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9|回复: 0
收起左侧

观看《心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全电视剧)【1080P高清版】资源已更新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3 14: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 源 容易被删除……

关 住 微  信 公 众 号方元娱乐

关住后进入影院搜:片名即可在线免费完整观看+百度云网盘资源

亲测有效,赶紧关住吧~

关注《方元娱乐》,公纵号四个字为官方账号,其他都是骗人的,从此追剧不是梦~

================================

3月9日,根据晋江人气作家叶斐然的同名小说改编,由黄子韬、宋祖儿领衔主演的《才不要和老板谈爱情》官宣定档3月10日。
观看《心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全电视剧)【1080P高清版】资源已更新
原著的作者叶斐然固然是晋江新晋作者,但是其文笔老练,语言幽默布满特色,作品故事背叛幽默欢脱,画面感十足;除此以外,这部剧的剧方是耀客传媒,多年来始终对峙着做佳构、推精品的初心,出品了多部优质电视剧,比方《安家》、《穿越火线》、《在一起》等,均取得了不错的结果和口碑。
观看《心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全电视剧)【1080P高清版】资源已更新
从题材上看,部属和老板谈恋爱的电视剧实在并不少见,例如《杉杉来了》中封腾和薛杉杉、《金秘书为何如许》中的直球社长和金秘书。但是,《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并没有范围于传统的狗血甜宠设定,整部剧的定位是都市奇幻爱情题材,与传统的霸道总裁故事差别的是,剧中参加了韶光回溯这一概念,冲破了屡见不鲜的传统甜宠剧情,极大地丰富了整部剧的看点,这样良好的剧情肯定可以大概在同质化的甜宠剧中脱颖而出。
观看《心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全电视剧)【1080P高清版】资源已更新
剧情重要报告了陆询的员工钱唯在28岁奇迹受阻,阴差阳错回到了18岁,重新碰到了老板,从职场超过到校园,再次重新回到职场,在履历事业和爱情上的多重苦难后,终极事业爱情双丰收的发展故事。男女主角相互喜好却时空相隔,这样一场跨越时空的虐心之恋一定看点十足。
观看《心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全电视剧)【1080P高清版】资源已更新
男主的饰演者黄子韬是韩国男团exo的前中国成员,在返国之后不停致力于在音乐上的发展,除此以外,他也实验着接下不少电视剧、影戏等,得到了不少粉丝的喜好。但是黄子韬并没有满意于近况,在音乐、街舞、影视方面不停突破本身,用气力向外界证实自己。
观看《心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全电视剧)【1080P高清版】资源已更新
在演技方面,黄子韬一直在尝试新奇的题材。这次在《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中,黄子韬将会扮演状师界的高岭之花陆询,作为湛英事件所的王牌律师,陆询拥有一流的思辨力、临危不乱的机变度和上海滩之最的庭案胜诉率,但傲娇高冷的面目背后时掩藏了十年的心意,想来,黄子韬的傲娇心情用来演绎陆询肯定非常贴切。
观看《心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全电视剧)【1080P高清版】资源已更新
“老戏骨”的宋祖儿从7岁就开始演戏了,演技方面很让人放心。这次在《不要和老板谈恋爱》她中将会饰演勤勤奋恳但是事业受阻的律师助理钱唯,怀揣着“持公理天平除人间之险恶,守政法之圣洁人文之秘闻”的律师空想,却阴差阳错从钱律酿成了钱助,谈钱眼开的小财迷外表之下有着一颗正义热血的心。宋祖儿性格自己就是古灵精怪,和剧中钱唯的坚固、热血的小财迷人设不谋而合。
观看《心居在线》免费完整播放(全1-24集全电视剧)【1080P高清版】资源已更新
剧情从职场到校园,再重新回归职场,且有大量关于律师专业的法律比赛、智商博弈、这样一部芳华、梦想与爱情的成长故事,将陆询和钱唯从门生的校园期间到成年后的都市职场时代都完善显现,信赖《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这部剧能够给观众们带来全新的观看体验和惊喜。剧作质量到底怎么样,静待今晚开播吧~
我是不是快死了?

    方朵朵的声音柔柔的,像是羽毛一样拂过他的心田,但带来的震撼却是巨大的。

    容玄的心因着这句话,都快碎了。

    怎么会让她死掉?

    怎么大概会让她死掉?

    她是他的命啊,他就是搭上他的命,都不舍得让她受丁点委曲。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吻,不由分说的把她抱在怀里,一边柔情无比的给她擦着嘴角的血渍,一边低声的道,“朵朵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让你死的。你假如脱离了我,我可怎么办……”

    堂堂八尺男儿,说出这话时,声音竟然是颤动着的。

    那场大火熊熊烧起来的时间,他没有哭。

    厥后被嫡亲的父皇赶尽扑灭时,他没有哭。

    长大成人面临着兄弟之间的尔虞我诈,他没有哭。

    乃至是削骨塑形时候的巨大疼痛,他没有哭。

    但是在看到她脆弱的那一刻,容玄的眼眶酸乏,不由得掉下泪来。

    现在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最开始的时候,明显只是想要报仇雪恨,后来有了她,只想着不能让人欺凌了她,冒死的往上爬。

    他学着算计,算计自己的父皇,算计自己的兄弟,算计着每一次的进步与退却,计算全部的得失。

    以为这样就能护的她的全面和安全喜乐,可如今,她却在自己怀里,岌岌可危的抖着声音问,她是不是要死了。

    容玄啊容玄,最初的最初,你只是想要是给她更多的安全感啊。

    三年已往,她却蒙受着这样的畏惧恐惊。

    喉头一阵腥咸翻涌上来,容玄的嗓音,沙哑的像是广漠上粗粝的沙子。

    每说一句话,疼的是他。

    “朵朵。”容玄说,“你相信我吗?”

    这句话落地,怔怔然的方朵朵,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他。

    他的眼睛黑暗,像是古朴的深潭,带着一种吸引人的魔力,让她挪不开视线。

    “我…我信。”心灵深处有个声音,替她答复。

    “那你乖乖的等我三天,三天后我一定返来。”容玄紧了紧抱着她的肩膀,“一定回来,我去给你找解药,找到了我们就好了,到时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欠好?”

    “三天吗?”方朵朵闭上眼睛,晶莹的泪水滑落下来。

    她昨天只是满身无力,本日早上开始吐血。

    当看到吐血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吓坏了,抖着身子,脑中一片空缺。

    她还不想死。

    她不明确的是,为什么只是中了个箭伤,就已经有了将近死去的感觉。

    方朵朵央求着席煜说了真话,得知了十日散。

    细致一算,她另有九天的时间。

    九天……

    好短啊。

    人生中有过无数个九天,可是她坚信,哪一个九天,都没有接下来要更铭肌镂骨。

    方朵朵不怕死,怕的是失去。

    失去如今所拥有的的统统。

    容玄的度量很暖,暖的她心中的不快都消散了些。

    正兀自觉着呆,容玄低下头,在她额头轻轻的落下一个吻,极其的珍视,“三天,我回来,一定治好你。”

    “好。”方朵朵重重的颔首。

    面对着这样的一双眼睛,她着实无法拒绝。

    清朗、明了、深邃、专注。

    明明那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说,可她却仿佛看到了无数风景,旖旎的晚霞,壮阔的山水,奔驰的河道……

    他是个有魅力的男子,清静的眸子底,掩埋的是数不尽的故事。

    方朵朵深深吸了口气,给自己举行自我鼓励。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性格,否则也不会在失忆后,见席煜对她不错,敏捷的又投入席煜的怀抱。

    刚才那一阵阵的委屈,似乎是在乍看到容玄的时候,特殊茂盛。

    现在被他三两句哄了哄,内心舒坦了许多。

    方朵朵软软的歪在他怀里,天经地义的让他给她擦眼泪,等他差不多擦干了,方朵朵才问,“你要去的地方远吗?”

    “不远。”容玄道。

    他没说谎言,附近就靠近西边的领土,而再往北走百里地,就是一座常年不会融化的雪山。

    容玄做过观察,部下人说之前那边出现过太攀蛇,他迅速做了决定,就去那里碰碰运气。

    同时,手下还派出不少人,都为了这两味药材。

    “三天,我等你。”方朵朵拍了拍他的胳膊,伸手要拉下他的脖子。

    容玄虽然不测她的举动,照旧乖乖共同。

    两个人之间的间隔越来越近,他眼光中谁人女人的唇瓣,看起来是那么迷人。

    容玄抿了抿唇,想要亲上去。

    正在他心思微动,有所动作之前,方朵朵抱住他,唇瓣贴在他的耳朵上小声的跟他打探讨。

    “你乐意听?”容玄早先一怔,听清晰她的话之后,侧过头来挑眉看她。

    方朵朵嘿嘿一笑,衰弱的脸上,由于这个笑脸,而变得生动起来。

    “好。”容玄伸脱手,“拉钩。我回来就讲给你听。”

    “拉钩。”

    两个人的手胶葛到一起,她的手小小的软软的,而他的大大的温热而干燥。

    容玄陪着方朵朵又说了会话,见她的感情稳固下来,整个人都跟着蔫蔫的。

    眨眼功夫,小脑壳跟着一点一点,像是随时要掉下来一样。

    无奈的叹了口气,容玄将怀里的人,蹑手蹑脚的放到床上,转身欲走之际,想着,怎么着也得亲口再走。

    不然得想死。

    原本计划,只是亲过她的额头就走,可一靠近,她身上那种淡淡的清香就传到了鼻尖。

    一不留意,那清香竟然刁钻的渗入了他的肌肤。

    容玄能够听到热血滚动的声音,他喉结上下动了动,在她的唇上啾了口。

    很快又握紧拳头,迅速离开。

    容玄在门口看到了席煜,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后,谁都没有看谁。

    他不知道席煜什么时候来的,看到了多少,不外看到多少都无所谓。

    方朵朵他要定了。

    容玄掠过席煜的肩膀,扬长而去。

    出了堆栈,驾马走出去几百米远,然后才徐徐停下来。

    他立在一片树林底下,正是夏日繁茂时分,入目满是郁郁葱葱的绿。

    不多时,他的死后有了动静,除了十几个骑马赶来的下属,还有一个侍卫容貌。

    那人风尘仆仆,见到容玄后,直奔主题,“回主子,消息已经传给方家,安安小少爷没有哭闹,好像是很顺应。”

    容玄眉头动了动,“让你办的事情呢。”

    “一切都预备好了,就比及时候我们后发制人,夺了那些宝藏。”那人又说。

    容玄捏了捏眉心,似乎没有多大的爱好,点头表现知道了。

    之后又扣问了些关于都城皇宫里的事情,心田里的那点点推测,隐隐已经明白。

    宝藏的事情,非同小可。

    萧景淳这回交接给他,不是信托,而是起了之后封杀他的动机。

    和他料想的没有收支。

    容玄挥手让那人退下,那人临走前,他到底开口说了声,“还按照原定筹划来。”

    很多时候,身在那个位置,做出来的事情会身不由己,容玄已经看破,以是心不会再感到严寒。

    萧景淳放他条生路,他和方朵朵安然的过下半辈子,至死不再踏进京城。

    可他如果咄咄逼人,非要赶尽杀绝,那就看看,到底末了鹿死谁手。

    “走!其他人跟我一起去找太攀蛇!”将脑海中那些七零八落的念头挥散的一干二净,容玄刚强了现在的目的,眼神越发豁亮。

    他一马当先,身影徐徐变的越来越小。

    容玄一走就是一天,到了晚上,方朵朵才晕乎乎的醒过来。

    瞥见床边坐着的人,换成了席煜,她虚弱的朝他笑了笑。

    只是这回,一笑就不由得岔了气。

    方朵朵轻轻咳嗽几声,喉间涌上来一股腥咸,她试图压下去,然而失败了,最后还是从嘴角溢了出来。

    席煜立即上前,给她清算干净,动作轻柔的像是在梦乡中一样。

    全程她都安安悄悄的,一点聒噪都没有。

    席煜最开始留意到她,其实就是因为她淘气机敏的模样。

    当时候的她巧舌善辩,黑的能够说成白的,白的也能抹成黑的。

    他见过的女人,多数是各人闺秀,王谢淑女,高声语言都未曾有过,更不要提像她那样,高兴了就大笑,丝绝不注意到底要不要暴露八颗牙齿的旷达女人。

    以为她风趣,不由得被吸引,继而迷恋,到现在愿意用命换她一命。

    看到方朵朵难熬,他比她更难受。

    “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她躺好后,笑哈哈的和他开打趣。

    席煜只觉得喉咙间难受。

    如果不是他让赵曼柔过来,她现在也不消受这种苦。

    都怪他。

    “不丑。”席煜笑了笑,“怎么都悦目。”

    “哄人。”方朵朵哼哼,“席煜,我有个题目要问,你诚实告诉我好不好?”

    “好。”

    “我是叫朵朵呢还是叫苏苏?”

    “朵朵。”他说,“苏苏是我给你起的,你如果不喜欢,那就不用它。”

    “喜欢。”方朵朵谨慎其事的点头,“真的喜欢,你喜欢就好。”

    席煜揉了揉她的头发,“朵朵,对不起。”

    “你有什么对不起的?”方朵朵捉住他的手,“你对我这么好,如果这还对不起我,那这个天下上,是不是没有人能够对得起我了?”

    席煜注意到她冲他眨眼睛,忍不住笑了,方朵朵便嗷嗷直叫,“笑起来好好看!”

    两个人正在说话,一旁煎的药好了。

    方朵朵刚要拧鼻子拒绝,表示不想喝药,哪想敏锐的闻到一股烧焦了的味道。

    她皱眉,“席煜,那里着火了吗?”

    话音刚落,就闻声走廊响起匆忙的脚步声,很快房门被推开,侍卫前来报告,“一楼有人纵火,部属已经赶过去将火势毁灭,不知道二位有没有大碍?”

    “没有。”席煜淡淡的,“下去吧。”

    “煜爷。”侍卫又道,“赵曼柔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