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8|回复: 0
收起左侧

《发丘天官:昆仑墟》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 【1080P高清中字】完整资源共享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6 15: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微信扫一扫下方二维码

《发丘天官:昆仑墟》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 【1080P高清中字】完整资源共享

按照流程即可观看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可能暂时无法观看次日在搜索即可

===============================

由映美传媒麦奇影业出品,小书生影业、映美文化、开沅文化、太古期间、雪兮(上海)文化、麦奇嘉映团结出品,气力导演海涛执导,裴子添、王婷、安唯绫、李子雄、唐文龙等主演的盗墓动作探险影戏《发丘天官:昆仑墟》克日正式官宣定档,将于3月20日登岸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一段探求上古发丘天官:昆仑墟神迹的惊险之旅将开启。
《发丘天官:昆仑墟》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 【1080P高清中字】完整资源共享独特视角揭秘秘密发丘一脉
与常见的“摸金校尉”为主题的盗墓电影差别,电影《发丘天官:昆仑墟》聚焦罕为人知的发丘一脉,从发丘天官的技能设定、身份标识,到发丘探陵的独家口诀,完备地架构了天下观,并举行了过细的概念计划。在故事上,影片以发丘传人张闻风的视角出发,报告了张闻风为寻找父亲失落原形,与搭档贾鲁班、钟灵一起踏上了凶恶万分的昆仑之旅,几人所及之处诡秘又猎奇,还来不及探寻这背后的神秘气力,下一场古怪劫难又再次来袭,而这统统的种种,仿佛都在预示着什么……
《发丘天官:昆仑墟》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 【1080P高清中字】完整资源共享
比年来,古墓探险成网络大热题材,流量实力领跑,引发大规模观影高潮。影片在汲取行业口碑佳作履历底子上,全新打造布满新意的视效场景和耳目一新的墓穴构造,将玄学卦术的高深莫测极尽描摹地出现给观众。刀光血影的地宫杀气腾腾,贴身肉搏场景令人肾上腺素飙升。丰富立体的人物血性,诡异玄秘的镜头画面,阴森灵异的音乐音效,共同打造了沉醉式的盗墓体验,为观众奉献一场精妙绝伦的民国盗墓诡事。
《发丘天官:昆仑墟》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 【1080P高清中字】完整资源共享
从官方发布的预报中可以看出,整个影片拍摄画面偏清凉,让人有神秘探寻感。随着山林、石棺、怪兽等一系列场景的睁开,昆仑山凶险之景初露端倪,无不预示着这场探险之旅危急重重;而刀光剑影的地宫,贴身肉搏的场景则令人肾上腺素飙升,单单是看预告就足以吊起大众好奇的神经。
实力班底强强联手开启前所未见的惊讶世界
电影《发丘天官:昆仑墟》汇聚了匠心团队潜心打磨,导演海涛曾执导过《封神榜·妖灭》等多部口碑票房颇丰的网络电影作品,赢得业内和观众的同等承认。被网友戏称“史上最帅法海”的新生代实力小生裴子添出演男主张闻风,塑造性极强的他,此次在影片中的体现,定不会让各人扫兴。曾主演电影《我是路人甲》,备受尔冬升导演肯定的女演员王婷此次扮演可爱、充满公理的机关大家之女钟灵。在电影《奇门遁甲》中饰演老板娘“春春”而走红的青年演员安唯绫将挑衅美艳、岑寂、诡诈于一身的千叶凉美。别的,实力戏骨李子雄、唐文龙的倾力加盟,也让人倍感等待。
《发丘天官:昆仑墟》完整观看(免费加长版) 【1080P高清中字】完整资源共享
为了观众完善呈现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昆仑之墟”,电影《发丘天官:昆仑墟》特殊约请了业内顶级美术引导和视效团队加盟,力图在视觉、工艺、美术、背景等多方面做到经心巧筑,打造新一代“发丘天官”。据相识,影片中每一处雕像的设计,每一个纹理细节,每一个奇巧机关,主创团队都在拍摄前后做了大量的讲求,并通过精致炫美的视觉殊效,用极具当代化的表现情势,传神打造了昆仑百神岩壁图、不死神树等高燃场景,显现最神秘的东方文化。
发丘传人惊现江湖,探寻百神地点发丘天官:昆仑墟,会演绎出怎样触目惊心的故事?3月20日,来爱奇艺、腾讯视频,一起揭秘昆仑墟千年疑云!
毕竟是谁偷拍了她和季承晏?这些偷拍的照片又怎么会到宏文伯的手里的?

    无数个动机从柳唯伊的内心转过,末了她得出一个比力靠谱的结论,那就是偷拍她和季承晏在一起的人,肯定是和宏文伯熟悉的。

    “怎么不诡辩了?是没有话说了是吧?”

    柳唯伊欲言又止的容貌让宏文伯仿佛捉住了她的小辫子一样,怒红了眼睛对她狂吼。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枉我对你那么好,你却吃里扒外不停和季承晏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你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没有男子你就活不了是吧?”

    可恶!他竟然被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诱骗了这么久!

    “弘年老,没错,我去试制服的时间简直遇见了季承晏,可那又怎么样,我不想和他产生任何的瓜葛,可他一个大男人欺压我,我有什么办法!”

    柳唯伊的反应并不慢,本身假如想乐成躲过这次危机,那么肯定要把全部的不对全推到季承晏的身上去,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可怜的受害者。

    “逼迫你?”

    宏文伯根本不信赖柳唯伊的大话,他嘲笑田地步迫近柳唯伊,用右手用力拉下了柳唯伊的高领毛衣,成功瞥见她脖子上被季承晏咬出来的伤口。

    “我忘了,你们原来是夫妻,你被季承晏干过那么多次,肯定很吊唁他干你的感觉,以是你们两个在试衣间里做了那种事,很爽是不是?”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在他眼前装得像个纯洁烈女似的,转头却跟季承晏苟且在一起,恶心!

    “没有!”柳唯伊立刻拍开了宏文伯拉住她毛衣领子的右手,非常惆怅地哭诉着。

    “是季承晏逼迫我,我从头至尾都没有迎合他,脖子上的伤口也是我不共同,他故意咬的,宏大哥,你相信我,我没有自动,我真的是被季承晏强迫的。”

    宏文伯这次对她起了很大的困惑,如果这一关她不能乱来已往,那她恒久以来付出的积极大概要白费了。

    “贱人,你还在撒谎骗我!”

    宏文伯一旦有了疑心,便不会再相信柳唯伊了。

    “你说不定就是季承晏派来我身边当特工的,近来我这么倒霉,一定也是你在暗中捣鬼!”

    宏文伯越想越有可能,所以看向柳唯伊的眼光充满了浓郁的恨意。

    是他太蠢了,被这个贱人的美色所疑惑,才会忽略了许多紧张的事变!

    “宏大哥,你为什么不愿相信我?我真的是被季承晏强迫的,我也没有帮着他来对付你。”

    柳唯伊哭得更伤心了,心里却在想着让宏文伯相信她的法子。

    该死的,究竟是谁在坏她的功德!

    “哼,你有没有帮着季承晏来对付我,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晰!”

    宏文伯血红的眼睛里充斥着浓烈的杀意,身材里更是游走着一股急躁,敦促着他赶紧把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办理了。

    柳唯伊谁人贱人在婚姻中背着他和季承晏来往,现在董薇这个贱人也一样!

    这世上的女人都犯贱,非要去喜好季承晏!

    喜欢季承晏的女人就是和他宏文伯过不去!

    阴狠地瞪着还在掉眼泪的柳唯伊,宏文伯眼底起了浓烈的杀意,右手牢牢握成了拳头,指关节被他捏得咯吱作响。

    他当初杀柳唯伊的景象还念念不忘,当他把刀子捅进柳唯伊胸口的时候,那种快意的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想着想着,宏文伯的嘴角边蓦地浮现一抹阴狠的弧度,出其不意地伸出右手用力掐住了柳唯伊白嫩的脖子,就像他之前掐季承晏的脖子一样,没有留一丝的余地。

    那次要不是他毒瘾偏偏发作了,季承晏早死在他的手里了!

    “宏大哥……”

    柳唯伊早推测宏文伯会对自己痛下杀手,但没想到他竟然敢明火执仗地在柳家的客堂里杀她。

    被扼住了脖子,柳唯伊的呼吸十分困难,她的表情涨得通红,面前不由得又浮起她被宏文伯用刀狠狠捅死的那一幕。

    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不但杀了她第一次,还要杀她第二次!

    第一次是她没有任何防备才会让他容易得逞了,可这第二次,就没那么轻易了!

    “宏大哥……杀人犯法的……我死在你手里……死有余辜……但我……不想让宏大哥因我……去下狱……”

    柳唯伊费尽了满身的力气,才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这句话。

    这里是柳家大厅,有佣人会出来走动,宏文伯要把她杀了,绝无可能!

    “贱人,死到临头了还在装可怜,你以为我还会吃你这一套吗?”

    宏文伯更加用力掐着柳唯伊的脖子,神智已经陷入了一种别人明白不了的疯狂当中。

    既然季承晏那么宝物这个贱人,他就杀了这个贱人给季承晏一个下马威,让那个该死的忘八再次尝尝痛失所爱的滋味!

    “宏文伯,你在干什么!”

    这时,柳子旭恰好放工回家,看见宏文伯面色狰狞扭曲地在掐柳唯伊的脖子,他的面色立即冷了下来,冲过去用力掰开了宏文伯掐住柳唯伊脖子的右手,把她牢牢地护在了自己的死后。

    “宏文伯,这里是柳家,我不答应你做出侵害柳家荣誉的事情!”

    柳子旭不笑的时候看上去不怒而威,身上那股凌厉的气味,更是压得人喘不外气来。

    “三叔,是这个贱人骗了我,她和季承晏联起手来整我!”

    被柳子旭严肃地一喝,宏文伯立即从魔怔中回过神来,生气地指着躲在柳子旭身后的柳唯伊痛骂。

    “三叔,你可别信她,她和季承晏是一伙的!他们两个肯定想合资吞并柳氏团体,三叔你要尽快把他们两个开除,不要让他们得逞!”

    宏文伯自己对付不了季承晏,所以这时候想要推波助澜,撺掇柳子旭替他把季承晏赶出柳氏集团。

    如许一来,没有季承晏压抑的宏文伯,在柳氏集团就方便行事了。

    “我要怎么做,不必要你来教我。”

    柳子旭冷哼一声,清静的眼眸定定地盯着感情冲动的宏文伯。

    “宏文伯,我不会姑息有过错的人,如果你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这个家你也别待了,我会告诉表面的人,你宏文伯以后和我们柳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三叔,不是,我……”

    宏文伯一听柳子旭这话,慌得脸色巨变。

    他如果和柳家不要紧,那他岂不是要被打回本相了,到时候有谁还会看得起他,给他体面!

    和柳唯伊完婚后,固然宏文伯背地里被人讽刺,但外貌上那些人照旧恭维他的,宏文伯早被这些恭维养大了虚荣心,如果有一天他失去了这些,他一定会受不了的!

    “我不想听你表明,你要再犯第二次,我绝不姑息!”

    再次平静地看了宏文伯一眼,柳子旭拉着柳唯伊的手臂到了一旁的沙发里坐下。

    “柳妈,拿医药箱来。”

    “柳叔叔,我……”

    柳子旭的出现是柳唯伊始料未及的,而他出头掩盖自己,也是始料未及的。

    三叔到底是站在她这一边的,还是……

    “别语言,让我看看你的脖子。”

    柳子旭温柔地把柳唯伊毛衣的高领翻卷了下去,暴露了她白嫩脖子上一圈鲜红的掐痕,以及那个被季承晏咬出的伤口。

    “三少爷,医药箱拿来了。”柳妈拿来了医药箱,站在柳子旭的身侧,恭恭敬敬地递给了他,同时静静审察了一眼柳唯伊脖子上的掐痕,十分心疼。

    宏文伯这个杀千刀的,居然想杀了董小姐!

    “三叔,她是季承晏派到柳家来的奸细,你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宏文伯痛恨地瞪着柳子旭替柳唯伊温柔地处置处罚伤口,心里不禁在冷笑。

    这个贱人勾引男人的本领真大,连柳子旭也被她勾引了!

    “董小姐是我们柳家的客人,你做出了伤害她的事情,我作为柳家的主人,能坐视不管吗?”

    柳子旭帮柳唯伊处理完了伤口,徐徐站了起来,双眼仍旧平静地看着愤恨不平的宏文伯。

    “宏文伯,你为什么猜疑董小姐是季承晏派来柳家的奸细,你有什么证据?”

    “三叔,这就是证据!不信,你自己看!”

    闻言,宏文伯立即拿来李勇的手机,把那几张偷拍的照片逐一给柳子旭游览。

    “这个贱人根本没和季承晏断干净!”

    “这是哪来的?”

    柳子旭欣赏了一遍,不轻不重地开口。

    “是李勇在婚纱店外面偷拍的,这个贱人和季承晏在内里幽会!”宏文伯越说越愤恨,面上的脸色再度变得扭曲狰狞。

    “这几张照片证实不了什么。”柳子旭顺手把李勇的手机丢到了一遍,好整以暇地开口。

    “董小姐和季承晏之前是夫妻,他们遇上了有所胶葛很正常,这件事不必再提,文定的事情,你还要继承下去吗?”

    “三叔,你这是故意左袒这个贱人了?”

    柳子旭的决断让宏文伯很不满足,因此他将吃人的目光恶狠狠地瞪向了还在哭泣的柳唯伊。

    “这么贱的女人,我瞎了眼才会跟她订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