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常州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3|回复: 0
收起左侧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3390

帖子

9996万

积分

积分
99961290
柠檬树个人认证 发表于 2022-3-16 15: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微信扫一扫下方二维码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按照流程即可观看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可能暂时无法观看次日在搜索即可

===============================

近期定档上线的这部小言剧《影帝的公主》照旧蛮故意思的,这又古又现的剧名明晃晃透暴露一股非同平常的味道,毕竟是古穿今还是今穿古,大概还是两者都有古今交织双向穿越呢?可以明白一点的是这些因素剧中齐备有,但内容设定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就是奇妙之处。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而这么有意思的设定也不难猜出这是一部 IP 改编剧吧,实在一看到剧名大概不少人早就遐想到笑美人的那部同名小说了吧?这位大大自不消多说,文风剧情都挺令人面前一亮的,信赖这部改编剧亦是云云吧?再来就是这部剧的两位主演——徐正溪、周洁琼还挺符合小说设定的。话说这太师变太傅官降一级,恋情反而高甜一倍啊!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先来相识一下这究竟是一个怎样奥妙的故事吧?


娱乐圈大变乱!!!堂堂大影帝穆廷州(徐正溪 饰)醒来后脑筋忽然有点不太正常了?竟然自称是来自古代的太傅,口头禅之一便是“微臣穆昀,遥拜公主”,而这位被宠若惊的“公主殿下”便是小演员明薇(周洁琼 饰)。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身为小小翻译员的她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会被拉来当演员,首秀还是个高贵的小公主,更没有想到戏外的她还得饰演“影帝的公主”,而这统统都得源于失忆影帝太过于入戏,才让这位悲剧收尾的太傅从脚本中走了出来!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此剧可以简朴界说为“伪穿越剧”——


今穿古带你走入剧本天下∶才气太傅与娇贵公主爱而不得的一世;


古穿今带你走入实际世界∶多情太傅爱而不得穿越千年执着追爱;


剧本穿现实玉成一段缘分∶小透明不测遇上大影帝并成为心尖宠?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层层buff加持,“影帝”与“公主”之间的爱恋怎样能不甜呢?也得亏了这种新颖设定,完善融合了古装梗与当代梗,一部剧两种体验还真是令人眼前一亮!除此之外,可别忘了这还是个娱乐圈设定呢,以是男女主之间的甜爱情情线是否有所颠簸呢?还是请拭目以待吧!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这部剧除了颇有亮点的剧情外,另有两位对头的高颜值主演,真是男帅女美磕上头啊。而这也是徐正溪本年第二部剧,也是蛮良好的,就是剧中的太傅扮相大概与《嫣语赋》中的小侯爷扮相相差无几。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而女主周洁琼虽是综艺出道,此前也演过不少剧,好比《有翡》里的李妍、《大唐女法医》里的冉颜,演技看着也还行,有意思的是参演的剧不多但多是古装剧,不外古装扮相也是相称可以的。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团体而言,这部现代爱情剧还是蛮值得等待的,剧情演员出其不意,古装现代只要你想磕的通通有,甜宠有虐心有,失忆狗血有替人文学有,双向暗恋有大胆追爱有,古色古香有浪漫唯美有,一剧多体验,话不多说,感爱好的可蹲起~

《爱拼会赢》HD高清完整观看(免费/无删减)分享已完结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轻易被删除...
“总裁,我已经派人探询过了,普陀寺的恒一大家是众人公认的活佛,听说他法力无边,知晓已往和将来,有许多有钱人都慕名去请他批命。”

    一个多小时后,柳唯伊被季承晏扯着去往普陀寺的路上,司宁把打听来的消息一字不漏地告诉季承晏。

    “司宁,你不会弄错吧?”季承晏听着司宁玄乎的表明,有点猜疑谁人恒一大师是不是个神棍。

    “总裁,我细致观察清晰了,绝对不会弄错。”司宁包管。

    总裁交接下来的事变他怎么敢怠慢。

    “好,我盼望你口中的恒一大师真的有那样通天的本领。”

    季承晏将柳唯伊的小手牢牢地攥在了本身的手里,细长的桃花眼中充斥着别人看不懂的感情。

    他希望这个恒一大师能帮到他的忙,能让柳唯伊的魂魄监禁在董薇的身材里,一辈子都不脱离他。

    “季承晏,我们归去吧,我以为这种事不靠谱。”

    柳唯伊却和季承晏完满是两种想法。

    她没想过自己的灵魂会投止在董薇的身体里一辈子,只要她报完仇,她会不会六神无主她不在乎。

    何况这世上能有法力无边的高僧存在吗?那都是诱骗世人的。

    “妻子,不管靠谱不靠谱,我总要带你去试试,或许那个僧人真的有办法呢?”

    季承晏侧过头,一脸温柔地看着柳唯伊。

    “就算到时间他没有本领帮到你,我也会替你找别的的异能人士帮你。”

    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会把柳唯伊一辈子留在自己的身边!

    闻言,柳唯伊没再语言,而是侧过脸看向窗外,苦苦一笑。

    季承晏,你这又是何须呢,假如你注定留不住我,那折腾到末了的效果都是一样的。

    司宁从后视镜里看着心思各异的两人,很无奈地叹了一口吻。

    夫人和总裁的心不在一块,那他们两个人怎么会好得了!

    快要一天的旅程,到达普陀寺山下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还下起了零散的小雪。

    几个人踩着夜色上了山,门口的小沙弥欢迎了他们。

    “几位施主深夜前来,不知有何要事,阿弥陀佛。”

    “我们是来找恒一大师的。”答话的天然是司宁,“贫苦小师傅带我们去找恒一大师。”

    “住持已经歇下了,几位施主不妨先在寺里住一晚,来日诰日住持访问你们的。”小沙弥双手合十,再次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司宁。”

    季承晏不悦地眯了眯眼,丢了个眼色给司宁。

    司宁立刻会心,对那小沙弥开口。

    “麻烦小师傅给我们几个预备几间干净的禅房,我们想在这住一晚,叨扰了。”

    “那……几位施主,请跟小僧来吧。”

    小沙弥看了几人一眼,随后领了几人去后院的禅房,安排他们住下。

    “恒一,你近来几年的棋艺大有上进,我将近甘拜下风了。”

    此时,恒一大师的禅房里,一位身穿僧袍的老者正和一位中年夫君在下棋,说话的正是那个男子。

    “子旭,你很多多少年未曾来找我了,这次特意前来肯定有事吧?”

    恒一两指之间夹了一颗黑子,看准了棋盘上的局面,绝不夷由地落了子,慈眉善目地笑了笑。

    “恒一,我是来看你的,趁便有件事想请你帮助。”柳子旭同样很快落了子,脸上的微笑仍旧和风细雨。

    “哦?是跟刚刚到来的几个人有关系吗?”恒一伸手摸了摸自己发白的胡子,了然地笑了笑。

    “因果因果,有因即有果,你自己不是已经……”

    “恒一,我的能力有限,这次他们过来,一定有求于你,你替我好好刁难那个季承晏一下。”柳子旭手指间夹了一颗白子,迟疑了许久才落子。

    “你不喜好那个人?”恒一颇感兴趣地扬眉。

    “年轻人锐气太重,必要好好打磨一下,方可成器。”柳子旭微微一笑,再次落了一子,吃了恒逐一大片的黑子。

    “恒一,你输了,那你允许过我的事情绝不能反悔。”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既然输了,老衲必然会服从你我之前的约定。”

    “如此,一切拜托你了,恒一,我先下山了。”

    柳子旭站起来对恒一施了一礼后,便敏捷出了恒一的禅房,连夜下了山,并没有让季承晏他们察觉。

    季承晏安顿下后,并没有去柳唯伊住的禅房找她,而是静静出了自己住的禅房,摸向了住持方丈住的地方。

    那个叫恒一的,摆明白是在跟他摆架子,这么早怎么可能睡下了!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这里是寺里的方丈住的地方,您不能任意乱撞。”

    季承晏很快被守夜的小沙弥发现了,劝着他回去。

    “小和尚,我要见你们主持,你带我去!”季承晏审察了一下附近,眯眼对小沙弥邪笑着。

    “我看你们普陀寺年久失修,没有从前那么光鲜亮丽了,只要你肯带我去见你们住持,我乐意出钱修缮你们普陀寺。”

    “施主,很晚了,您还是先回去苏息,���待小僧禀明了住持,住持会见施主的。”小沙弥还是不愿放水。

    “小和尚,你……”

    季承晏很少被人这么拒绝过,更况且是个人微言轻的小沙弥,他的大少爷性情立即上来了,正要把人痛骂一顿之际,他死后的禅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阿弥陀佛,施主但是在找老衲?”

    恒一走出禅房,对季承晏施了一礼,慈眉善目地笑着。

    “你是恒一?”

    季承晏转身把恒一好好打量了一遍,愤怒的心情立即收敛了很多。

    “正是老衲。”恒一从容应答,“施主深夜前来找老衲,必然有很紧张的事情,施主若不嫌弃,可进老衲的屋里跟老衲说上一说,或许老衲能帮上施主的忙。”

    “你知道我来找你为了什么吗?”

    在没有确定恒一能帮到柳唯伊之前,季承晏是不会相信他的。

    “自然是为了你的老婆。”恒一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笑了一声。

    “我这里有一串珠子,可以帮到你妻子,就看施主你怎么做了。”

    说完,恒一从僧袍的广袖中取出了一串晶莹剔透的珠子,开口和季承晏解释。

    “这串珠子在佛前供奉了许久,被佛光普照过,具有镇魂聚魂的法力,正是施主你所需要的。”

    “你拿这么一串破珠子来戏弄我?”

    季承晏皱眉看着恒一手里那串晶莹剔透的珠子,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特殊之处。

    “施主,出家人不打诳语,若施主不相信老衲,可以另请高明。”

    恒一把珠子收了起来,跟季承晏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后,便要转身走人。

    “慢着!”

    突然,季承晏作声叫住了恒一,“把珠子给我!”

    不管这珠子对柳唯伊有没有效,要过来给她带上总没有弊端。

    “施主,这是我们普陀寺的贵重宝物,岂能说给你就给你了?”

    恒一转过身来,对季承晏笑得越发的慈眉善目了。

    “那你想怎么样?”

    察觉出恒一好像在故意刁难自己,季承晏很不悦地阴森下了俊脸。

    “要我添香油钱吗?开个价,我给!”

    财大气粗的季承晏最不缺的就是钱,凡是能用钱办理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事。

    “施主,老衲是出家人,你跟老衲谈钱多庸俗。”恒一笑着摇头。

    “那你想怎么样!”季承晏不悦地咬牙。

    如果这个老秃驴不给他,他不介怀拆了普陀寺!

    “施主,在佛祖眼前,众平生等,佛祖看的是你的恳切,心诚则灵。”

    “少在这儿给我遍及什么佛法!”季承晏的耐烦只会给柳唯伊,对于其他人,很歉仄,他的耐心从来就欠好。

    “你只需要告诉我怎么做,你才会把这串珠子给我!”

    “施主,好吧。”

    笑看季承晏一脸心急的容貌,恒一无奈地摇了摇头。

    “普陀寺门前一百八十一阶石阶施主可是走过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上来不走石阶我怎么上来?”

    恒一问出如此白痴的题目,让季承晏觉得这人多半是个神棍。

    “阿弥陀佛,施主的心不诚,佛祖是不会保佑你的,你若真的要为你妻子求得这串聚魂珠,明日一大早,你身穿单衣,从山下一步一跪一叩首上来吧。”

    恒一平和地跟季承晏说完,转身进入了禅房,并把门关上了。

    “施主,夜深了,你请回吧。”

    小沙弥立即上前驱赶季承晏。

    季承晏狠狠瞪了小沙弥一眼,不甘心地握紧拳头转身离开了。

    恒一这个老秃驴是在刁难他,故意叫他去受罪!

    那串破珠子看上去没什么用,他不要了!

    回到了自己休息的禅房,季承晏躺在硬邦邦的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在想着恒一对他说过的那些话。

    心诚则灵……那他的心真的诚了,佛祖会显灵吗?

    季承晏是个无神论者,他不相信什么鬼神,只相信他自己,可自从柳唯伊重生后,他有点相信鬼神之说了。

    翻来覆去煎熬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季承晏起床,还是决定以一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