容玄一声咆哮,眼睛刹时变得猩红无比,他朝着利箭射过来的方向,痛楚又愤恨的看了眼。

    下一秒钟,试图从席煜怀中夺过来方朵朵。

    席煜不给他机会,马儿骑得更快。

    一行人不要命的狂奔,不管掉臂的冲进了一个城镇,马儿奔驰在门路上,引得一阵鸡飞狗走,随后而来的是诅咒声。

    没有人在意。

    到了一家堆栈,席煜抱着方朵朵下马,冲进房间,没多大会,医生就过来了。

    局势告急,大夫十分共同,跟着进了房间,检察了方朵朵的伤势,光荣的说,“还好,伤的不是很深。”

    然而这话,并没有让两个男人轻松分毫。

    大夫坐下来给方朵朵把箭,之后上药包扎,之后伸手探上方朵朵的脉象。

    片刻后,希奇的“咦”作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